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第15章 猫眼后的偷窥者

第15章 猫眼后的偷窥者

    此时的方正,脸上表情有些冷。

    就这么一直看着后座的孙玉树,气氛陷入僵持,方正并非是在开玩笑,而是绝对认真的。

    救家人心切的孙玉树,神色焦虑,不安,可方正迟迟不走。

    被迫于压力下,孙玉树只得硬着头皮,一边全盘说出实情,一边让方正继续开车。

    而当听完后,方正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DuangDuangDuang狂奔而过。

    卧造!

    想不到孙玉树你会是这样的人!

    孙玉树父母算是个民营企业家,规模不大不小,在圈子里也算是小有名气,起码一辈子吃喝用度都不用为钱发愁。

    所以孙玉树从小也没吃过什么苦头,人长得也算有点帅气,从小到大身边少不了围绕的莺莺燕燕。高富帅嘛,总是被人围绕的话题,是女生眼里的男神。

    但在孙玉树眼里,他对这些小女生丝毫提不起兴趣,认为这些女生幼稚,无趣,脾气大爱耍性子,和同龄人根本不来电,即便勉强相处了几个,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他高中时期,喜欢二十来岁的成熟御姐,喜欢她们的善解人意,温婉知性。

    大学期间,喜欢三十来岁的熟女、人妻。

    大学毕业回到纣市后,他发现自己的心理障碍越来越严重了,找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年龄大,开始找四十几岁的老女人。

    随着孙玉树二十五岁后还没有谈女朋友,家里父母也开始着急起他的婚事来,开始为他安排各种相亲,希望早点抱上孙子,但是那些年轻女人在孙玉树眼里,根本不能与成熟风韵的老女人相比。

    过年期间,孙玉树家里又给他安排了一次相亲,可当进女孩子家门的那一天,孙玉树惊呆了,那妹子的妈妈,居然和他…约会过!!

    那女孩子的爸爸,经常出差,所以他们约过很多次,孙玉树印象特别深刻。

    不会认错人。

    就是她。

    她也在第一眼就认出了孙玉树,眼里明显有慌乱。

    那一天,孙玉树同样是满脑子很乱。

    他良心未眠。

    他觉得自己又和妹子相亲,又和妹子妈妈约会,这样又很对不起未来的岳父。

    可就当孙玉树心乱如麻,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理这份关系,结果第二天,她被水泡得浮肿的尸体,却冰冷的躺在解剖台上。

    那一天,3月2日。

    农历元宵。

    这位家庭主妇接乡下父母吃完全家汤圆后,又独自开车送父母返回乡下,可就在送完父母的返回途中,行驶至通江大桥时,轿车坠江,人也遇难。

    可能是天道自有循环,她在江水里泡得发白,浮肿的尸体,居然是由孙玉树亲自解剖、验尸。

    明明前一天,人还活得好好的,可到了第二天,却成了阴阳殊途,孙玉树伤感。

    那一天,他无声痛哭了一夜。

    这一次的刺激,打击不小,孙玉树消沉了一段时间,心思也不在女人身上了,一心只扑在工作上,没日没夜的忙碌希望借此麻痹,能让自己的良心能稍安一些。

    原本,一切也就止步于此。

    过去的事已成为永久尘封。

    孙玉树会平平静静过完下半生。

    但是!

    就在昨天,孙玉树的平静生活,如一面镜子被打破了。

    已经死掉的亡魂复活!

    她!找上了孙玉树!

    昨天,孙玉树加班下了班,已是深夜的10点,当他回到独自居住的公寓,然后洗完澡,已差不多11:30左右。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咚。

    咚,咚。

    有节奏的轻轻敲门声。

    孙玉树虽心有疑惑,却不疑有他,他走到门口位置,人趴在门上,眼睛对着狭窄的猫眼洞向外看,结果从猫眼里看出去只有血红一片。

    根本看不清门外是谁在敲门。

    这时的孙玉树依然没有怀疑其他,以为是有人恶作剧,拿红色油漆涂瞎猫眼,打算明天找物业反映这个情况,修理下猫眼。孙玉树准备返身往回走,结果!

    咚。

    咚,咚。

    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孙玉树很生气,以为是有人在跟他恶作剧,立刻急步返身看向猫眼。

    人趴在门上,通过猫眼看向门外,结果还是血红一片,看不清外面。

    这次孙玉树并未马上离开,而是继续趴在门上一动不动,左眼一直看着猫眼洞,想要努力看清粘在猫眼上的血红色东西究竟是什么,外面又是谁在恶作剧捣乱。

    一秒,

    两秒,

    三秒……

    屏住呼吸,窒息般的寂静,没有一点声响,孙玉树就这么趴在门上把眼睛对着猫眼洞看外面,可再没等来敲门声。

    就在孙玉树迟疑要放弃时,突然!

    猫眼上的血色东西眨了下!

    孙玉树看清了,他浑身寒毛竖立而起,那血色东西,居然是一颗眼珠子!

