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汉祚高门 > 正文卷 0986 山氏可诱
    淮南王本以为这种无聊的状态还要再持续几日,他本不是一个性格强势的人,在被阿姊训斥一番后,也不好意思直接告辞返回戍堡。

    不过第二天清晨,姊夫沈维周并没有着急返回都督府,留在别业里专程等他,一起用过早餐后,沈哲子才对淮南王笑语道:“大王入镇来见,其实我本该亲随作陪,稍览淮南风物,但也实在拨冗不开。况且目下王师大军仍镇于外,防卫难免内虚,不敢请大王自行于外。不过近日府下将要会请盘桓于此的南北时流,不知大王届时是否愿意同行,稍睹时流人情?”

    淮南王终究未脱少年心性,闻言后便点头道:“我本就希望能追从于姊夫增广见闻,只是担心打扰到姊夫职事公务,才不敢力请。”

    可惜你已经打扰很多了。

    沈哲子闻言后心内蓦地一叹,老实说,他与淮南王虽然不甚亲近,但也要承认这个小舅子性格温顺的几乎没有什么危害性,如果生在太平世道的寻常门户,未必不是一个能够谨守家业的良选。

    可惜却错生于皇室,而时下皇室那仅存的一点威严却不足庇护他。哪怕是自认为将淮南王教育、保护的极好的皇太后,其实本质上也仅仅只是几家执政门户们互相妥协之后所奉出的一个标志而已。

    “如此,那就请大王庭中稍待几日。大王若要外出闲游,切记备齐扈从,也请不要离城太远。”

    沈哲子又叮嘱几句后,才出门返回都督府。无论淮南王本人是何心意,单凭其身份,沈哲子也不能将之软禁在庭院内,与其让他在那些不靠谱的属官撺掇下浪行于外,不如自己引领着他在淮南稍作观览。

    淮南王本身倒不是急于要在淮南做出什么事,多作走访也是临行前母后交代给他的一个任务。他的性格就是不愿意让身边亲近之人失望,所以在稍作沉吟之后,又派人去通知留在戍堡的其兄诸葛甝等人,希望能够借此稍稍打消这些人一路而来的怨气。

    送信的人在到达戍堡后,诸葛甝等人多已不在戍堡而进了寿春城。

    虽然此前淮南兵围戍堡只是虚惊一场,但也给诸葛甝等人以警醒,眼下淮南终究是沈维周的主场,他们正面上根本没有相抗之力。他们赶来淮南一次,又不能什么事都不做,所以抓紧时间以访友为名,频频出入于寿春城。

    傍晚返回戍堡时,众人才知淮南王让人送回的消息,于是便凑在一起商议起来。

    “沈维周权欲高炽,唯恐旁人入镇瓜分权柄,此前我等北行一路遇冷,根源就在于此。眼下他怎么又肯安排此境时流拜见大王?”

    何放皱眉说道。

    “或是我等这两日来频频邀见此间故旧,使其心生警觉。他又不敢将我等囚困于此,所以便想以此来牵扯住咱们。又或者是存念以众情示威,总之不可能会全无掣肘的由我等接触此境时流。”

    诸葛甝颇具大将之风的拍掌打断众人议论,说道:“眼下虽然不是对阵在列,但诸位也要存念谨慎。沈维周不是俗类,有什么举动也不应以俗情度之。眼下我等于淮南识见终究微浅,当务之急还是应以本心为主,不要分念太多。还是先谈一谈诸位各自都有什么收获吧。”

    众人听到这话,便也暂且放开此事的讨论,老实说他们各自心内对沈维周都是颇有阴影,实在不愿意直面。

    待到讲起这两日的收获,众人也是各有所表。都督府本身并未禁止府下属官与他们接触会面,而且都督府属官也多出江东,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关系和交情。所以他们这两天,倒是见到不少旧人,但是论及实质性的收获,则实在乏善可陈。

    “诸位倒也不必灰心,良友久别,乍又重逢,生疏难免。更何况沈维周久执重权,颇具御下之能。但我相信狂悖之人,难为持久,只要继续下去,必会有机可趁。”

    讲到这里,诸葛甝又望向坐在另一席中颇有病态的袁耽问道:“休养两日,不知彦道兄病体可有好转?”

