69书吧 > 武侠修真 > 蓝白社 > 正文卷 第四百七十九章 无赖亚当斯

第四百七十九章 无赖亚当斯

    亚当斯认输,墨穷也就将其放开了。

    不过场面上,亚当斯都是皮肉伤,反观墨穷下半身已经失去知觉,坐在地上龇牙咧嘴。

    亚当斯下手一点也没留情,脊柱说戳就戳,墨穷腰椎神经严重损伤,这都不是随便一个外围医务人员能治的,须得社员级别才能处理。

    不过能治就行,墨穷操控亚当斯的金属化为一副拐,单臂把自己撑了起来。

    反观亚当斯活蹦乱跳的,乍一看好像他赢了一般。

    不过这也侧面说明,墨穷出手游刃有余,而亚当斯若不下重手,根本一点胜算都没有。即便都如此果狠了,也还是没赢下。

    “唉,兄弟别怪我下手狠,姜龙,帮他看看!”亚当斯摸了摸身上的血窟窿,随便喷了点药膏,便大喊道。

    姜龙是掌控者之一,不过他同时也是精修医务的社员。

    针线飞舞,很快帮墨穷接续上神经,并纠正了扭折的脊椎骨。

    墨穷笑道:“这算什么?说实话,如果不是我夺控你的金属,只比操作和经验的话,你能完胜我。”

    光是黑甲完美覆体墨穷就做不到,还有那把金属拉伸成微不可查的细线,都显现出亚当斯的操作无比细节。

    亚当斯也觉得不服,叹道:“我是一身本事都没用出来啊,你偷偷告诉我,大仲裁到底教了你什么?”

    六大仲裁都是贝斯特掌控者,实力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最强的六人,培养出来的墨穷击败他也不是不可能。

    但这不过是搪塞的说辞而已,墨穷连忙道:“不好说,你亲自去问大仲裁们吧。”

    让墨穷持有贝斯特金属,可以说是给了他一个神器,这东西在墨穷手里的威力太大了。

    但六大仲裁商议后,还是决定让他来挑战,这是信任。

    可以说,墨穷是按照大仲裁们的要求来‘取’贝斯特金属的,亚当斯即便去问,大仲裁们也定是想好了说辞。

    见他不说,亚当斯苦涩道:“算了,愿赌服输,以我的本事,再争一块就是了!”

    他不舍地看着自己的贝斯特金属易主,感慨之余,突然瞥向罗炎。

    罗炎一怔,暗叫不好,连忙道:“我还有任务,先走了!”

    “站住!我要挑战你!”亚当斯气道。

    “噗嗤……”苟爷忍不住笑了。

    “什么?你们出发了?好好好,我马上到!”罗炎按着耳朵,大声说着,钻进直升机疯狂拍着驾驶员的座椅。

    直升机迅速升空,想要离开。

    亚当斯握着墨穷的黑铁拐道:“借我一用!”

    “没问题。”墨穷松手。

    亚当斯当即操控黑铁拐化为笤帚状,前端由数百根黑针构成,这些黑针急速延长,且越来越细,仿佛黑丝瀑布般,化身数百条微不可查的细线追上直升机。

    这些细线再细,也是坚不可摧的,直升机的钢板如豆腐般就被洞穿,顿时被插得千疮百孔。

    不仅如此,亚当斯操控这些细线,还能一心多用,几根搅碎螺旋桨,几根拽着飞机底盘,剩下的则精细地切割飞机。

    很快,那家武装直升机就被大卸八块,拆解成无数碎块。

    驾驶员当场调机,罗炎则悬在空中,展开贝斯特金属大吼道:“亚当斯!真以为我怕你?”

    两人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就这么斗了起来。

    罗炎的黑铁更爱化为超薄的刀片,看起来漫天刀鞭,甚至还模仿螺旋桨自转斩击,让空气中发出刺耳的声音,声势极大。

    反观亚当斯,攻击却是无声无息,数百条黑线突刺、切割,不用精神力感应,看都看不到,且黑线异常灵活,穿插缠绕罗炎的刀阵,让罗言的攻势不得寸进。

    刀片与黑线在空中激烈碰撞与摩擦,相互虬结搅动,好似线线果实能力者与刀片果实能力者的对决。

    “亚当斯明显强一点。”墨穷低声和苟爷说道。

    苟爷笑道:“可不是强一点……”

    话音刚落,就见亚当斯诡笑一声,笤帚末端的那一点金属,竟然也动了起来,变成超薄的甲片裹上身体。

    他在与罗炎对决之余,还能利用一丁点金属化为黑甲!

    贝斯特金属就是这样,因为多薄都是防御神器,所以一块能展开成黑甲,半块也能展开成黑甲,无论多少,只要塑形能力足够强,哪怕是一粒沙子那么点的金属,亦可以变成极薄的平面,覆盖人体。

    大家的金属都是一样的,体积都是矿泉水瓶那么大,但能用有限的金属,做多少事,便纯靠个人操作了。

    亚当斯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此刻黑甲覆体,表面衍生出数百黑线对敌,正是攻守兼备。

    有了黑甲覆体,亚当斯根本不用防守了,无数黑线直接无脑地突刺过去,把罗炎穿成了刺猬。

    “别动哦……不然你会被切碎的。”亚当斯说道。

    罗炎一动不能动,身上每一块肌肉都被插上了黑线,甚至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神经末梢都被缠住了。

