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174章 霸气的老神棍
    “那后来呢?”方正追问。

    哪知,老神棍眼神奇怪看着方正,

    “小兄弟,这些都不过是民间杂史上的狐鬼神仙、志怪鬼谭,谁都不知道古人撰写出这些,有几分真几分假,你该不会真相信了吧?”

    老神棍和方正二人一起蹲在尸体边研究无头男尸,老神棍转头看着方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问题少年。

    只是这个问题少年的长相有点早熟,让人看了捉急。

    方正:“……”

    方正:“老神棍,跟你讲个小笑话,我有一朋友跟你同名同姓,最喜欢吃TNT,如今坟头草已有三丈高。”

    ??

    ???

    老神棍一脸的发懵。

    ……

    “看来,要想知道张九的脑袋跑去哪里,今天晚上我们得再去一趟尖山岭采石场。”方正站起身,准备离开张九家。

    “那这具无头尸体怎么办?”老神棍独自一人留在房间中,感到有些背后发寒,赶紧急步跟上方正脚步。

    方正摊掌道:“当然是报警,尽早抓到凶手啊,这是身为每一位公民的应尽义务,还用得着想吗。不报警,难道老神棍你想留下来为杀人凶手背锅?”

    “不过在报警前,我们得先弄明白尖山岭采石场的那个张九,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方正还有一句话未说完。

    既然有主动送上门的魂气可以收割,就这么让煮熟鸭子飞走,简直不要太可惜。

    先让他收割一波魂气再说。

    当然,更为主要的是,尽快解决掉身上那个诅咒!

    这么一来一回折腾,一个上午滴米未进,当出了张九家后,老神棍坚持喊着要先到旁边一家牛肉拉面馆填饱肚子。

    不久前才刚见到一具发臭尸体,似乎丝毫都没影响到老神棍的胃口。

    不过一想到老神棍的职业,倒也算是不足惊奇。

    一小时后……

    方正和老神棍,再次出现在尖山岭采石场附近。此时下午太阳正大,虽说已过清明节,但现在的天气,还并未那么快马上热起来,气候还有些偏凉,不时有冷空气送来清凉气流,方正和老神棍坐在车内打开窗户通风,倒也并不觉得闷热。

    他们正是在等天黑后的张九出现。

    这个张九是人还是鬼物,一到天黑出现,立马就能揭分晓。

    而枯坐车内无聊,老神棍向方正好奇问出一个憋在心里已久的问题:“小兄弟,你从门前村一直追到采石场,你到底在追踪什么人?”

    “那个人对小兄弟你很重要吗?”

    老神棍不问还好,这一问起,方正心头郁闷。

    心中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要不是老神棍,他能无辜躺枪,莫名其妙为高家的人背锅,招惹上一个要命的诅咒。虽然这波让他赚取到有史以来的最大财富,光是从高淑画身上,就割韭菜到十七缕魂气,但如果没有这要人命的诅咒,才是真正的一切完美。

    不管怎么想,都是令人很不开森呐。

    方正翻下车内的化妆镜塑料板,收一指已出现黑黑黄黄霉点的塑料板,问老神棍:“知道这是什么吗?”

    老神棍一头雾水:“废话,老道我自然知道这是什么,这不是遮阳板吗。”

    “又叫妇女之友谊化妆镜啊。”

    方正露出一张人畜无害的迷之笑容,朝老神棍如狼外婆的招招手,道:“老神棍你看着化妆镜,然后告诉我化妆镜里有什么。”

    老神棍此时就像入世未深的小红帽,没有经受住狼外婆的诱惑,乖乖探过半个身子到副驾驶座,然后……

    “好,好一个俊俏可人的弟妹…真是郎才女,女,女貌…金童玉,玉女…天造地设…惊天地泣鬼,鬼,鬼…鬼神的良缘一对新人!”

    “祝小兄弟跟弟妹白头偕老,子孙满堂,床头吵架床尾和…啊不,是金屋笙歌偕彩凤,洞房花烛喜乘龙!”

    老神棍哭丧一张老脸,一边磕磕巴巴声腔颤抖,听声音似乎人快要哭出来了,一边身体发寒抖如糠筛,拼命往驾驶位外的车外爬。

    “无上天尊,三清祖师爷在上,老道我什么都没看见,老道我天生两眼长针眼什么都看不到,我在哪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老道我眼前一片瞎,什么都看不见。”

    方正早已发现,趴在他后背的凤袍霞披新娘,这个诡异,邪门的诅咒,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是至始至终趴在他身上。

    白天都对这诅咒毫无影响。

    由此可知,这诅咒更为邪门得很了。

    就当老神棍哆哆嗦嗦要爬出驾驶位时,方正拽住老神棍的后衣领,一把拽回进驾驶位,老神棍如丧考妣,面色灰白就要求饶时,方正做了个禁言的动作,然后手一点窗外后视镜。

    示意老神棍看后视镜。

    只见一辆好几辆大奔组成的车队,正从远处驶来,一路上沙尘滚滚,很快从老捷达身边经过。

    当车队经过时,只见其中一辆大奔的后排座椅上,坐着名穿着僧衣的老和尚,一脸慈悲相,闭目合掌念着经文。

    似乎察觉到目光,老和尚阖开一直紧闭的两眼,正好看到停在路边的老捷达内方正和老神棍二人。

    老和尚朝二人礼貌含笑点头,低唱了句阿弥陀佛。

    目送车队最终驶入尖山岭采石场,并且门口保安集体出保安室迎接大奔车队,方正目光若有所思。

    这是采石场终于要坐不住,找来和尚降妖除魔,做法事吗?

    就在方正思忖之际,原本在驾驶位上哭丧着张老脸的老神棍,忽然身体坐直,胸膛也挺直了,脸上神色带着少有的一本正经严肃之色。

    老神棍望向采石场方向的目光,更准确的说,是目光不善盯着坐有老和尚的大奔车,脸上有杀气。

    方正一脑门的黑人问号。

    这老神棍怎么突然正经起来了?前一秒还是吓得要死要活,死也要爬出驾驶位,下一秒却突然秒变脸成一本正经的严肃?

    “小兄弟,老道我观此地有妖气,天降大任于斯人也,芸芸众生如苦世挣扎,老道我于心不忍,我们去采石场里降妖除魔吧?”老神棍严肃看着方向。

    “说人话。”方正不为所动。

    “小兄弟可有听过一句话,自古道佛是仇家?”

    “老道我要抢这秃驴的生意!”

    老神棍说得霸气铿锵,点人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