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汉祚高门 > 正文卷 0947 左右为难
    卢德的书庐,位于金墉城与洛阳垒之间,一座面积不小的水池附近。

    卢德此前不曾到过洛阳,询问左近乡人才知他书庐旁的那座水池名为绿水池,在中朝时也是洛阳城西颇为著名所在,周围环境优雅,景致秀丽,楼观林立,广榭绵延,每至盛夏,多有中朝达官贵人云集于此,避暑游园。

    可是如今那些楼观华榭早已不存,白石围砌的水池也早已经污浊不堪。在那些建筑残垣之间,搭建着一些简陋的窝棚,原本栽种兰芷名草的苗圃上也都种满了菘、菰等作物,长势正好。

    苗圃之间则分布着大大小小坑洞,周边及坑底都用左近起出的御道条石所铺垫围砌,看起来不乏赏心悦目,至于用途则就稍显粗鄙。有的用来沤麻,有的用来蓄粪,哪怕时下已经入秋极深,人行此处,仍能激起成片的蚊蝇。

    书庐规模并不太大,一座不算太高的石屋,里面堆放着桃豹专程让人送来的书简等物,这些东西在洛阳周边遗落诸多,若是用心搜集,多半都能有所收获,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卢德只闻其名但却无缘得见的故籍孤本。

    石屋连接着两座草堂,原本是用来授业的地方,人数最多有数百人在此听讲,晋、胡俱有。原本卢德对此还不乏欣喜,认为所学传承不孤,后来才发现这些人多半对他讲授的内容并不上心,或是想要通过这一途径加入到桃豹的军队中,或是单纯的为了书庐早晚供给的餐食。

    所以在持续大半个月后,当卢德开始考校所授课业的时候,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消失不见。仅仅只剩下十多人,或是的确没有了去处,或是真的有志进学。

    眼见此幕,卢德难免失落,加上这段时间河洛形势越发严峻,他大多数时候都要前往金墉城商讨军务。即便留在书庐,更多的也只是埋首那些故章做一些修缮整理,对于草堂那里已经放弃,只是间或布置一些课业。

    如此一来,草堂里人便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三四人,也只是留在这里作仆役杂用。

    “卢先生、卢先生?”

    这一日,卢德正在室中修订牍书,他所学多纵横策略,然而治学最基本的声韵、句读之类技艺却是无有所传而欠缺,因此做起此类事情来便事倍功半,此时听到门外呼唤声,便出门去看,发现一个稍显瘦弱但却眸光晶亮的少年正立在门外。

    看到卢德行出,少年小退一步,恭谨施礼道:“日前家中亲长卧病,弟子不能日禀,不是有意怠慢学业。近日亲长安康,速归先生门下受训。”

    卢德听到这话,不免愣了一愣,他这书庐离去的多,但返回的却寥寥无几。眼前这少年,可以说是仅有的一个,不过他却没有什么印象。

    他将少年带入房中,也不好直接表示自己对其人全无印象,待见少年兴致盎然打量着书案上那些简牍以及铺开的纸张,心中一动便笑语道:“你说自己侍亲罢业,这不是错事。不过,既然有所学便不可废,且到近前来让我看一看你学成几分。”

    少年看到书案上雪白纸张,便稍显局促的摆手,凡从腋下抽出一根削成笔状的柳条,那柳条一段被磨得圆滚滚的,可见寻常就是以此习字。

    “直用纸笔即可。”

    卢德拿过那柳条在手中摩挲片刻,又说道:“冲幼入学,唯以正源为上。硬笔虽俭,殊悖六书之妙。往年我也用学从俭,积习难改,至今书之一途难登雅堂。”

    此前桃豹的军队劫掠商旅,也多得从汝南流出的纸张之类物用,那些将士们自然不用,因此卢德这里存量极多。

    少年闻言后便也不再推辞,上前跪坐凝神提笔,而后笔落纸上,初时笔法尚有枯涩生硬之感,但几个字之后便渐渐变得流畅起来,很快纸上便出现了半篇汉末蔡邕所著半篇《劝学》,这正是早前卢德所教授的内容。

    卢德见状,也是不乏诧异,他对这少年毫无印象,可知并不是长久入学,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掌握所学,可见天资之外更不乏勤奋。他原本已经对授业一途完全失望,却没想到居然有发现一个璞玉。

    他原本还待要询问少年,突然门外又有兵众传令桃豹召见,于是便从那些搜罗来的旧籍中寻找几张启蒙书帖,吩咐道:“且先临写,稍后我来为你释义。”

    而后卢德便又行出,匆匆前往金墉城。

    桃豹相召,主要是就一桩事询问卢德的看法,邺地败军之将郭荣早间前日过河拜见桃豹,希望能够借道而行,并借一些谷米物用。

    “郭荣也是河北旧宗子弟,若是平常以论,穷途来投,我不该再有留难。可是如今中山王已经入主襄国,而郭荣又从事石堪逆贼……我实在不知该要如何处置,不知先生可有教我?”

