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第112章 木雕店
    虽然结束了与福先生的电话,

    但方正并未下决定是否要走阴。

    如果只是一般灵异事件,不需要冒太大风险,方正倒不介意举手之劳,降妖除魔,顺便赚取一波灰白之气。

    可这次的灵异事件不同!

    这次的通灵占卜,极有可能是像国外血腥玛丽、笔仙事件一样,属于超大范围灵异恐怖事件。

    血腥玛丽,死了一整栋学生宿舍楼的学生。

    玩笔仙通灵游戏的,更是被军事封锁一条街。

    而这次的通灵占卜,都有着与血腥玛丽、笔仙的共同性,都是神秘侧、诡异侧、特殊侧。

    都是非地缚灵,能够大范围传播、扩散,像病毒一样快速蔓延。

    这些通灵游戏与普通鬼物,存在着很大区别,更加诡异,邪门,要不然就不会连特殊行动部的人都束手无策了。

    方正并不知道,这次走阴会不会存在什么风险。

    如果真是碰到像血腥玛丽,笔仙这样的恐怖邪灵,就依照国外那两次灵异事件的邪性…这次的通灵占卜事件,只怕不会那么简单。

    虽然依照上次的走阴来看,一切都是平静,顺利,似乎并无危险,但那次是因为有深不可测的福先生与张屠夫在。而这次他若走阴,只能独自一人完成。

    两件事根本就不属一个性质。

    而这,恰恰正是未知风险所在。

    “不过,也许是我自己想太多,福先生应该不至于害我,要不然谁还给他看店?”

    “福先生觉得我能走阴,应该是有一定成功把握,尤其是福先生让我在走阴前,找隔壁左千户要一个木雕,还要找一个玉器店老板要一块玉牌,这一切应该并不是简单的安排。”

    ……

    或许今晚真是不眠之夜。

    冷落的街道如深山老林里的无风老潭,仅几盏带着腐朽气息的路灯提供着昏黄不明的微弱光明,忽然有引擎轰鸣声,打破这条无人老街的夜下幽寂,有一队车队正由远及近驶来。

    人还未看到车队,只见已有好几缕灰白之气,往冥店内的方正位置,如飞蛾扑火般飘飞而来。

    瞬息被人皮经文吞噬。

    短短一二秒,居然直接收集到三缕灰白之气。

    灰白之气+1,灰白之气+1。

    又收集到二缕灰白之气,一共四缕灰白之气。

    面对和突如其来的一幕,方正下意识一愣,连忙跑出冥店。

    这时,有一队车队如夜下巨兽,拐过路口,咆哮闯入空荡荡的老街,当看清带头第一辆车时,方正认出,那正是费队长的车。

    那么这支车队的身份,就已呼之欲出了。

    特殊行动部的人!

    而那些灰白之气,正是全都来自于这些人。

    费队长一脚急刹,疾驰中的车,就如狂躁野兽一下被暴力镇压,最后稳稳停在冥店门口。随后,就见费队长的身影走下车。

    另外还有几名随车队员。

    不过其它车上的特殊行动部队员,并未跟着下车,似乎已提前得到命令,全都在车上待命。

    这是支足有十辆车左右的大阵仗车队。

    当看到费队长几人时,方正从眼前几人身上明显感应到,有狂躁能量气息的浮动,似乎是刚剧烈战斗过,还未完全平息体内无意溢散而出的能量。

    方正目露思索之色。

    联想到此前的灰白之气,恰好证明了他的猜想。

    如果说一缕灰白之气,代表的是一个鬼物,那什么样的地方,会一下聚集五个鬼物?

    目光若有所思看一眼车队的轮胎,并没有郊外的泥泞以及泥土,也就说是在纣市内?

    “不好意思,这么深夜还来打扰,因为刚结束任务恰好路过附近,所以顺路经过冥店,想问问福先生有回来了吗?”费队长先是解释一句,然后直接说明来意。

    只是,费队长一行人自然是失望而归。

    “队长,今天又有一人遇害,同样是在睡梦中被杀死。”

    “现在每天都有新的受害人被拖入噩梦世界,每天都在不停增加人数,现在就已经一天遇害一人,随着被拖入噩梦的人数越来越多,时间拖得越长,每天死亡人数只会像滚雪球一样迅猛激增!我们的时间已经拖不起了,也许十天后,一天就会有十几个人遇害!”

    ……

    目送费队长一行人的车队离去,有车内交谈声音传入方正耳中。

    深夜的老街,一下又重新冷落幽森。

    “左兄,你说你喜欢左千户这个角色,一身碧血丹心,浩气长存,殉节报国犹不悔…我只是一个普通小市民,懂不了什么太大道理,反倒是知秋一叶这个有点贪财,有点市侩,有点唯利是图,又没有一本正经那么严肃的角色,才更像是我们这些普通平凡的小人物。”方正一个人自言自语。

    不知什么时候,左千户已走出店铺,或许是因为此前的车队声音……

    左千户静默无语。

    “这个世上,明明人人都只想活成利己主义者,虽不求有过,但求明哲保身,甚至还不惜给自己戴上一张冷漠面具。”方正依旧在自言自语。

    “人人又都想活得像知秋一叶那样,有点贪财,有点市侩,有点唯利是图,可偏偏知秋一叶的最后结局,却是成就了最大的大义…你说良心这个东西,既看不见,又摸不着,可它又时时刻刻的确真实存在。”

    “良心不是儿戏,谁能使一个人开脱掉自己良心的责备呢?良心是每个凡人的神……”

    方正轻轻低语,说出米南德的一句名言。

    随后,他转过身。

    他并未回到冥店内,而是径直走向隔壁木雕店。

    “左兄,福先生让我找你要一件木雕,是不是货架上这些木雕工艺品,随便让我挑一件?”此时的方正朝左千户洒脱一笑,好奇看着货架上的木雕工艺品。

    仔细观看,的确就是木雕工艺品。

    并没有看出什么与众不同来,都是飞鸟走兽类木雕,虽然惟妙惟肖,各个都是精美工艺品。

    但也就仅限于工艺品而已。

    但福先生绝不会无缘无故,让他找左千户要一件木雕,肯定是有什么不寻常之处,还未被他发现而已。

    左千户看着方正,目光中带起些意味深长的光芒,然后手指向他工作台之后,盖着红布的那排木雕:“你要的木雕在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