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177章 亚洲三大邪术
    方正顺着老保安所指方向望去。

    落日的余晖,

    将一个人的人影拖曳得狭长,一直延伸至来路的尽头之处。

    此时的采石场,早已停工,白日时的扬天尘土也已尘埃落定,所以没了尘土弥漫,很快看清来者。

    这是名留着短碎头,长相平平,肤质有些偏白的三十来岁男子。嘴唇微薄,似乎预示着此人的天性刻薄。竟是与张九卧室里的照片上男子,长得一模一样。

    不过古怪的是,现在气候已开始微微回暖,此人却还穿着春秋薄款的立领披风,一身黑,走哥特式黑暗冷酷风,也不怕捂出痱子来。

    方正两眼微微一眯,有冷光一闪而过。

    同时望一眼还未完全下山的天边夕阳,目光中有沉思。

    能在白天出现活动,难道真的不是鬼物?

    真是张九本人?

    恰在此时,保安室内几名正要准备下班的白班保安对话,引起了方正注意。

    “叔,你们有没有发现,张九最近好像长个头了?”说话者是三名保安之一,此前通过自我介绍时方正已知道其姓名,叫郑良行。

    这是名年纪还不到二十岁,甚至嘴角青涩绒毛还能清晰可见的小保安,方正了解到,郑良行是老保安带出来的同村老乡,因为不是块读书的料,所以混到一个职高文凭后,就早早步入了社会。

    郑良行口中的叔,便是指老保安。

    而年轻人本就精力旺盛,对身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与观察,所以郑良行才有前面的话。

    郑良行继续说道:“我记得以前跟张九站在一起时,我跟张九是个头一样高,我刚好能跟他眼睛平视。可最近几天交接班的时候,我发现我需要稍微抬头,才能跟张九的两只眼睛对上。”

    老保安与另外名油腻中年男保安,却是一脸不以为意表情。

    “行了,别瞎捉摸乱猜了,也许是你眼花。也许是张九穿了内增高,可能是最近有相亲,或是喜欢上哪家姑娘了吧。”

    “也有可能是第二次发育,可能张九比较晚熟也有可能。我老表的大学生儿子,就是大学毕业时只有一米六八身高,毕业后参加工作几年又窜了十公分,现在都快有一米八了,现在天天被媒婆踏破门槛,姑娘都想嫁进他们家。”

    郑良行有些将信将疑,明显是不相信。

    神特么的三十岁还二次发育?

    我还巨婴宝宝呢。

    你们真当职高是文盲吗?

    再怎么说,职高也是享受了国家完整的九年义务教育,同九义我还上过几次补习班呢。

    此刻,骑着小毛驴的张九,已经离近保安室。张九才刚停好小毛驴,年轻人好胜、执拗性格上来的郑良行,立刻迫不及待询问张九,最近是不是穿内增高了。

    “没,怎么?”张九似乎真的是沉默寡言,只是简短三个字。

    郑良行不服气道:“我说张九哥你最近长高了,大概比我高了半个头,我叔他们不信,张九哥我们来比比身高。”

    张九没有理会郑良行,郑良行还想要继续缠着张九,此刻被老保安一巴掌拍在后脑勺,道:“上学念书的时候,不见你跟班里同学攀比成绩,要不然也就不会把你爸妈气成那样。”

    郑良行似乎有些畏惧老保安这位同村长辈,一时不敢吭声。

    然后老保安露出一口黑黄的烟熏牙,朝张九不好意思说道:“小孩子就是屁事多,别理这不争气的小子,接下来晚班就又要辛苦到张九你了。”

    说完,老保安又语重心长道:“余经理刚带了一位道长跟一位和尚,给采石场做法事驱邪,这位是道长带出来的徒弟,有他们在采石场,张九你今天晚上可以放一百颗心。”

    接着,老保安为张九介绍方正。

    当然,表面上来说,面相年轻的方正,依然还是老神棍的“徒弟”身份。

    当介绍完后,那几名白班保安,匆匆收拾完东西后,骑着三辆小毛驴离开采石场。眼看天色即将要黑,采石场的其他人都已走光,他们可不想走夜路。

    尤其是这采石场,时间一晚,他们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你好,再次自我介绍下,我叫方正,做人堂堂正正,方方正正的方正。”方正友好伸出手掌。

    “张九。”张九只是一沾即松的跟方正握了个手。

    张九是伸出的左手,他右手至始至终都放在衣兜中,或许是自卑于右手残疾。

    嗯?手掌是温的?

    也就是说是活人?

    方正心中微讶,可表面上却不露声色。

    难道张九卧室里的那具无头男尸,真的不是张九尸体?

    可手掌残疾位置一模一样,又该怎么解释?

    假如说是张九死后消失的脑袋,在到处乱跑,可眼前张九的手掌明明跟常人异样带着体温,又无法解释通。

    这时,张九拿起水杯,人来到饮水机前刚续满一倍新开水,呼的吹一口热气,然后小心翼翼喝一口开水,不管神情还是动作,都与正常活人无异。能感受到开水温度?还知道开水烫嘴?

    “我突然想起来整个下午都滴水未进,突然感觉口好渴,这里有一次性杯子吗,我也来讨一杯水喝。”

    方正走近饮水机旁,弯腰取一次性塑料杯,结果站起身的时候一个站立不稳,眼看人就要摔倒,手忙脚乱的乱抓向一旁正在喝水的张九。

    顿时,张九拿不稳水杯,杯子里的开水洒落出来大半,不仅淋湿了上衣的披风,手指也被开水烫到,发出痛苦声音。

    啪嗒,水杯拿不稳,掉落地面。

    “哎呀,对不住,对不住,我这里有纸巾,给你擦擦。”方正拿起纸巾就往张九脸上擦。

    方正下手很狠,就差没拿张九的脸当搓衣板猛搓了。

    结果张九脸上并无异常,甚至用力后皮肤能像正常人一样起皱,变红,鼻子也没歪。脸上的痘印、鼻子上的密集鼻头、因为长时间熬夜导致的粗糙毛孔,都能清晰可见,完全与正常人一样。

    不像是亚洲三大邪术之一的整容术啊?

    “你往哪里擦,打湿的是衣服不是脸,算了,还是我来擦吧。”

    “你干什么,你往哪里摸,擦衣服就擦衣服,把手伸进我衣服里做什么……”

    保安室里,传出张九的大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