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170章 子食子
    方正想到即做。

    这可是关系着他的性命问题,没有任何耽误。

    方正收起手机,结果刚抬头,就看到老神棍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次跟之前看手相的寡妇勾搭上了。

    这对男女此时正在谈人生,谈理想,谈社会主义铁拳下的经济发展与大好前景。

    “不好,又有杀气!”

    老神棍突然感觉到两股一紧,回转头时,正好看到对上方正目光。

    随后,方正离开了李老三大哥家,准备直接前往尖山岭采石场。

    老神棍看看面前面泛桃色,身材丰腴似熟透水蜜桃的寡妇,又看看方正独自离去的在他眼中十分寂寥孤寂的背影,老神棍一咬牙,一跺脚,在跟寡妇匆匆要了个微信后,连忙追向方正背影。

    别看老神棍看着一身老肉,已经五十来岁,可这腿脚速度,一点都不虚于年轻人,很快追上方正,身体硬朗得很。

    看着老神棍居然舍得下寡妇,这点倒是让方正不由多看了老神棍几眼。原本他并不期望老神棍能跟来,多个老神棍或少个老神棍,对他都没有影响。

    当方正出村时,恰好路过李老三家门口。

    果然如他所料,李老三家的房子废墟附近,依旧围着许多村民,甚至此时天际大亮,围观村民比先前看到的更多。

    方正估计过不了多久,很快会有警察介入。

    一旦警察出现在门前村,特殊行动部的人,只怕也将很快出现在门前村里。

    所以,方正必须得赶在特殊行动部人之前,先一步找到那名幕后者。如果特殊行动部的人也介入进来,他不觉得,那名接二连三搞事情的人,最终会逃得过特殊行动部的全力追捕。

    老神棍随着方正,通过门前村的风雨走廊,他见方正要出村,不由好奇问方正这要去哪里?

    于是方正说出地点。

    老神棍让方正原地等他片刻,不久后,老神棍竟开过来一辆1.4排量的老捷达,然后示意方正上车。

    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老神棍,方正有些意外:“老神棍这车是你的?”

    “人靠衣装马靠鞍,好马自然要配好鞍。”老神棍有些自得道。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意外?”

    当方正坐上副驾驶座后,闻到车内有一股很重的泥水气味,还有织物发霉味。即便老神棍已经开了所有窗户,也依旧掩盖不了车内异味,方正当即无语:“老神棍,你这该不会是泡水车吧?”

    老神棍搓搓手,嘿嘿一笑:“别看它是辆泡水车,只要不走高速,开起来跟正常车没两样。最关键是,转手才几千块钱,还能分期两年。”

    关于泡水车,方正多少有些了解。

    最近几年,国内天气反常,经常动不动就是百年难遇的天气,所以有很多城市内涝,出门就能看海,这也就导致有很多泡水车流入二手车市场。

    几十万的泡水车,最终才只卖五六万,都不是稀奇事。

    老捷达泡水车,能被老神棍几千块钱捡到,倒也不惊奇。

    老神棍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看方正几眼,多次欲言又止的样子,就像是老鼠偷佛祖灯油的做贼心虚态,方正皱眉:“老神棍你吞吞吐吐的,到底想要说什么?”

    “小兄弟,昨晚…那个…跟你在一起的女娃娃呢?”老神棍像是一脸便秘表情,憋了几公里路,终于偷偷问出道。

    老神棍所指的人,自然是高淑画。

    说完,还做贼心虚的转头四处张望。

    也不知道老神棍当初在门前村到底经历了什么,高淑画又到底在老神棍心里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面积,让他像只惊弓之鸟。

    “好好开车,这里是盘山公路,小心前面的连续弯道提示牌。”

    方正见神棍重新稳住方向盘后,这才反问道:“怎么?”

    “需要我叫她过来?”

    闻言,老神棍的手一抖,差点又要握不住方向盘,一张如菊花老脸表情难看的连忙道:“不用,不用,不用,老道我就只是好奇问问。”

    “小兄弟,老道我这也是为你好,以后你再碰到那女娃娃,一定要谨记一点,千万不要在那女娃娃面前说发育不良四个字,一定要谨记,谨记,谨记!”

    老神棍以一副过来人的语重心长语气,反复叮嘱方正。

    方正乐了,直言不讳道:“老神棍,你该不会是当面说过她平胸或者太平公主吧?”

    他都把高淑画连砍翻两次,确实没什么可避讳的。

    老神棍一下挺直腰杆,瞬间秒变道貌岸然:“怎么可能,老道我像是这样的人吗?”

    方正脑补了下,不久前老神棍跟门前村寡妇的眉来眼去,然后一本正经道:“很像。”

    “……”老神棍。

    “老神棍,你经常在我面前吹嘘,你走南闯北,游历江湖几十年,怎么怎么了不得,还总听你提起跟和尚、神婆抢生意,你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那有没有真正撞见过比较邪门的事?”方正好奇。

    闻言,老神棍难得脸色严肃:“老道我超度过横死之人的亡魂,也主持过不少的祭天法事,其中有黄河娘娘、河神、歙(xī)山送子娘娘、龙神等等,其中要说邪门的事,歙山送子娘娘给老道我的印象最深刻。”

    “大概是在十几年前,一对五十岁的农村夫妇,怀上一对双胞胎,结果怀胎十月分娩的时候,发生了比鬼胎还邪门的子食子。”

    “第一胎出生时,只出来一条血淋淋的胳膊。当第二胎出生时,手里抱着一颗圆溜溜的东西,居然是第一胎孩子的脑袋,已经被啃吃得面目全非。当时负责接生的是一位乡下神婆,神婆一开始还不知道子食子,那孩子一出生神婆伸手去抱,结果被啃断了一根手指。”

    “子食子?”方正后背一寒,居然还有这么邪门的事。

    “那后来呢?”

    ……

    当老神棍带着方正,二人驱车来到尖山岭采石场时,已差不多是快到正午时分。

    此刻采石场内尘土扬天,一辆辆工程车进出不停,还时不时响起火药的炸山声。

    二人停好车找上保安室,结果还没开口询问,几名白班保安的聊天内容传入方正耳中。

    昨晚采石场又死人了。

    死的是刚来第一天的夜班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