    亚当斯操控黑线,微微弹动罗炎的神经,就见罗炎咯咯笑着,在半空手舞足蹈。

    毫无疑问,罗炎输了。

    “哈哈哈哈!”亚当斯玩着赢来贝斯特金属,非常得意。

    再看罗炎,一脸失落,在一旁碎碎念:“这就是命,逃不掉,挣不脱……”

    事实上,罗炎对上这里任何掌控者,都有胜算。唯独亚当斯不行,这家伙因为能解析所有频率声波的特性,间接附带了一种多线程操作的能力。

    亚当斯的精神力得天独厚,可以一心多用,在入微操作上比别人更细节,是有名的挂壁。

    罗炎本来想的很好,墨穷赢走这里随便谁的金属,然后那人再找个排名末尾的兄弟挑战就是了。

    谁都行啊,比如姜龙,跟罗炎胜算五五开,他不敢挑战的,宁愿缓缓,找个更弱的,毕竟挑战别人若输了一年内都不能再挑战。

    只要不是亚当斯,只要不是……

    结果偏偏,墨穷赢走了这里最强的亚当斯的金属,亚当斯当场迁怒于他,直接又把他罗炎的金属赢走了。

    转来转去,最后罗炎还是失去了自己的贝斯特金属。

    “我就不应该来……不,我就不应该认识墨穷……如果我不认识墨穷,他就不会来找我……我也不会被亚当斯吊打……”罗炎碎碎念着。

    亚当斯摇头道:“你明知道墨穷的精神力夺权性极强,还带他来坑我,你这不活该吗?”

    罗炎无语道:“我又没让你上,是你自己抢着应战的啊,你个畜生剪刀石头布还开挂!”

    亚当斯理直气壮道:“社员的事,能叫开挂吗?”

    墨穷安慰道:“没关系的,罗炎,以你的实力,想再赢得一个并不难。”

    是这个道理,不过罗炎不可能挑战在场的这几个,想保证拿回一块,只能事后有空找一个比较勉强成为掌控者的兄弟了。

    不过看到亚当斯那个贱样,他还是很不爽。

    “你笑个屁啊!”罗炎突然插针,封闭听觉,很快就当场变身,化为女武神。

    只见高马尾的罗炎从裤子里拔出一把直刀冲着亚当斯道:“来!比比别的!”

    所有触碰到这把刀的空气,都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正是罗炎女武神的爆炸属性。

    亚当斯吓了一跳道:“等一下!”

    他若无级别格斗,是万万打不赢罗炎的,哪怕黑甲覆体,也会被按在地上揍。

    眼见罗炎冲锋而来,想揍他一顿出气,亚当斯没有反抗,反而脸色一变,极为动情地凝望着罗炎。

    “对不起,罗炎,其实我喜欢你。”

    “噗!”墨穷和苟爷大惊。

    旁边几个掌控者面色古怪,白了一眼,一脸嫌弃。

    罗炎听了这表白,自是骇然,原本气势汹汹的一击也不禁凝滞,差点把自己闪了腰。

    “啊?”

    亚当斯撩了一下金发,露出迷人的微笑道:“终于,又看到你这样子了,好可爱啊,为了让你变身,只能这么气你了……来吧,被你打一顿也无所谓。”

    欺负罗炎,是为了逼他变身,好看他第二形态的样子?

    一时间,场面极为死寂。

    罗炎见亚当斯炽热的眼神,尴尬地连忙插针变回来,同时说道:“别过来!我们不是兄弟吗?”

    “是兄弟没错,但是……”亚当斯动情地靠近,看着罗炎的胸。

    罗炎吓得连连退后,很快身体恢复成男子汉的形象。

    见状,亚当斯脸色再次一变,黑甲瞬间覆体,一拳突袭罗炎身上,将其轰飞。

    “但是……我不骗你变回来,怎么可能打得赢你啊!啊哈哈哈!”亚当斯突然狂笑道。

    罗炎不在女武神状态时,实力就大打折扣了,亚当斯也是伽马社员,又有贝斯特金属的优势,顿时把他按在地上打。

    “我靠!我就知道!你个贱人!你太卑鄙了!”罗炎气急,这家伙故意这么说,完全是恶心自己取消变身。

    “哇!不愧是无赖亚当斯,为了赢这种话都说得出口的……”几个熟悉亚当斯的掌控者,都猜测刚才是套路。

    名为姜龙的掌控者切声道:“这一招上次就对我用过了,太卑鄙了,为了削弱我的战斗力……”

    旁人听了气道:“竟然用过这招?这比之前哭鼻子骗人还恶心,你怎么不告诉我们,我们好防着啊!”

    姜龙撇嘴道:“你们要是都有了心理准备,他一定会想出更阴霸的套路……”

    墨穷听了,结巴道:“这个亚当斯……一直是这么……这么……”

    “对,他就是这么卑鄙的一个人!他对我们所有人都了如指掌,除非实力碾压他,否则他会想尽办法削弱对手,他能打着打着跟你讲故事,然后讲着讲着,又哭了……简直是孽畜!”姜龙啧啧摇头道。

    墨穷和苟爷对视一眼,心说人至贱则无敌,这话真不是乱说的。

    “不过他正经的时候,还是很可靠的,这家伙越逆境越无赖,经常能战胜强他几倍的敌人。他啊……是能放下社员的尊严,给敌人下跪磕头舔鞋的男人。”说到这里,姜龙闭眼笑道:“他曾以此救过我一命,甚至反杀了敌人,这种事……我是真的做不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