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第64章 水渍
    一大清早将这么大动静,自然是惊动到了所有人。

    人们出去一打听,

    昨晚居然有两个村民失踪不见了。

    一人是李彭,今早有村民发现他家的大门打开,后来才发现到李彭居然失踪消失了一夜。

    第二人,则是另一位马寡妇家。

    也是失踪了一夜。

    但是马寡妇的失踪,却透着些蹊跷。

    方正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原来马寡妇昨晚挂在大门上的公鸡,居然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之所以说是透着些蹊跷,是因为李彭失踪了一夜,他挂在门框上的公鸡却一直好端端。

    唯独马寡妇家的鸡消失,地上连跟鸡毛都没有,就像是…有人解开了马寡妇门上的鸡,然后再刻意清理掉所有痕迹般的干净。

    但当下村民们最为紧张的,还是昨晚连续一两位村民神秘失踪的事。

    这让本就有些人心惶惶的村民们,更加笼罩在恐慌,害怕氛围下,渐渐有流言传开,说肯定是那个女人!

    那个晚上敲门寻找走失小孩的女人。

    李彭和马寡妇都是开门,见过那个女人长相,并且还回答了“没有见过小孩”,不可能这一切都这么巧合,肯定是那个诡异故事成真了。

    每逢暴雨过后,那个女人都会重新回村里,寻找走失的小孩……

    眼看人心要散,村民们都开始疑神疑鬼起来,情绪紧张,这时,村长站出带人寻找失踪的李彭和马寡妇。

    两个大活人,不可能就这么消失不见。

    就在村长带着一帮村民,开始在附近寻找失踪村民时,有滞留游客却忽然找上了方正,原来是所有滞留游客全都私底下聚在一起,悄悄商量离开这个带着诡异古怪古井村的事。

    “我们得马上离开这个村子,从第一天进村开始,这个山村就处处带着诡异,接二连三发生的事,就没有一件是正常事。”

    “没错,这个村子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是…太邪门了。”

    “可泥石流滑坡,前后公路全都被冲毁了,我们就算是想要离开,也出不了村子。”

    大家七嘴八舌,各抒己见。

    “看来我们只能选择自救,不能总这么坐以待毙,谁也不知道外界到底要多久才能重新打通山路。”

    这次说话者,居然是那三名退伍军人中的一人。

    这是名典型国字脸,一身麦色肌肉的三十来岁成熟稳重男人,方正对这三名退伍军人的印象特别深刻,这人的名字叫张建明。

    而另外两名退伍军人,则分别叫赵泰和陈志勇。

    赵泰也是名三十来岁的男人,只是一路沉默话少,一路上都是带着军人的一板一眼,少说话严谨做事。

    陈志勇则是名才刚二十来岁出头,服役完两年兵役的年轻退伍兵,陈志勇可能是年龄关系,性格倒是活跃一些。

    人们总是格外信任,亲切军人,听到张建明开口,其他人都是连忙转头看向发言的张建明,纷纷希望张建明能帮大家出出主意。

    退伍军人,不管是身份,还是专业性,显然都能更加服众。这一刻,滞留游客们就像是无头苍蝇,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

    张建明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要自救,我们必须说动村长,发动大家一起清理山路。”

    “这两天我一直在观察这个村子,发现村里有好几台农用机,如果稍加改装,可以在清理泥石流时发挥出不小作用。”

    “至于清理泥石流的挖掘工具,在山村里更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些农具,我们并不缺乏工具。”

    众人一听,顿时来了精神,纷纷催促张建明继续讲下去。

    这一次,张建明认真思考了几分钟,这才说道:“关于泥石流的规模,昨天我和赵泰、陈志勇,我们三人已经前后踩点过一遍。”

    “如果单靠我们这些人手,肯定开挖不出路,只能是求助于村里的村民们一起帮忙。我等下找村长试试看,看能不能说服村长,发动起来村民们一起自救,打通外界的路。”

    张建明继续道:“但我需要刘师傅的配合,一直以来都是刘师傅跟村长交流最多,到时有刘师傅在场,应该能提高更大成功率。”

    张建明口中的刘师傅,正是那位乡村巴士的司机。

    司机并没有迟疑,马上同意愿意一起出力,显然,这两天发生在古井村里的种种怪事,连司机都有些被渗人到。

    “另外我再提议一件事,大家最好相互留个联系方式,万一碰到什么情况,我们之间也能彼此有个照应。”张建明想了想,又道。

    大家全票通过,随后新建了个微信群,加进所有滞留游客。

    然后,这次私底下碰头结束,张建明带着司机,去努力说服村长去了。

    接下来,人人各有心事的离开。

    方正思考了下,他打算先前往其中一名失踪村民,李彭的家附近看看,他十有八九已能肯定,这次又是一个灵异事件。

    但他还想要确认剩下的十分之二,能不能找到些什么线索……

    打听到李彭的住所,方正没有耽搁,立刻前往。

    农村都是宅基地,都是独栋独户,当方正赶到李彭的家时,发现距离李彭最近的一户村民,在百米之外。

    尤其是李彭的突然失踪,李彭家附近一带已经被群民们视作了不祥之地,所以当方正赶到时,发现李彭家大门紧闭,周围十分冷清。

    其实方正来之前,本也没有抱太大希望,他还从未见过白天也能跑出来的鬼物。果然,搜索一圈,并未有什么重要发现。

    李彭家的门又已上锁,总不能破门而入调查线索。

    咦?忽然,方正一声惊咦,似是有了什么重要发现。

    方正发现,在李彭家一扇朝向西面的窗外,本就日照不足,正好又有一小片竹林,常年遮挡住阳光,那里的气温相较于其它地方,格外阴冷。

    但这不是关键之处,

    方正在窗外的空地,发现有一滩还未干涸的水渍,土壤比周围湿润,颜色也更深,方正惊咦,那水渍的位置,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别扭,古怪感觉。

    方正好奇,于是人走到水渍位置。

    下一刻,方正至于明白,为什么这滩水渍让他感觉古怪了,他站在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窥视到李彭家里的情况。

    昨晚…有人…就站在他这个位置,一直在往李彭家里偷窥?方正脸色微变。

    可就是这么一站,却让方正险些阴沟里翻船。

    异变惊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