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汉祚高门 > 0269 破庄杀贼
    南顿王这座别业,位于群山环抱之间,流水潺潺而过,颇得山水周圆意趣。

    但如此优雅秀美的景致,在彭会等一众凶人看来却也不过是有山有水寻常园墅而已,实在没有闲情逸致领会这布局之美。早先在荒野中逗留几天,每餐只吃一些随身携带的米面干粮果腹,反倒让荒野蚊虫叮咬大饱口欲,眼下终于有了善待自己的条件,一俟入园,便吩咐园中仆人们宰杀牛羊,奉上美酒。

    一场宴饮持续到入夜,酒至酣处自会放浪形骸,有的人已经开始盘算南顿王成就大事后该如何封赏他们这些功臣。

    倒也有人颇有立足实际的想法,一遭得手后信心暴增,端着酒杯便对彭会说道:“将军,原来都中守备竟然如此松弛,若要做事反倒比京口周遭还要简单得多!我等如今虽然跻身于南顿王府内,但这位大王究竟能否成事还在两可之间。不妨趁着眼下这个便利在都中做上几次,积攒一批财货傍身,假使日后大王事败,我等各奔东西也不至于两手空空啊!”

    听到这话,厅中众人皆是露出意动之色。他们本就做惯了拦途掳掠,打家劫舍的事情,此时听人说起老本行,心中自然跃跃欲试。都中贵人云集,繁华无比,早就让他们技痒难耐了。

    当即便有人高声道:“若要下手,首选南苑!此处都中最为豪奢之地,寸土流金,做上一次,我等半生享乐之用都足!”

    彭会得了这个提醒,心内也是骚动不已,只是听到要打劫南苑,终究还是有些迟疑:“沈家江东豪首,如今在都中声势也是雄健,颇受瞩目,若真拿他家下手,动静实在太大。况且时下大王尚有所依仗于其家,也实在不便过于得罪。”

    言外之意,除了沈家产业之外,其他人家产业下手几次倒也无妨。听到这话,众人更加踊跃,纷纷献策列举自己所属意的目标。只是这些目标总是不能获得所有人的认同,一时间场面便有些冷清,片刻后才有人叹息道:“来到都中一遭,若不能往南苑这储金之窟畅行一场,实在是一桩憾事!”

    酒气上头,彭会思虑也有一些飘散,听到这话后亦悠然道:“南苑总是要去的,只是时机要拿捏得准。来日历阳若真入都,都中尚有大乱之时。趁这时节下手如风,得手后便远飙他处,未必不能……”

    听到彭会终于松了口,众人便又笑逐颜开,在他们看来,南苑较之内帑府库都要充盈得多,只有打劫南苑一次,这积年悍匪的生涯才算是了无遗憾。

    旋即厅内气氛再次高涨起来,众人纷纷献策届时要如何下手,如何转移赃物,如何逃遁等等。言谈间隙,忽然有人诧异道:“我怎么听见外间马蹄声甚急?”

    然而众人都沉迷在南苑金山银海的幻想中,乏人回应,那人便也以为是自己错觉,转而又加入谈论之中。

    “敌袭,敌袭!”

    厅外南顿王府仆人们奔逃叫喊声清晰的传入厅中,众人才蓦地一惊,收起谈笑声,继而才听到外间一片嘈杂!

    “何方狗贼如此大胆,竟然敢侵犯大王产业!”

    彭会这会儿已是离醉不远,听到外间嘈杂声,脸色顿时一沉,在堂上身形有些踉跄的站起起来,手臂一振大吼道:“我等在此,岂容蟊贼侵害大王别业!取我刀甲来,共斩来犯之敌!”

    彭会虽然叫嚷得豪迈,但厅中却不乏人意识到事态有些不妙,对方敢于进攻南顿王园墅,岂是易于之辈。身为悍匪,胆气悍气自然不可缺少,但见风使舵的眼色才是保命的根本,因而便有人出言劝道:“将军不妥啊!我等还是暂避锋芒为妙!”

    听到这提醒,彭会也是悚然一惊,酒气已经消散大半,快速披上随从呈上的战甲,手提战刀匆匆出门,抬头看去,只见庄园前方火光摇曳,诸多王府仆人叫嚷着逃向各方角落里。

    他大步上前揪住一个妇人,刚待要开口询问来敌情况,视野中已经跃入数个矫健身影,翻墙而过,健步如飞,手中刀光寒芒摄人心魄!

    “结阵!”

    彭会这一众匪徒,虽然流窜各方,却绝非乌合之众,历经硬仗,较之时下各家精锐部曲,战力亦不遑多让。虽然事发仓促,但随着彭会一声暴喝,众人早已经纷纷冲上前来,簇拥着彭会依据房屋地形摆开了营地阵势。

    抢先攻入庄园的便是沈家今次入都的新晋龙溪卒们,虽然年纪都不甚大,但却历经操练,更不乏在会稽周边剿杀贼寇蛮夷的实战,少年气壮如虎!

    首先冲进来的十数名少年见到彭会等人身影,神色顿时振奋,大声叫嚷道:“贼寇在此!”

    话音未落,彭会阵型当中已经有人引弓扣弦,箭射而出。这些少年们或上蹿,或匍地,或扬盾格挡,或挥刀硬撼,竟无一人伤在箭下。更难得是在躲避箭矢的过程中,前冲之势始终没有放缓,当对方再想引弦时,已经杀至阵前!

