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第70章 梦中梦中梦
    “张班长,你们昨晚在村里蹲守了一夜?”

    “难道你们不担心…会遇上最近一直在村里传开,邪门诡异的事?”

    方正问出心中好奇。

    张建明稳重看一眼方正:“补足理想信念,心中无鬼神。”

    “怕死不当兵。”

    最后五字更是铿锵落地,似是带着胸中某个信念的掷地有声宣誓,那是一片浩然赤子之心,身上阳刚火气旺盛如火炉。

    张建明、赵泰、陈志勇三人,哪怕是已从军队中退伍下来的退伍军人,可身姿依旧未忘掉军魂的挺拔,笔直。那一身宛如巍然屹立,代表着不倒长城的军装。

    方正肃然起敬。

    张建明看似普通寻常的回答。

    可换做普通人,被困在人人自危的诡异山村,又有几个人敢以身犯险?大公无私去拯救所有人?

    就连方正都不可否认,他怕死,

    同时他也很自私。

    可张建明这看似普通寻常的回答,谁又能清楚其中所冒的凶险与咬牙付出?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谢谢。”

    方正目光真挚,万千言语终抵不过此时此刻的最郑重二字。

    才二十来岁小伙的陈志勇,笑得很阳光。

    一直沉默寡言,最稳重的赵泰,向方正微微点头。

    张班长张建明,身姿依旧还是那么笔挺。

    “方正兄弟,你脸色似乎比昨天更差了,是不是昨晚没有休息好?另外你今天怎么会突然这么早来宗祠?”在等人集合的时候,张建明话中既有关心也有些疑惑。

    接下来,方正大致讲起昨晚的事,以及李叔和周婶失踪的事。

    当然,他故意抹掉许多细节。

    与之同时,方正也提供了关于宗祠枯井的重要线索,这次李叔和周婶的失踪,让他立刻联想到宗祠这边的神秘枯井,打算来此寻找线索。

    虽然方正话中有一些漏洞,但张建明几人并未点明,只见张建明严肃道:“想不到方正兄弟的调查方向,正是我们所调查到的结果,看来,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地上这个人没有骗我们。”

    “刚才我们就在打算,把大家找来一起帮忙,挖出那口枯井,或许就能揭开这连串失踪案的所有谜底。”

    方正心中吃惊,想不到张建明他们已经追查入这么深。

    几人并未等多久,便等到了匆匆赶来的滞留游客,只见大家都是顶着厚厚黑眼圈,很显然,在人心惶惶之下,昨晚又是一个不眠夜。

    而当清点完人数后,所有人惊愕发现,昨晚居然一个人都未失踪,除了前天晚上失踪的那名女孩。

    就当张建明正要说明来意时,忽然,宗祠外传来杂乱脚步声,还有呼喊怒喝声音,似乎正有一大群人快速接近宗祠这边。

    张建明、赵泰、陈志勇三人面色一变,立刻急步跑向宗祠门口方向,可是已经迟了,村长带着一大群手拿锄头、镰刀、扁担的村民,团团围住了宗祠。

    此刻,这些村民们群情激奋,脸上怒气冲冲。

    “居然破坏门锁,擅闯村里宗祠禁地,绑起来,打死这些外来人!”

    “打死他们!打死他们!”

    宗祠,是供奉祖先,重要祭祀、处理家族事务的地方,比如某些古代镜头,时常会出现全村人聚集在宗祠里审判一对偷情男女,然后动用鲜血淋漓的残酷私刑。

    外人擅闯宗祠,倘若放在宗祠观念最传统的古代,那不亚于破坏别人祖坟,扰乱先祖安眠,被视作大不孝,大不敬。如果是两个村之间的矛盾,绝对要爆发流血冲突。

    作为一群普通游客,哪里见过眼前这样的大阵仗,人人面色发白,不敢吱声,深怕正怒火烧天的村民们,手举锄头和镰刀,群涌上来。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张建明、赵泰、陈志勇三人的身影,如三堵城墙,死死抵在门口位置,防止有愤怒村民冲进宗祠,对无辜游客造成伤害,造成事态进一步扩散。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要私自擅闯村里的宗祠!”

