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第60章 心理画像
    咚。

    咚咚。

    轻轻叩门声音。

    “你好,我是物业的,有人投诉你高空掷物。”

    一秒…十秒…屋内始终没有动静,似乎主人并不在家。可从脚下的门缝里,却透出几缕灯光,似又说明了屋内并非没有人,或许是因为住户出门忘了关灯?

    咚,咚咚。

    依旧还是不温不火的轻轻叩门声音。

    “你好,我是社区送温暖的。”

    屋内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随后,门外的敲门声消失,似乎物业和社区的人见屋主人不在,都离开了。

    可就下一秒!毫无征兆的!

    轰隆!

    防盗门猛地朝内炸飞,力道之大,似连屋子都猛地震颤了下,然后就见一个提刀男人,带着凶意扑杀进屋内:“我又来收割韭菜了。”

    轰!

    一刀劈出,刀上力道之大,直接劈碎了半堵卧室的石膏墙,乱石飞炸。

    轰隆!

    洗手间被劈烂。

    轰,七八米之大的灼热刀芒,直接把厨房内的所有电器绞成漫天碎片。

    ……

    灰白之气+1。

    方正摇摇头,随着这几天不停猎杀,手法越来越熟悉,以及不停以战养战,用灰白之气来快速修炼自身,这些纸扎人已经很难扛得下他十刀,这已是灭杀的第四个纸扎人。

    如果放在开阔地,甚至方正有信心六刀解决战斗。

    刀本就适合大开大合,威力才能越大。

    不过方正很满意目前的生活状态,每天都能能稳定涨一个“存款”,妥妥的稳定资产啊。而后,方正快速离开原地,直接翻墙离开了清莲荷小区。

    可就在方正刚离开清莲荷小区没多远,忽然,他神色一动,就见方正拉开外套的衣兜拉链,一共四片纸片,诡异漂浮在半空,居然开始往某一方向漂浮而去。

    方正一惊。

    难道说是有第二个纸扎人出来搞事?

    这还是他头一次碰到这个场景。

    下沙小区。

    轰!

    突如其来的一声爆炸,瞬间就有一家住户的房子,陷入了熊熊大火之中。

    巨大的气浪,甚至就连周围其他住户的玻璃也全都炸碎,一时间尖叫声,慌乱声,逃命声此起彼伏,

    当方正从清莲荷小区马不停蹄赶到下沙小区时,远远便看到了眼前一幕。

    在慌乱跑出小区的人群里,方正意外看到了几个气质特殊的人,其中两人方正记忆深刻。

    居然是当初在游乐场鬼屋,碰到的那个疤脸男和三十来岁的样貌平平女人。

    还没等方正靠近,对方已经上了车快速离去。

    “靠。”方正忍不住吐槽一句,心情郁闷无比。

    眼前场景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灵异调查局”先一步半路截胡,提前降妖除魔了纸扎人。

    最好的证明,就是他手里的四张纸片,从打鸡血又恢复成躺尸,没动静了。

    但仔细转而一想,方正又觉得这才合理。

    魏警官上次找他要小说名单时,曾提及过在侦办一件案子,似乎每一位失踪者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失踪前都在看灵异类小说。

    这么一推理,再看着眼前出现的“灵异调查局”,方正立刻想明白了一切。

    他推测,大概是魏警官找他要小说名单后,成功钓鱼执法到纸扎人,然后“灵异调查局”便顺势而为,继续钓鱼执法,今天终于让他们钓鱼上钩。

    以“灵异调查局”的能力,如果这么些天过去,还没掌握到关键线索,钓鱼执法,才是最大的不合理。

    你们斩妖除魔,维护人间正道,我没意见。

    你们截我胡,我也认了。

    可最少先等在原地,让我薅一把羊毛后,你们再离开啊。

    方正当即脸就黑了。

    也许是霉运就此开始,第二天,方正又马不停蹄赶到灵异事件地时,又一次被“灵异调查局”的人截胡。

    第三天同样被截胡。

    路上出于隐蔽加小心考虑,他总是落后“灵异调查局”一步到。

    倒霉的事,不止于此,就连大学城里的调查,也似是陷入了僵硬之局,一度没有新的进展。

    白加黑,他没少往大学城里晃,为此还耽误了不少的修炼时间,可调查始终没有新进展。

    眼看着一天天过去,和土豪东约好的时间,一拖再拖,方正决定还是找土豪东作突破口。

    到时候让土豪东,帮他在伯母那边刺探点大学城的情报,也比他一个人老在大学城里瞎晃悠强。

    天天晃悠多了,甚至还会额外增加暴露风险。

    方正并不是犹豫不决的性格,早上七点不到,他锁好大门,带上几件换洗衣服,就直奔往了客运中心。

    从纣市到剧组所在的深山老林,一共要转车三趟,不早点出门,可能会赶不上第三次转车。

    纣市,警局。

    一道英姿挺拔,脚步铿锵的身影,最终进入一间办公室里。

    “小文,你现在手头有事情吗?”说话者是魏攸然,只见她左手打着石膏,固定在胸前。

    “咦,魏警官你这么快就出院了?”被叫作小文的,是名年轻警察,职位牌上写着【心理犯罪师】。

    “魏警官是不是要找我作心理画像?”

    年轻警察小文做了个请坐的动作。

    魏攸然坐下后,道:“嗯,我需要小文你帮我心理画像一个人。”

    年轻警察小文好奇:“魏警官刚出院,就这么拼命要抓的人,肯定又是一件棘手案子。”

    魏攸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当年轻警察小文作好准备,示意魏攸然可以开始描述犯人了。

    魏攸然想了想,开始描述起特征…可当年轻警察小文听到魏攸然的描述时,人却愣了愣,脸上神色惊诧。

    “这人性别男,听他声音年龄应该在20-23之间,绝对不超过25。”

    “他的全身,都被一道强烈光芒笼罩,并不能看清具体的五官,但是身高在175公分左右,身材不胖也不瘦,应该是留着短发……”

    “虽然他全身都被强光笼罩,但依稀能看到眉毛并不粗大,额骨不高,五官协调……”

    随着魏攸然的描述,渐渐的,一个模糊的男人面孔,逐渐被描绘而出。

    “魏警官你看下,是不是这个人?”

    一二十分钟后,年轻警察小文已经描绘好心理画像。

    看着纸张上的心理画像,魏攸然双眉微微蹙起,沉吟了下道:“眉毛再清秀些,鼻梁再高一点,下巴应该有些棱角……”

    又经过十分钟左右的修修改改,当魏攸然看到最后一次心理画像时,那张一直平静,冷静的面庞,居然出现短暂失神,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景,怔神当场。

    嘴角微微上扬起一抹弧度,不经意间常人并不能发现,但此刻坐在魏攸然对面的,是一名熟读心理学的心理画像师。

    “魏警官,我这还是头一次见到你笑……”

    “看来这个男人,就是魏警官想要找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