    队伍前方悍匪们看到少年尚是稚气未脱,心中已存轻视,抖枪刺攮而去,却见少年挥刀劈下,尚不及转向,握枪之虎口顿时一震,撕裂一般疼痛,手心都隐隐发麻。心中惊悸方生,视野已是陡然一晃,待看到那漫天的星斗,才意识到头颅已经被劈砍抛飞!

    “狗贼安敢!”

    彭会眼见甫一接触,自己这方便有数人被刀兵杀戮,神态已是一凛,手中战刀一横,挟着一股劲风劈向身侧一名少年。那少年尚在与另一悍匪缠斗,身后刀芒将至懵然未觉,眼见即将身首异处,斜刺里忽有一箭陡然穿出,瞬间便撞在彭会肩胛。虽然箭发仓促不足穿甲,但却撞得彭会脚下趔趄,刀势已是走空!

    而此时,早先那名少年已经一手横盾架住枪杆,战刀轻盈掠过对手咽喉,瞬间带出一蓬飙射血浆!得手之后,少年矮身横翻回去,在同伴箭矢支援下已经脱离了战斗,然后才蓦地跃起身来,指着暴跳如雷的彭会大笑道:“废物!”

    “给我冲上去,杀!杀光这群狗贼!”

    遭受如此羞辱,彭会更是羞恼万分,手中之刀化作一团虚影,整个人出栅猛虎般冲杀上前,尽显匪首悍勇本色!

    眼见彭会并一众悍匪打杀上来,先行冲入院中的十几名少年也不敢硬抗,换了步弓据险而射,力求能够破坏对方阵型。

    匪徒们一部随着彭会冲杀而上,一部也是各据遮拦引射不断,渐渐有将少年们逼出庭门的趋势。正在这时候,大开的庭门处又有人冲至院中来,正是刘猛等人闻讯赶来。

    眼见更多敌人到来,彭会心中杀意弥烈,半边铮亮的头颅都血色隐现,刀如飞轮一般卷向首当其冲的刘猛。刘猛所持一杆柘木枪,抖至半途便被斩断,整个人冲势一顿,眼见刀锋即将卷至腹上,间不容发之际,他脚踝一顿,整个人跃起半丈余高,与此同时手中半截枪杆如鞭一般骤然抽下!

    “嘶……”

    枪杆正抽在彭会头颅上,力道之猛顿时将木杆崩碎,而彭会亦是倒抽一口凉气,整个人倒仰向后,血渍已经从头顶滚滚涌落下来!

    “将军!”

    匪徒们见状,登时便有数人冲上来,刀剑枪戟齐齐施向刘猛!

    刘猛甫一落地立足未稳便遭围攻,手中又无兵刃可用,然而他眼疾手快,最先跃至眼前的枪芒被其顺势勾出半身后仰蓦地一拉,持枪那人便脱出围攻阵型,整个人俯冲而来,尚来不及有所转向,后背已经被钉上数支利箭,扑倒而亡!

    “刘尉,先前你所攻便是贼首,郎君可是吩咐要活口!”

    有了支援后,少年们再次稳住阵脚,眼见刘猛脱围,尚有兴致笑言几句。

    “死不了!”

    刘猛冷声回了一句,手腕一转,夺来的长枪已经电射而出,蜻蜓点水一般穿透身前两人,视野顿时开阔,再次看到了被一众匪徒营救回去的彭会。

    “左二横切,右率风起!”

    随着刘猛高声指挥,二十余名龙溪卒自墙角横掠而来,将匪徒们尽数逼出掩体,而在另一个方向,一轮箭雨骤然泼下来,当即横倒一片!

    当沈哲子等人步入庄园时,院中的厮杀声已经惨烈的达到一个顶点。此时庄园内火光涌动,簇拥在沈哲子左右的部曲们不时引弓射向幽暗处,但凡箭出,便有人应而中箭扑倒。

    杜赫跟随在沈哲子身后,神色却是惊疑不定。他不是没有经历过厮杀,北地战事较之眼前惨烈得多,也不是没有见识过劲旅,身边部曲便是百战之余,但是沈家这一众部曲的悍勇与果敢仍是让他刮目相看。

    大凡贵人家园墅别业,多少都会有些防御工事的布置,这座庄园自然也不例外。可是从沈哲子下令进攻,沈家部曲便下马冲杀进来。杜赫与沈哲子不过在庭门外稍作停顿,而后便行入进来,沿途半点阻拦都无,只有一些散兵游荡在角落中,简直就是碾压性的突入!

    不过好在那最胶着的战圈,听声音一时间还没有结束的趋势。否则杜赫简直要羞愤欲死,对方可是突入庭门中将他并一众部曲尽数掳走,虽然不乏以寡敌众的因素,但对方的悍勇也是不容小觑。若就这么简单,毫无抵抗之力的被沈家部众给歼灭,那他真的要无地自容。

    沈哲子站在中庭顿驻足,过了大约一刻钟,前庭又有许多人涌入进来,乃是缀在队伍后的宿卫禁军,如今才算是追赶上来。只是在认出这庄园方位后,其中不乏人脸色一变,当中一个带队的兵尉神色惶急冲上来,大声道:“沈郎,这是南顿王园墅啊!误会,定是误会,千万不要……”

    正在这时候,浑身血渍的刘猛在十数名龙溪卒簇拥下行出来,肋下尚挟住一个髡首壮汉,只是那壮汉满脸血水已经难辨相貌:“郎君,贼首已经擒获,余者尽剿!”

    沈哲子微笑颔首,然后才对那名宿卫兵尉说道:“没有误会,此行只为杀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