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汉祚高门 > 0395 京口陪都
    晌午时分,庾怿埋首简牍纸堆当中,不断翻阅京口旧年诸多籍册。房间中也有许多掾属各据一席在做着同类的事情,只是神色间却颇露出一些神色不宁,不时抬头四顾,似是心事重重。

    将一众属官坐立不安的模样尽收眼底,庾怿心中不免微微一乐,他自然清楚这些属官在忧虑什么。

    过往这段日子里,他的处境其实算不上好,颇受物议攻讦,不只行台行使职权颇受阻挠,就连一众属官都是人心游移不定。甚至有的属官接连数日以抱病为借口缺席,其实是参加城内外各种宴会。

    庾怿对此虽然苦恼,但也无计可施,他自无大兄那种资历和威望,勉强担任执政,就算旁人公然无视了他,他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往往要议论什么重要事情的时候,都要借助皇太后诏令才能勉强将人聚集起来,其中之心酸困苦,实在不足为外人道。

    不过随着沈哲子归来的消息传开,这些人也都一扫散漫姿态,纷纷归任不再缺席。庾怿很清楚他们为何会如此,因为沈哲子归来后肯定要带回建康方面对未来时局规划的意见,行台这里虽然占据大义,但却实力不备,建康城两大强镇加上太保等一众留守重臣的意思,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了未来时局的走向,京口这里是很难提出反对意见的。

    知悉了建康方面的意思,庾怿心中底气也足了许多,心思便也活络起来。尤其今早沈哲子前来一番言语,更让庾怿有拨云见日之感。

    沈哲子的意思很简单,今昔不同势,以往委曲求全,可谓相忍为国,为了平叛大局即便有所困顿,也要忍让下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叛乱已经平定,重点是各方对来日时局的分割和争抢。虽然初步的意向已经达成,但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够落实,想要获得自己应得的,那就应该强硬一点。

    庾怿的困顿除了自身缺陷外,大半来自于王氏为首的青徐人家与京口当地侨门勾结起来予他中伤,那些人除了实际的利益诉求之外,也不乏担心庾怿未来会重复大兄早年间独掌台城的局面。尽管已经确定了出镇西府,但庾怿对此却不能没有反击,否则便形同被这些人驱赶,来日再想涉入台城势必更加艰难。

    叛乱平定后,行台的使命其实已经完结,哪怕没有沈哲子的提醒,庾怿心里其实也窝了一把火,只是不知该如何发泄。沈哲子提供了一个意见,顿时让庾怿豁然开朗,那就是将京口拔格提升为陪都!

    从实际上而言,京口这里安全性要比建康高,大江横阔四十里,南接吴中,北面则直接辐射江北淮地一众流民帅,而且也不会出现一旦西面起事,京畿即刻危亡的局面。把这里作为预留的退路,等于再上一层保险,不会出现早先兵临城下仓皇逃窜的局面。

    再结合各方来看,这一个安排也是面面俱到。京口作为陪都,位置提升起来,可以更好的安抚引用江北的流民帅,从而抵消上游荆州方面的压力。假使早先有此安排,大兄在对付历阳时便不会那么窘迫,为了防备荆州而拒绝江州入都勤王的请求,或许也就不会发生城破身死之憾。

    而从中枢时局来看,也能化解青徐人家给中枢带来的压力。侨置的琅琊郡位于建康近畔,距离京畿太近,这是一个隐患。早年庾怿也听大兄提起过,等到解决历阳之后,便要在左近侨置一部分豫州郡县,用以安置豫州乡人,以为分抗之势。

    可是眼下,庾怿自己都不甚安稳,即便是动议此事,分土侨立,一时间也未必就能争取到足够多的主力。毕竟这是分割江东之土,沈家在这方面并不能给他提供什么支持。

    可是如果京口升格成为陪都,即便不能即刻增加他们这方的筹码,但却能够分化一部分青徐侨人的力量。须知京口地域上而言仍属徐州,如果这里有了政治上进步的机会,那些青徐次等人家未必还会甘于留在王葛高门身边受其指使,肯定会有一部分分流出来自立门户。

    当然还有比较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一旦提出此议,是直接争取到京口本地人家的支持。那些人家因为庾家在政局上的前途黯淡而背弃,但即便他们投靠了王葛高门,也并不意味着一定就能获得实际的好处。但庾怿这倡议,却是实实在在给他们树立一个明确且可以达成的目标!