    外面正有人和他一样,趴在门上,正通过猫眼在偷窥门后面的他。

    孙玉树吓得惊慌摔坐在地上,两腿吓得软了。

    恰在此时……

    咚。

    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

    孙玉树吓得惊慌大叫你是谁,到底是谁在恶作剧。与之同时,他仓惶拿起手机,急忙拨打物业,惊慌失措大叫有人一直在敲他门,还趴在门外猫眼上往他屋里偷窥。

    然而,当保安赶来时,并没有发现什么偷窥者,检查门上猫眼洞也是正常,并没有被人泼红漆恶作剧。

    来来回回折腾了半个小时,看着保安回去,孙玉树已有些成了惊弓之鸟。

    他开始心绪不宁。

    总感觉今天的屋子,特别的冷,特别是头顶天花板上,有股特别压抑感,让他有种胸闷,烦躁的不安感觉。

    孙玉树悚然一惊,后背发凉抬头往天花板一看,还好什么都没有。

    孙玉树一摸后背,他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

    忽然,卡卡卡,窗外传来动静,像是窗外正有什么东西在撬紧锁的窗户,想要进入屋子内,唰,孙玉树吓得面色煞白。

    卡卡卡,声音一直都在。

    一直在锲而不舍的撬着窗户,想要进入屋内。

    孙玉树受不了这种精神折磨,终于鼓起勇气大步跑到窗台前,呼啦,拉开窗帘布。

    结果外面什么都没有,只有黑暗不见五指的夜空。

    窗外黑黢黢,带着莫名的瘆人,看得孙玉树毛骨悚然,于是重新拉上窗帘。此后,窗外再没有异响,似乎一切只是虚惊一场。

    然而没过多久!咚,咚咚,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孙玉树的精神要崩溃了,他原本不想理会,可敲门声一直都在。他终于再也承受不住这种无形压抑的折磨,直接愤愤跑向门口,是人是鬼,一切都来个了断!砰,怒气腾腾的用力打开门。

    门外什么都没有。

    没有偷窥者,没有恶作剧者,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孙玉树有些如释重负的轻松一口气,就在他正打算重新关上门时,无意间眼角一瞥,轰!

    脑袋嗡嗡的一炸,脸色瞬间苍白没了血色。

    门外猫眼上,挂着一对鲜血淋漓,还连着神经的人的眼球,人的眼球就挂在他门上的猫眼上。

    这一次,是真的把孙玉树完全吓到了,险些两腿一软摔倒。

    接二连三发生的灵异,让孙玉树脸上表情惊恐,恐惧,心理已经处于即将崩溃边缘。

    也就在这时,孙玉树的手机响起,是单位同事打来的,居然是和孙玉树一个科室的粱建安死了。

    粱建安是带孙玉树入门的师傅,从业法医已有三十年,是位性格很温和,从不与人发生争吵,对单位实习生很帮助的老好人。孙玉树一直视其是自己的恩师,和半个父亲。最近因为通江大桥不停有遇难者的事,他们一直都在加班加点,负责验尸,查找死因,所以粱建安最近就一直都住在单位宿舍,已有半个月时间了。

    而粱建安遇害被人发现时,就是死在单位宿舍的公共卫生间里,死相很惨,一对眼珠子不见,脸上只剩下两个被挖出来的血洞。

    一对眼睛都被凶手残忍挖走!

    而此刻,恰好就有一对还连着神经的眼球,沾血挂在他门上猫眼位置!

    再联想之前的偷窥者,猫眼洞里看到有血色东西挡住猫眼…孙玉树突然感觉呼吸堵得困难,吓得手心淌汗,脚掌头皮都在发麻。

    已经吓破胆的孙玉树,再也不敢在家里停留了,连门都来不及关,手脚冰冷的跑进电梯,想要第一时间逃出公寓楼。

    跑进电梯,看着电梯门关上,孙玉树正要松一口气,却在这时,电梯门外传来卡,卡,卡的头皮发麻声音。

    然后,孙玉树两眼惊恐瞪大,看到原本闭合的电梯门在一点点从外面挤开,半截手臂挤进电梯门,然后是一只没有穿鞋子的脚掌,再接着是黑发披散的一张女人脸…那是张苍白没有半点生气的脸,眼睛就如冰冷刺进骨子的冷血般,死死盯着惊恐缩在电梯里的孙玉树。

    是她!

    是那个女人!

    孙玉树一眼就认出了这张脸,半月前她就躺在解剖台上,是一具被江水泡到浮肿的尸体。

    可现在,死人居然复活。

    她,缠上了孙玉树。

    你…也是要来杀我吗?我师傅是不是也是你杀的!!

    孙玉树绝望咆哮着为什么。

    女人还在努力将身体挤进电梯门,可还没等她完全挤进来,电梯已经启动,她被下落的电梯重新挤了出去。

    再然后,就是孙玉树吓得要死,再也不敢回去,人如行尸走肉丢了魂般,哪里人多便下意识往哪里走。

    只有这些地方才让他稍稍有安全感。

    白天游荡到文卓路。

    晚上跟着业主来到小区门口坐下。

    直至!

    他接到家里电话,上次相亲女孩的妈妈找上门,正和他家人待在一起!

    之后,就是在小区门口发生的一幕。

    而孙玉树就只是很普通的小法医,他对通江大桥的事,也知之不多。

    接触不了真正核心秘密。

    方正眼里有些失望,看来还是得先去孙玉树爸妈家,解决了那只“人鬼情未了”的女鬼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