    桃豹皱眉说道,言中不乏为难。郭荣、郭时率领败军进入河内,这一件事桃豹一早便知,但对方此前并未与他接触,他也就懒于理会。现在上门来见,倒让他不知该要怎么做。

    这一路人马,不过几千残众,早前又在河内之地兼并一部分流寇盗匪,但其实力也不值得桃豹凝重以待。

    但这郭氏二人又有些不同,且不说其家在河北旧声,单单在眼下的关中,便有郭权、郭敬等人势力极大。尤其是郭权,其人虽是外将入镇关中,但与关中尤其是三辅豪宗关系不错,乃是河东王石生最重要臂助之一。

    卢德在听完桃豹的问题后,便也沉思起来。关于郭荣的情报,他也早就知道,对方眼下不过三千溃卒,缺食少用,流窜在黄河与邙山之间。

    这件事其实很简单,要么直接兼并其众,用于抵抗稍后敌军进攻。要么资助一些衣食用度,由其过境,与关中的郭氏势力结下一个善缘。

    桃豹的为难之处其实不在于如何处置郭荣等残部,更多还是对于河洛该要何去何从的迷茫。卢德此前那十胜十败之论,其实也只在维系士气方面有作用,实用性却不大。

    随着石堪败亡,晋军主力开始向河洛转移,单凭桃豹一部之力是很难抵挡得住的。必须要面对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向哪一方求援以及退路何在?

    而该要如何处置郭荣残部,某种程度上便代表了桃豹所部的选择。若是直接兼并郭荣,则必交恶关中的郭氏,那么就不能再指望来自关中的救援。而若放走了郭荣这个原本石堪麾下重要谋士,则会激发中山王石虎的不满。

    在卢德看来,西向联结关中是一个相对现实的选择。史上楚汉争霸,西楚霸王项羽在彭城大败汉王刘邦,刘邦以孤弱残军退守河洛,坐拥整个关中腹地,对峙经年,终于迎来转机而夺得天下。

    如今关中虽然残破,纷争不休,但洛阳也是有识之士必取之地。如果桃豹以共分河洛为诱饵,绝对能够在关中拉拢到相当数量的援军,一定程度上抵消劣势,这相对于指望石虎方面的援军要靠谱得多。

    但是桃豹与关中的石生关系又不融洽,早年石生打算返回河北参与到赵国最高权力的争夺时,就是被桃豹堵在了函谷关以西。

    而且包括桃豹在内,大部分将领们对河北还是存有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或者说思归之情,这从其军居镇河洛经年但区域却始终残破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将自己摆在为时所迫、背井离乡的客军位置上,如今河北纷争已经有了结果,归心便更加炽热。

    卢德在沉吟少许后,只能建议桃豹且先将郭荣之军接引过河,暂且将之羁縻软禁于此,再观事态如何演变。若中山王石虎肯于南来驰援,便将郭荣等人收斩进献以示忠诚。若晋军实在势大难当,则就礼从郭荣叩关西进关中请援。

    桃豹也实在是左右为难,在听到卢德这个折中之策后便也点头接受下来,他也明白自己这种犹豫实在是兵家大忌,便又对卢德说道:“卢先生高智贤士,我只恨不能早早得见。如今河洛危急,人情激荡,凡有大事本该从速定论。但我年过六旬,力衰不足驭马,实在是难有远望,若有一二可能,也不愿浪死边塞,生无归期……”

    听到桃豹这么说,卢德一时间也是默然。稍后桃豹又暗示若河洛果真不守,届时愿意让卢德陪同郭荣入关请援。

    但哪怕桃豹自己也明白,就连石堪都被淮南军打得大败亏输,他这里一旦败事显露,即刻便是大败亏输的结局,未必能够等到援军。所以这一安排,也是给卢德谋一活路。可见对于这位穷途来投的谋士,桃豹也是颇为敬重乃至于不乏愧疚。

    “德半生寒伧,平素孤愤自恨才不为用,早前弃于陈公而就明公。至于今日,纵使时运乖张,终须认领,性不忍为三出之士。”

    卢德讲到这里,忍不住深叹一声,继而又打起精神道:“况且眼下未至途穷,来日将士用命,未必不能却敌于外。”

    “如此,我也只能寄望黄泉不孤了。”

    桃豹抚着颌下灰须,浑浊眼球痴望于外,灰暗之中暗藏几分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