    袁耽北行之前便抱病在身,一路车马劳顿,病体也更加沉重,因此这两日一直在卧床休养。听到诸葛甝询问,他便叹息道:“江北气候风物,终究别于江东,虚养多日,反有日渐沉重之感。”

    诸葛甝听到这话,眉头便忍不住微微一皱,心内略有不满。虽然同为南渡人家,但彼此也都各有交际圈子,诸葛甝往年交往者多为青徐人家,而都督府属官却多出江东并豫州等地。诸葛甝今次北进是想有一番抱负,因此力请袁耽同行。

    他对袁耽是寄予厚望的,别的不说,如果能凭着袁耽的关系与谢仁祖搭上线,便胜过笼络其他许多小鱼小虾。结果袁耽一直抱病在身,又因病容深重而不愿主动邀见谢尚,白白浪费了许多时间,所发挥出的作用,甚至还比不上他不看好的蔡系、何放等人。

    袁耽自然也察觉到诸葛甝的不满,他本也不必看诸葛甝脸色,资历上甚至还要胜过对方,轻笑道:“远乡访友,贵在情挚。我倒想请问伯言,我等如此急密邀见旧友,究竟是为何?”

    诸葛甝听到这话,面容为之一滞,说实话他自己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意图,只是想着抓住一些沈维周的痛脚,至于又能因此做成什么,他也还没有想清楚。

    “彦道兄此言差矣,我等今次北进,虽然并无诏命在身,但既然身为王臣,也要谨记采察风闻。尤其淮南重边,举动关乎江东安稳。彦道兄或还不知,就在我等至境之前,徐州郗公竟擅离治处,往淮南匆匆一行,所为者何?无人能知!”

    诸葛甝还未答话,何放已经抢先说道。郗鉴年迈,他养父何充是极有可能争取一下徐州位置的,所以在得悉这一件事后,何充心内充满了危机感。

    听到何放这么说,一直不曾发言的刘胤突然开口道:“何郎还须慎言,此等机要,自有台辅诸公参详内裁,余子不可擅论!”

    讲到这里,他便从席中站起来,对袁耽说道:“今日旧识之后前来拜访,赠我些许淮上奇货,彦道可愿共作品鉴?”

    袁耽闻言后便也起身,看一眼神态颇有阴郁的诸葛甝,心内难免一叹。他记得这诸葛甝早年也是不乏沉稳,可是近年来随着家势积旺,反而越来越显轻浮。尤其与之同伍者类似那何放,居然敢对这种方伯机要置喙猜度,完全就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眼见那两人起身离去,诸葛甝脸色不免变得更加难看,尤其对刘胤的不满更深。这老朽自恃资历深厚,素来不能合流,刚才众人都在谈论交际情况,结果他却不谈温放之前来拜望他的事情。

    因刘胤和袁耽退出,房间中气氛一时间转为尴尬,诸葛甝沉默片刻后才说道:“我等既然配为大王僚属,也不能以无劳自视。大王沉静雅量,素来广受江东贤流称许。淮南旧为边镇,今则内邑,沈维周虽有拓边之能,但仁义布施非其所长。王事大进,凡身怀才具无有闲者。言尽于此,还望诸位各作努力。”

    众人听到这话,也都纷纷点头。如今这个世道,已经不再推崇玄雅虚无,他们虽然各自都有颇高起点,但未来究竟如何仍须各自努力。

    这时候,蔡系又举手道:“我听说山彦林目下在淮南司法,公正威猛,颇为众惮。其人虽无清誉,但素以耿介而称,若能得往座谈,必能所获颇丰。”

    诸葛甝闻言后眸子不禁一亮,继而望向席中众位问道:“不知哪位能与山氏入谈?”

    “我倒是可以试一试,家父旧任东阳,山彦林曾入门下任事。”

    何放举手说道。

    众人听到这话,对何放难免夸赞几句,这倒让何放此前被刘胤直斥于面的尴尬有所缓解,也打定主意要以此为突破口扒开淮南外壳窥至内里。若能将沈维周诸多不法深挖出来,即便不能撼动当下名位,稍后台中议起徐州归属,其人也要落为劣势。

    议论到最后的时候,又有人提起淮南王的传信,他们究竟要不要随行?

    想到这个问题,诸葛甝又不免头大,他是打心底里不愿再接触沈维周。此前在戍堡中被其人直接讥笑于面前,已经给他心里埋下极大阴影,若这一次再被当众奚落,必然更加丢脸。

    眼见诸葛甝沉吟不语,蔡系忿忿说道:“我等北进以来,一路遇冷,即便私情以论,沈维周实在无礼至极!他既然如此薄于我等,我等又何必趋行于后!依我看来,就连大王也不必应邀前往。”

    诸葛甝听到这话,心内倒是一动,觉得这未尝不是反击沈维周的一个手段。其人摆下场面,结果都中来客却一人不到,也让他在一众来宾面前颜面无存。

    “我等本非其座上良友,也无须对坐共论。不过大王去或不去,也非我等能决,稍后派人回信即可。”

    诸葛甝略作沉吟后便说道,其实他们若全都缺席的话,淮南王面子上也不会太好看,但一想到此前淮南王因于庾彬密谈之后便对他稍有冷淡,诸葛甝也觉得该要借此机会让淮南王明白,宗王威仪如何,大半还是要靠僚属们体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