    村长脸色发青,身体都气得在发抖,喝问张建明三人。

    “村长,我这里有一个故事,村长先听一听我所讲的这个故事。”张建明一步未退让。

    随后,张建明揭露出一段古人封建愚昧的黑暗历史。

    从前有一个小山村,不供奉先贤圣人,而是供奉山神庙里的一座山神像。

    山神庙里有一口不知存在了多少年头的深井,村里老人们都说古井是直通往龙王寝宫,于是每五年向龙王献上祭品,祈求风调雨顺,年年丰收。

    这些自私自利的村民,每五年就要出山拐卖一对小孩回来,直到有一天,他们碰到一对为躲避战乱,逃难到附近的母子…再后来,全国改革开放,国家破四旧,破封建迷信,拆山神庙,废鬼神,哪怕这个山村藏在深山老林中,遇到激烈反抗,依旧被推倒了山神庙,废除一切牛鬼蛇神。

    但是这个小小山村,愚昧封建不死,又偷瞒着外人,在山神庙原址上重新建了一座宗祠以掩人耳目,背地里又干着丧尽天良的事。只是随着改革开放,严厉打击一切拐卖妇女儿童,如同魔鬼般疯狂的村民,开始盯上村里小孩,可他们没想到,山神被废,山神庙那口深井一夜干枯,变成了一口普普通通的废井,这时已经又有一对无辜可怜的小孩被害死。

    古井已废,再后来,村民们彻底封上这口枯井,也是借此永远埋藏这段最黑暗血腥历史,而那一对可怜小孩,其中一名男孩正是村民李大山的儿子;另外一名女孩是村民郭立根的女儿,故事到此结束……

    “这个小小山村,名字就叫古井村,不知道村长有没有听过这个村子的名字?”

    张建明目光逼视着村长,以及环视一圈围堵住宗祠的村民,那一双目光中,正有怒火在压抑。

    村长脸色变了。

    就连宗祠里的游客,也全都脸色煞白,不敢置信所听到的一切。

    只觉得遍体生寒。

    过去的古人,想不到封建迷信至此,这简直就是丧尽天良,草菅人命啊。

    方正沉默下来,这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答案。

    而另外叫郭立根的人,后来方正也了解到,是那名被张建明三人五花大绑抓组的那名村民名字。

    至于他为什么要放走村民们家门口的公鸡,或许,正是出于一种报复的宣泄。

    听着张建明的故事,围堵在宗祠外的村民们,大部分人都是两眼茫然,有些不知所措。只有一小部分七八十岁年纪的老人,脸色大变,有谎言被当面戳破的慌乱,也有羞愧低下头的悔恨之意。

    “血口喷人。”

    “是谁敢这么抹黑我古井村声誉,还有没有天理王法了。”

    一个年迈苍老的声音,怒不可遏传来,只见村中几位长寿老人,被身强力壮的村民背着,脸色铁青赶至。

    开口说话的老人,居然是前天在宗祠时,秉持公道的那位最德高望重的长寿老人。

    那一天,他一口一个不要污蔑好人,人在做天在看,仿佛还依旧历历在目。

    然而,此刻的张建明丝毫不怵这位老人,目光锋锐与其对视:“我在审问郭立根时,他曾提到最后一次私底下偷偷祭祀,害死他女儿的那个凶手,就是李宗长你!”

    “我已把发生在这个村子的事情,全部汇报外界,如果要证据,挖开宗祠里的枯井就是证据!”

    李宗长重重拄了下拐杖,勃然大怒道:“我看你们今天谁敢破坏我古井村的宗祠!”

    忽然,砰,一声似重物落地的沉闷大响,从宗祠内传出。

    宗祠里一口被青石板埋在地下的枯井,被方正挖出。

    “找到了。”

    然而!

    眼前画面瞬间如镜面破碎,所有人惊骇发现头顶上空居然是黑夜,自己正站在一座黑暗没有灯光的宗祠院里。而在宗祠里,正摆放满了一口口棺材。

    什么白天,村民,村长、李宗长这些人,全都不见了。

    啊!

    尖锐惊悚的尖叫声,一下撕裂夜幕。

    很快有人发现,那些后来进村的自驾游游客,居然也从身边消失不见。

    “啊,为什么有这么多棺材,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快看手机,手,手机显示的时间竟然是前天,我们遇到暴雨进村的那一天!”

    “群…群消失了,我们建立的群不见了……”

    恐慌,惊惧,害怕,有人已经害怕哭出。

    鬼打墙!

    梦中梦中梦?!

    方正脸色一变,居然是…可还不等他细想,忽然,悉悉索索,枯井里传出动静,仿佛有什么东西正顺着枯井石壁,即将要出来……

    头发!

    女人的黑色长发!

    如潮水般,从枯井里疯狂生长出来,沿着井口,开始向着四周疯狂蔓延出去,这诡异恐怖的一幕,周围人都吓傻当场,两腿发软,一时忘了转身逃跑。

    “他妈的!跑,都快跑啊!还愣着干什么!”

    “井里有东西要出来了!”

    方正一声咆哮,终于让吓傻的人们如梦惊醒,所有人惊慌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