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第113章 杀神
    工作台之后的货架上,空空如也,

    仅摆放着一二十个木雕。

    只见这些木雕,各自盛放于一个木托盘之上,然后盖着价值不菲的绸缎红布,显得神神秘秘。

    无法看清红布之下到底是什么木雕品。

    关于这些盖着红布的木雕,方正早已好奇无比,也曾好奇问过左千户,结果并未得到答案。

    此刻竟得到左千户允许,终于可以见到这些绸缎红布下的木雕,方正开始有些心痒难耐。

    “左兄,你这都盖着红布,让我怎么挑选?”

    “即便在超市货架上出售商品,也总该先让买家见到实物。”

    方正纳闷。

    哪知,左千户杵着不动,没有要动手揭开红布的意思:“当你选中它们时,也是它们选中了你。”

    神神叨叨,方正嘟囔一句,然后又有些不死心道:“真不行?”

    左千户摇头:“真不行。”

    “那有没有什么提示?”面对这么多选项,方正纠结了。

    这是要活生生逼死选择困难综合症!

    左千户依旧摇头。

    方正索性两眼一闭,眼不见心不烦,抬手随便一指。反正不管再怎么纠结,最后都是随便瞎选。

    当方正睁开两眼时,看到他随意的一选,居然恰好选中最正中央的木雕。

    当方正揭开绸缎红布时,方正微微诧异的惊咦一声。

    这木雕是尊栩栩如生的人,似乎雕刻的是位古人大将,身披甲胄,长剑出鞘,杀气凛凛。当与木雕对视之时,居然有种凛然杀气仿佛一路摧枯拉朽直斩人心底。

    方正一惊。

    这木雕…就好像是被赋予了精气神,让人面对时犹如活物,而不是一个木雕死物。

    虽然货架上其它木雕工艺品,也是雕刻得惟妙惟肖,是完美工艺品,却终究只是一件死物。

    不像他手里这件木雕,仅仅只是对视一眼,就有凛冽杀意直抵人心。

    指尖传来异样触感,木雕背后似乎还刻有字。

    “拔城如山,杀人如水。”

    还真是邪门了,难道这八字就是这木雕所刻人物的一生判词?

    于是方正向左千户询问,这木雕人的原型是谁?

    “杀神白起。”左千户语不惊人死不休。

    “左兄,你刚才说,即是我选中了它们,也是它们选中了我对吧?可我明明是三好青年,坚决拥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别说杀神了,我的政治面貌一直是普通群众,这是不是中间存在什么误会?”方正赶忙为自己辩解。

    眼前这位左千户,可是体制内的人。

    现在不解释清楚,等着一日三餐都免费吃牢饭?

    左千户饶有兴致看着方正,又看看方正手里的杀神白起木雕。

    “果然不愧是知秋一叶兄,斩妖除魔队伍中看来要崛起一代杀神了。”左千户嘴角微微上扬。

    似乎看到方正选中杀神白起,令他有些意外,也有些兴致勃勃。

    “左兄,我怕太高调会被鬼打死。”方正感觉这牛逼有些吹大了。

    “讲个笑话,我以前有个朋友叫陈鹏,后来叫陈朋…就是因为把牛逼吹破了。”

    话虽是这么说,可方正并没有放下手中杀神白起木雕的意思,一直爱不释手把玩着。

    看得出来,方正对于杀神白起,还是挺有些喜欢的。

    “左兄,福先生说让我再找对面的玉器店,取一块玉牌,可我怎么不见对门有什么玉器店?”方正问出心中另一个疑问。

    来冥店这么些天,冥店对面有什么店面,方正自然是早已了然于心。

    冥店对面只有几间普通商铺,一到晚上卷拉门紧闭,只在白天才营业。即便是白天营业,也压根没见到什么玉器店,只有一家服装店,一家鞋店。

    “哦,你说的是燕赤霞呀,他是在路口的对面,不是在冥店对面。”左千户笑吟吟道。

    方正当即脸色一黑。

    燕赤霞?

    还来!

    要点脸不,该适可而止了吧,是不是按照正常发展下去,你还打算把倩女幽魂里所有人物都抄个遍?

    过几天是不是还要出来十方和尚、夏侯剑客、姥姥?

    所谓的燕赤霞,当左千户带着方正找到玉器店,二人进入玉器店内时,方正终于见到传说中的“燕赤霞”。

    这是位骨骼粗大的五六十岁老爷子,方正一进入店内,仿佛贴上一座大火炉,气血阳刚,阳火炙烈。

    正是来自眼前这位老爷子身上。

    方正顿时心生一股亲切感,在这条不正常的老街上,终于遇到一个正常的大活人了。

    先有全身死气的福先生,后有死人的左千户。

    不过此时左千户这位死人,却丝毫不受到炽盛阳火影响,原本这是鬼物,阴气一类克星,有强者能单凭一身气血方刚就能百米外让鬼物魂飞魄散。方正细细体会,是那些阳火一到左千户身前时,便自动如潮水般退让开。

    方正稍稍一想,便明白了其中因由。

    “这位就是福先生让你找的燕赤霞,你直接向他提出要求就可以。”左千户一路笑吟吟把方正带领入玉器店内。

    可方正怎么总感觉,左千户此刻的笑,有点像是狐狸笑。

    店内那位老爷子话不多,只是淡看一眼左千户,什么都没说,继续低头雕琢手中一块未完工的玉牌。

    看着左千户那明显有些阴谋的狐狸笑,方正心里不怵,索性也学古人那套,朝眼前这位老爷子一个抱拳道:“燕兄。”

    方正二十岁出头,却跟岁数看起来足以能做他爷爷的老爷子,当面称兄道弟,这诡异惊悚的画风,咳,咳咳,左千户被自己一口口水呛到。

    然后感觉后牙槽一阵酸。

    眼前这小家伙还真是百无禁忌,什么都敢说出口……

    随后,方正朝眼前这位玉器店老板,大致说明来意。

    “你在木雕店选中的是什么?”玉器店老板嗓音粗厚,同时也很洪亮,大声,气息绵延不绝,精气神旺盛得像一把大火在燃烧。

    “杀神白起。”方正如实回答。

    闻言,玉器店老板终于抬头,多看了一眼方正。

    随后,就见这位老爷子,拿出两只托盘,其上整齐排列开共三十二块玉牌。却都是背面朝上,无法看清正面玉牌。

    玉器店老板:“你也来挑选一块玉牌。”

    又要让他选?

    方正突然有种莫名蛋疼感,不知道他是选择困难综合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