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乘鸾 > 第三卷 守孤城 780章 白虎
    气浪击退宁休,张倓持刀而立,冷冷地看着他们。

    “是又如何?你待怎样?”

    “不怎样?”明微笑吟吟,“既然你承认自己是白虎,那我们就斩掉你的虎爪,剥掉你的虎皮了!”

    “好大的口气!”张倓冷笑一声,“几个奶娃娃,胜了几回,就以为自己无敌了?”

    “这话不应该还给张相爷吗?误打误撞成功了一次,就以为这法子无往不利?”明微冷声道,“我既能杀掉玄武,自然也能杀掉你!”

    “玄武星君?”张倓轻蔑道,“你说的是那个继承玄武之位才几年的小子吧?他算什么?真正厉害的那位,你还没见过!”

    明微听得此言,心口一跳,面上装得云淡风轻,笑问:“你说的该不会是老玄武吧?如果他在的话,怎么不现身呢?”

    张倓冷漠地回道:“你不用套我的话,他该现身的时候自会现身。”

    说罢,他眸光一转,扫过宁休与玄非,道:“单凭你们一人,打不过我的。给你们一个机会,三个人一起上,如果打赢了,那么就算你们胜了。”

    他看向被拱卫在中间的杨殊,哂笑一声:“就不指望越王殿下亲自出手了,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对吧?”

    杨殊按着手中伞剑,沉下声音:“张倓,我且问你,当初我祖父之死,是不是你出的手?”

    “是又如何?”张倓坦然认了,目中透着不屑,“都说姜氏三位皇子多么了不得,依我所见,也不过如此。只消小小挑拨,他们便自相残杀,死得一个不剩。”

    杨殊牙关紧咬,再问:“你们星宫一直插手皇权,到底目标何在?你择的那位,既然已经登位了,怎的隐姓埋名二十多年?”

    张倓神情淡淡:“事到如今,告诉你们也无妨。当初我选择的人,本是那位思怀太子,可惜,他不愿意听从。那就没办法了,我只好转而择取赵王。他倒是听话,然而无能就是无能,耗费所有的潜力,也不过守成,甚至沉醉于仁君之名,丝毫没有进取之心。”

    明微奇道:“你既知道这些,还维护了他这么多年?长公主之死,是不是你也插手了?”

    张倓嘲弄道:“这件事,何需我插手?他自己心亏,发现嫡长一系还有人活着,自己就坐不住了。可怜他的长姐,爱护他如同亲子,却被他逼迫而死。”

    他看着明微,说道:“你我也算同道中人,只是你们命师一脉,未免太过软弱!同样择取未来之主,你倒是将主动权拱手相让。若是不能掌控天下,还挑什么?”

    “所以说,你们星宫的目标,是掌控天下?”

    张倓没有正面回答,继续道:“我也就是运气不如你,挑了那么一个人,只能耐心等待机会。一代下来没用,再多等几代不就行了?到时候,整个姜氏皇族,都成了我手中之物,总能出现合适的人选。”

    说到这里,明微已经明白了:“所以,你根本就不是护着皇帝,而是把他当成蛊一样养着。”

    张倓嗤笑一声:“蛊?他配吗?若不是我铲除所有障碍,他哪来的机会登上帝位?不过是圈养着,看看他的后代里是不是有合适的人选罢了。再不行,找机会改朝换代就是了。”

    杨殊听着这番话,已是怒不可遏:“这个天下,这些人命,在你们星宫眼里是什么?玩具吗?”

    张倓平淡地道:“我不喜欢你们这些人,就是这样。高尚什么呢?我们比他们强大,本来就高高在上,不把他们当成玩具,还当成什么?你们难道不是随意掌握他们的性命?”

    杨殊怒极反笑:“歪理倒是一套一套的,可惜你没有实现的机会了!”

    张倓握紧手中刀,杀意张扬开来:“是吗?我只后悔当年没有亲自动手,让你们母子逃出生天。现在补上这一刀,也不晚。”

    杨殊按住手中伞剑,几乎要自己冲上去。

    玄非抢先一步,一抖软剑:“急什么?这种事我们来就行了。”

    张倓还手一击,轻蔑道:“你也是个不争气的,明明是陈氏皇族之后,偏要为姜氏出力。忘了你们燕室的江山,就是坏在他们手里了?”

    玄非返身刺出一剑,淡淡回道:“这就是我比你们聪明的地方。人要向前看的,陈氏如何?前燕又如何?已经扫进历史垃圾堆里的东西,还捡回来做什么?前燕灭亡,自有它的道理,有什么好强求的?”

    “呵……”张倓说不出嘲讽,“当初他们将你交给虚行那个老家伙,果然是一步错得不能再错的棋!”

    玄非笑吟吟:“我倒觉得这步走得再正确不过。若非如此,我怎能摆脱这些旧事?”

    张倓不再多话,只将手中刀用力斩下。

    宁休随后加入战局,有玄非挡在前头,他十指流云,在琴弦跳动,音波毫无顾忌地倾泄下去,不止攻向张倓,亦攻向那些刺客。

    明微叹了口气,说道:“真是失望啊!四大星官,除了青龙虚位,其他两位都是新继任不久的,只有白虎星官颇有资历,我还道有多么了不起,原来也不过……”

    这种话,自然扰乱不了张倓的心神,他专注地向宁休玄非对战,手中直刀舞得密不透风,不但将玄非的招数一一还击,甚至宁休的音波也节节败退。

    这样的强横,与他相比,明宵不免根基太浅。宁休、玄非二人,也被比了下来,叫人想起来,他们二人论年纪,实在太轻!

    明微不得不加入,箫声助琴音攻向张倓。

    但这只是延缓了去势。

    张倓仍然凭借强横的实力,先一步击退玄非,然后是宁休,最后是明微。

    “微微!”杨殊喊了一声。

    箫声停下,明微捂住胸口,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张倓一路杀进战阵,将直刀指向他:“越王殿下,你不是武功高强吗?现在你的护卫已经挡不住了,让本相亲自来试试你的成色,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坐上那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