    仅仅只是这样一个提议,就可以说是清晰的将京口本土人家与趁机兴风作浪者彻底分开。而这些人一旦不纠缠在一起,那么要对付起来则简单得多。

    王彬在京口能够依靠的无非王舒、郗鉴,借这两方之势进而再煽动京口本地这些人家。可是王舒的利益诉求并不在京口,偌大一个江州等着他去争取接手,王舒也不可能再留在吴郡为王彬张目。

    至于郗鉴,其本身虽然在流民帅中颇具名望,但却并没有足够的权威,需要中枢赋予足够的名义才能镇住局面。在这一点上,郗鉴甚至比不上荆州的陶侃,毕竟陶侃还有旧日赫赫战功做后盾,所以郗鉴更需要得到中枢的关注。

    但想要获得中枢的支持,与王家联合只是其中一种,如果就近的京口成为陪都,对于郗鉴同样有好处。当然如此一来,京口方面必然要承受更多来自广陵的压力。

    针对这一建策,庾怿也是权衡良久,越想越觉得切入之妙,顿时便将京口一团乱麻的形势俚清得泾渭分明!只是回想早先自己面对局势一筹莫展的情形,庾怿禁不住苦笑,早年大兄说他虽有破格之心,实则蹈于规矩之内,欠缺开创之能。

    如今看来,大兄对他的了解实在深刻。庾怿自觉也算历事经久,而且还因时势所迫得掌大局,但是真正的创建实在乏乏,格局较之沈哲子这年轻人实在差得太远。

    抛开心头诸多思绪后,庾怿心思又转回眼前的工作上,他要通过这些旧籍加上隐爵那里提供的名单,尽数理清楚京口这里真正有话语权的人家,然后与他们进行深入的沟通,尽快将此事确定下来。

    庾怿这里忙碌不堪,可是整个砚山庄园乃至于整个京口都动荡起来。

    护军府下令,东扬军悍然出动,尽驱南郊那些圈地建园人家,很快便在京口掀起惊涛骇浪。随着消息扩散开来,大量人涌向南郊,远远看到东扬军已经在那一片区域建起营垒,似是做好了长期驻扎的打算,江面上诸多载满军士的舟船往来游弋,那冷冰冰的锋芒让人生畏!

    这些前来围观之众,未必人人都与南郊这里有涉。有的人家级别不够,即便捧着财货产业去登门,人家也懒于理会。而有的人家则压根就不想与那些青徐高门过多牵扯,只想安居此乡闷声发财,甚至对那些强势插入京口的青徐高门不乏怨念。

    当然更多的还是寻常小民,他们饱受战乱之苦,离乡背井南来,心中对战争已是惊惧厌恶到了极点。好不容易在京口这里定居下来,经年贫寒,终于因为隐爵和商盟在京口的经营,过上了苦盼良久的安稳日子。

    早先的叛乱,幸得沈郎修筑雄关将叛军阻拦于外,使京口避免遭受兵灾。大人物的纷争,他们接触不到也理解不了,只是心中充满惶恐和费解,明明已经平定了叛乱,为什么突然又是剑拔弩张的态势?而且今次还直接推到了京口城下!

    异变陡然发生,大多数人都是茫然,震惊之后,各自感受却不相同。

    这其中最为惶恐还不是那些小民,而是早先背弃庾家而与王葛高门合流的隐爵人家,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让步,南郊这里也不可能掀起如此一股圈地浪潮。他们自知这般做可谓忘恩负义,但是关乎到整个家族的前程,又哪有太多的私情可讲。

    此时看到东扬军悍然出动,这些人心中不免凛然,直觉认为庾怿这是眼见前程无望,打算临死来一场反扑!正因不看好庾家的前景,他们才另寻靠山,可是眼见着庾怿竟然如此疯狂,直接发动军队进行打击,这才意识到即便庾家将要覆亡,也非眼下他们能够忤逆,若是覆灭在庾怿这最后的疯狂中,那才真是得不偿失!

    因而在略作沉吟后,这些人家便有了决定,纷纷赶往行台去寻找自己新近投靠的靠山,希望能够托庇其下,躲过这一场即将到来的大灾。

    庾家在京口也算经营日久,不可能没有亲厚的至交故友。这些人在洞悉原委后也都纷纷往行台而去,想要弄明白庾怿为什么突然之间发难,而且还是以如此暴烈的方式。事情若真上升到动武那一步,庾怿可是绝对不占优势,若是引得郗鉴、王舒南北夹击,不知庾怿将要死无葬身之地,就连京口得来不易的大好局面也将一朝丧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