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第93章 米其林大师(2/4)

第93章 米其林大师(2/4)

    对于树梢上的那只古怪乌鸦,方正早已留意很久。

    因为他在一开始,就在这只通体乌黑的乌鸦身上,捕捉到了一缕不易察觉的阴冷气息。

    他不知道那位被导演倚重的米其林胖子大师,是否也有察觉到那只乌鸦身上的古怪?

    于是方正不动声色,打算静观其变这位米其林大师的反应,想要借此试探试探对方的真正实力。

    随着这场镜头拍摄完毕,周围天色也已开始暗下来,剧组开始返回,而那只乌鸦,居然也跟随了一路。

    方正看似与土豪东聊天,实际上他并未掉以轻心,一直在关注向那只黑羽乌鸦。

    不过一路上相安无事,并没有发生什么怪事。

    哑——哑——

    那只黑羽乌鸦也跟了一路,声音凄厉难听的聒噪了一路。

    就在剧组所有人,刚好都进入山村里时,哑——ロ……

    biu!一颗石子破空声打出,乌鸦叫声到一半戛然而止,身体从树梢上倒栽葱掉进一条刚好流经村外的河流,噗通落水声,乌鸦一瞬就被湍急水流冲走不见。

    “晦气,我还以为晚上有烤野味可以加餐了。”米其林大师穿着被肥胖身躯绷紧的皂角道袍,扭动着肥胖身躯,骂骂咧咧道走向村里。

    “嘿,哥们我认识你,你是下午演反派龙套的那谁…谁…总之你反派戏份演得很不错,很有特色。”似是察觉到目光,米其林大师转头朝方正友好微笑打招呼,露出一口洁白好牙。

    “方正。”方正大大方方自我介绍道。

    米其林大师豪情笑道:“哈哈,加油,我很期待等电影上映后,在电影里看到你的反派角色。”

    看着米其林…啊不,是王大师离去,方正若有所思的看一眼村外那条河流。

    那只乌鸦死后,人皮经文居然没有反应,没有吸摄到灰白之气……

    方正已经感觉不到那只乌鸦的气息,所以才敢肯定那只乌鸦已死,可却没有收获到灰白之气…是因为蚂蚁肉太小,人皮经文挑挑拣拣看不上?

    看来这人皮经文没真正穷过,蚂蚁腿再小那也是能补充蛋白质的肉啊。

    剧组一行人回到村里后,已经有人在分发盒饭。

    领盒饭期间,方正无意听到导演和道具师,跟米其林大师的几句对话。

    最近剧组天天丢失道具服,不管怎么防备,依旧还是天天丢道具服,不丢电瓶,不丢其它贵重东西,唯独只丢道具服。眼看着道具师都要熬成神经衰弱,天天半夜眼珠子瞪大得跟个蛤蟆眼似的失眠睡不着,导演害怕道具师发生个什么意外,于是希望能请米其林大师出手,一起帮道具师看守剧组道具,看能不能抓到这个只偷道具服的窃贼。

    米其林大师当即一口答应下来,两眼熬夜出红血丝的道具师,连忙欣喜道谢。

    夜深人静,孤星无几。

    今天是个灰色的阴天。

    当村里万籁俱静,人人都已休息,就连隔壁土豪东都传出均匀呼吸声,似乎也已经睡下,就见已换好一身道具服的方正身影,顺着外墙的排污管道,无声无息两脚落地。

    龙头湖。

    当方正再次出现在龙头湖,一船,一人,捞尸人果然雷打不动,已经等候在此。

    此时的捞尸人,脸色有些失血过多的苍白,身上却看不出异常,可实际上在衣服之下,捞尸人身上缠满了绷带。

    不过在黢黑夜色之下,大家并没有发现到捞尸人的脸色不对。

    当方正赶到时,船上已沉默不语坐着一个人。

    方正还是跟昨天一样,独自寻了个最靠里角落坐下,静心等待剩余二名船客。

    十来分钟后,第三名船客登船,一道香风随着冷冽夜风,吸入胸肺之间,方正诧异了下,居然又是昨晚那名连遇两次的妹纸。

    此时的船上三人,依旧是清一色剧组道具服,如一船正要准备坐船去搞事情的“武装分子”。

    第四名船客未等多久,也相继出现。

    这名船客依然是一身道具服,只是其他人看到这第四名船客时,都好奇注目过去。

    这就是像一百八十斤大胖子穿上M尺码的道具服,肚子上的肉,大腿上的肉,被衣服勒成一节一节…很是滑稽。

    这活脱脱就是个大胖子。

    当方正看到这第四名船客时,道具头盔下的脸上表情,露出几分古怪神色。

    这滑稽的一幕,米其林大师!

    这位胖子的体征太明显了,方正一眼就认了出来。

    如果这位滑稽的米其林大师出现在这里,那道具师那边的仓库,又是谁在负责看守?

    这算是监守自盗吗?方正默默为道具师默哀一句。

    日防夜防结果是家贼。

    当这位大吨位胖子登船时,小舢板船明显倾侧了下,好在最终没有翻覆在湖里。

    依旧还是四人坐满便开船。

    捞尸人撑着船篙,在夜下鬼影重重的鬼湖里,不断划行。

    迷雾朦胧,却似乎并未能影响到捞尸人的视野,这条小舢板船在依着特定轨迹,不疾不徐前行,身后湖面留下圈圈涟漪。

    “嗯?”

    忽然,捞尸人手中撑篙的动作一顿。

    捞尸人的目光,一直凝视向白雾鬼湖上的一个方向。

    船上几人也循着捞尸人目光望去,然而迷雾朦胧,众人却什么都没看到。

    一秒…两秒…大约十秒左右,白色雾气中有一道青幽光芒,从众人左后侧方向正逐渐接近。

    半分钟后,一小舟、一船夫、船头一盏青皮灯笼,出现在仅隔五六米之处。此时已能清晰看到,船夫身披褐色蓑衣,头戴一顶斗笠,手中摇着一对船桨。

    小舟上载着一名船客。

    几人相隔五六米,彼此默默相望。

    是人皮船夫!

    道具服头盔下,方正看了眼船头的青皮灯笼,目光中有冷光。

    可很快方正留意到,今天的人皮船夫身边,居然多了条黑狗半蹲坐着,那黑狗的两只眼睛绿油油的冷冰冰,正紧紧盯着对面船上几人。

    “画皮高家?!”

    四名船客里,那第一位登船者,倒吸口凉气发出一声低低惊呼声。

    看看对面的人皮船夫,再看看己方这边的捞尸人,了解到昨天事情始末的他,担心这两家会不会直接在鬼湖中央打起来?

    然后他们成了为殃及池鱼,这就有些蛋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