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正文卷 第840章 ‘天’师府【中二】

第840章 ‘天’师府【中二】

    【最近被迫换了输入法,错字就多了些,诸位书友包涵。】

    梯子,是孙绍宗在正殿门后找到的,而且还不只一驾,看样子是平时就集中堆在这里的。

    而根据上面的痕迹来看,昨晚至少应该有两架梯子,曾经被凶手使用过,不过是先后使用,还是同时使用的,眼下还难以分辨清楚。

    孙绍宗将其中一驾,竖在房檐底下,利落的拾阶而上,很快就攀到了与尸体齐平的高度。

    前面说过,尸体位于殿门的正上方,也就是悬挂匾额的地方。

    因为这天师府尚未完全竣工,所以正殿的匾额也还没有悬挂上,只有两根负责承托匾额的乳钉,弯弯曲曲的斜指向房檐。

    而尸体的主干,此时就挂在这两颗乳钉中央。

    离近了观瞧,可以清晰的看到,尸体身上总共钉了七枚尾指粗细的铁钉,颈、胸、腹三点一线,手腕、小腿各有一枚。

    另外孙绍宗在尸体的腹部,发现了明显的勒痕,继而又在两枚乳钉上,发现了缠绕过绳状物的痕迹。

    初步可以推断,尸体是先被绑在这两枚乳钉上,然后开始进行‘装钉作业’,等到钉进去的钉子,足以支撑尸体的重量之后,才又解开了绳索。

    根据尸体身上各部位的劳损状况来看,这人应该年纪不大,最多不会超过三十岁,而且很少从事重体力活儿。

    他的皮肤也比常人要白皙上不少,平常应该主要在室内活动。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什么富家公子。

    因为孙绍宗在他后肩的位置,发现了不少疑似湿疹的小疙瘩。

    这表明他的衣服虽然保暖,却并不怎么透气,而他也只能忍耐身上汗渍渍的感觉,不能肆意的增加、减少衣服。

    这是出于性格上的保守腼腆呢,还是因为行为举止受到拘束限制?

    如果是前者,他有可能是个家境一般的文人,又极为注重仪表的文人。

    若是后者的话……

    富贵人家的小厮?

    不用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店伙计?

    又或是……

    孙绍宗低头若有所思的望向了那三名道士,然后扬声问道:“黄斌,你们可曾发现此人的头颅和衣服?”

    黄斌忙收刀入鞘,拱手仰头道:“回禀大人,我等虽已经将这天师府里里外外搜了一遍,却并不曾发现死者的头颅和衣服!”

    如此一来,这人也极有可能是个年轻道士!

    因为普通人的衣服,大多数时候并不能直接表明身份,但出家人却不一样。

    孙绍宗沉吟片刻,又吩咐道:“过来扶稳梯子。”

    等黄斌忙招呼着另外一个衙役,左右扶住那长长的竹梯,他立刻用手按住了尸体的右臂,然后缓缓拔出了尸体手腕上钉着的铁钉。

    这铁钉总长约为七尺【21.77厘米】,总体呈由厚到薄的扁平状,头部有圆形的钉帽,底部并不是很尖——大概是怕太细了容易折断。

    这种钉子,一般的铁匠铺都能打出来,想要查清楚来历顺藤摸瓜,看来是没那么容易了。

    孙绍宗端详了半晌,又低头吩咐道:“找个两把锤头来,要一把木头的、一把铁的,然后再去街上买块猪肉!”

    立刻有衙役领命去了。

    孙绍宗一手拿着那血粼粼的铁钉,一手又去翻看尸体的情况,却突然察觉到一道冷冰冰的目光。

    顺势望去,就见那少天师正双手环抱着宝剑,冷着脸斜眼望向自己。

    别说,这小伙子长得还挺帅,四十五度角仰望的造像,颇有后世小鲜肉的风范。

    只这一对眼,孙绍宗就知道这小子是记恨上自己了。

    不过这也正是孙绍宗方才刻意营造出来的。

    否则凭他直逼四十岁的心理年龄,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同一个年轻人起冲突?

    事实上进大门之前,他就已经拿定主意,要同天师府的人保持一定距离,最好再发生一些不大不小的冲突。

    所以才会不客气的打断黄斌的介绍,又故意在三人面前啧啧赞叹。

    而这样做的目的,则是为了找补今天上午的退缩。

    虽说当时有个看起来还算合理的由头,可朝堂上并不缺少聪明人,事后议论起来,肯定能识破他明哲保身的意图。

    这原本也没什么,只能说是人之常情罢了,再说他本就是被无端卷进去的。

    可今儿下午查案的时候,若再和天师府的人打成一片,那味道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个弄不好,勾结方士霍乱朝纲的大帽子,都能给扣个严严实实!

    所以孙绍宗必须得表明立场。

    如今看来,这效果倒是比想象中的还要好——得罪一个少天师,可比得罪三名普通道人要有分量多了。

    至于这位少天师,会不会背地里给自己上眼药、穿小鞋……

    呵呵!

    谁在宫里还没个援手是怎的?

    闲话少提。

    却说过不多时,两柄锤子和猪肉都被送到了孙绍宗面前,孙绍宗二话不说,抡起铁锤,先叮叮当当的把那猪肉钉到了墙上。

    完事儿之后,他又吩咐道:“去问问外面守门的,可曾听到敲击声!”

    其中一个衙役领命去了,黄斌在下面便请示道:“大人,要不要把昨晚当值的工部官员请来问话?”

    “先不急。”

    孙绍宗嘴里说着,眼瞧那传话的衙役已经跨过了门槛,立刻将那铁钉启出来,抡起木锤子又是一阵敲打。

    不多时,那衙役飞奔回来,拱手禀报道:“大人,方才他们隐约听见几声动静,但却听不太真切。”

    “那你再门外时,可曾听到什么?”

    “这……”

    那衙役一愣,迟疑着摇头道:“好像没听到什么。”

    至少可以排除铁器了——守卫在白天都能听得见,晚上就更不在话下了。

    至于石器……

    孙绍宗方才仔细观察过,钉帽上并没有沾染碎石粉尘,以墙体木料的硬度,基本也可以排除石器的可能了。

    最初他也曾怀疑过,凶手是用刀柄将铁钉敲进去的,但先后试了两次,就否决了这种推测。

    这毕竟是皇家出资修建的重点项目,所用木料极其坚硬。

    想用刀柄敲进去,恐怕至少也要有孙绍宗一半的力气,对刀柄材质的要求,也远超正常范畴。

    毕竟刀柄那玩儿意一来不好发力,二来又是中空的【需要包夹住刀尾】。

    虽说世上并不缺少力士,但舍得用这等宝刀去砸钉子,又恰巧被孙绍宗撞见的几率,应该不会太高。

    “附近可有堆放什么木料?”

    “这……”

    黄斌和十几名手下对了对眼神,然后一个个的摇起头来。

    如此说来,凶手要么是从远处寻来的工具,要么就是自备的器械。

    但不管是哪一样,都进一步证明了,凶手作案之前,必是早就已经计划周详,而非是临时起意。

    甚至极有可能,在作案之前,他就已经勘察好了现场!

    “来人!”

    想到这里,孙绍宗断然下令道:“将这尸体从上面摘下来,再把昨晚当值的官吏,以及守夜的更夫全都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