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771章 从天而降(二合一)

第771章 从天而降(二合一)

    借着夜色的天然掩护色,方正在一座座屋顶上飞快跳跃。

    天上飞跃的速度,远比陆地交通快了许多。

    不多久,方正便超过了此前经过老街的那一辆辆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当离医院越来越接近,方正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这一路上,他居然看到不少的特种车辆,从纣市其它方向而来,全是往医院方向疾驰而去。

    甚至,他还看到了武警车牌身影。

    而越是接近医院,越是发现一路上交通拥堵。

    有不少交警在各个路口指挥交通,为赶来增援的特种车辆,疏散出畅通道路。

    方正在屋顶上登高而望,就看到四面八方的特种车辆,最终都是汇聚向同一个地方。

    不久后。

    方正终于腾跃至目的地。

    那是一家医院。

    但此刻早已停满大量警车,拉起警戒线,医院周围的道路也已经被武警车辆设卡,限流。

    那严阵以待的阵仗,在医院周围的路上,找不到一名普通人。

    此时的方正,便是立身于距医院百米外的一栋大厦天台,目光沉重的看着眼前医院的惊变。

    在他这个角度,恰好能看到医院里的医院大楼,有一间病房的玻璃窗户炸碎,病房里的白色窗帘破裂,在夜色中惨白飘动,啪啪啪的不断拍打着玻璃框。

    至于病房里的情形…方正并未看到。

    因为,窗口早已被一块天花板上掉下来的木板给封挡住,阻止医院对面的大楼,看到病房里的真相。

    想不到!

    他最担心的一幕,终究还是发生了!

    是因为陈志行吗?

    夜风寒立。

    方正的目光,慢慢冷下来,开始仔细感应着空气里的特殊气息。

    也不知是因为他距离太远,还是医院里的战斗已经结束有一段时间,方正感应不到一点阴气、或是战斗能量的波动。

    可就在这时!

    方正忽然身影一闪,隐入天台黑暗之中,几秒后,居然有几道人影,在屋顶上飞快跳跃,隐隐还有人的说话声在黑暗中传来。

    “这次真是损失太重了…负责值守在医院里的所有兄弟,想不到!竟全都全军覆没!可恶!可恶啊!”

    “高考生自杀,现在终于确定,果然是跟灵异事件有关…只是找到这个真相的代价太大了!那么多兄弟,还有两名带队的队长,连一个人都没逃出来……”

    这些人并未在大厦天台停留,而是一路在屋顶上飞跃,声音越来越远。

    “不要分心!我们要尽快找到失踪的两名队长,还有一名普通人护士…所有遇难兄弟的尸体都找到,唯独两名队长失踪…他们肯定还活着!或许正在等待我们的救援……”

    ……

    这是一座在造的工地,因为政府的限令,为防止深夜扰民,一到夜深人静,人们熟睡的时间,工地里就陷入一片沉寂。

    所有工人都下班未开工。

    一台台机器,就如一头头冷冰冰的庞大机器,蛰伏于黑暗中,冰冷凝视着黑夜下的人类城市。

    咳咳!

    咳咳…哇!!

    “老费!你还能不能撑得住?”工地里,此刻有三道人影,藏在黑暗中。

    双瞳男关心看向身受重伤,正在大口大口咳血的费队长。

    此时的费队长,精神萎靡,面色苍白像白纸,那是重伤加失血过多,令他陷入濒死状态。

    “老战友,你不该留下来的,这样我们谁也逃不掉……”费队长的声音,越说越虚弱。

    “十年前,我们就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了,你把我当什么了?为了苟活当逃兵吗?咳咳…在当时那个情况下,我怎么可能让老费你一个人去送死,什么也别说了,我已经把一切线索都留在手机,只要特殊行动部的弟兄能赶到医院,肯定就能找到我故意落下的手机,他们肯定能知道一切真相!”

    此时的费队长和双瞳男,双双重伤,虚弱倒在地上,在两人中间,则是一脸梨花带雨,哭哭啼啼的小护士王婷。

    “我们不会有事的!我们不会有事的!你们那么厉害,肯定能带我一起逃出去的!”

    小护士王婷的两只手,紧紧按压在费队长和双瞳男的胸膛上,拼命想要为两人止血,可那只瘦弱的手掌,怎么也止不住两人胸膛上汩汩流出的鲜血。

    赫然!

    两人的胸膛上,被开了两个血洞!

    甚至,双瞳男的样子更加惨,他那双长有诡异双瞳的眼睛,居然正在往外不停流下鲜血。

    仿佛因为能力透支严重,导致眼球出现病变,不堪重负。

    原来,当初在病房独立卫生间里,抓走王婷的双手,是躲在天花板上的双瞳男,救下了王婷。

    “小姑娘,松手吧,不要按压了,我们两人的身体情况,我们自己清楚…没用了…依照我们两人现在的失血速度,只怕是挨不了五分钟了……”

    开口说话的是费队长。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虚弱,人开始昏昏欲睡。

    这是失血过多即将要休克昏迷过去的征兆。

    “不要轻易放弃啊!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你的亲人,呜呜呜,我突然好想我爸,好想好想跟他说一句对不起,好想再亲口喊一声爸……”小护士王婷还在死死捂着费队长和双瞳男胸口上的伤口,低头哭泣,说着后悔的话。

    “我还没来得及对我爸说句对不起,我不该因为生闷气,十年不喊一声爸,所以我不能死!你们也不能死!”

    “就连我都有牵挂的人,你们也肯定有牵挂的人,我们一起逃出去!我们一起逃出去!”

    小护士王婷,努力想要背起地上的两个人。

    可缺乏锻炼的柔弱身子,又怎么能背得起两个大汉,数次努力,数次跌倒,磕破了膝盖和手掌心。

    就当王婷一边泪流哭泣,一边努力想要去背地上两人的时候,两只眼睛一直不停在流血的双瞳男,忽然看向工地某一个方向,脸色一沉。

    “那个鬼东西,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我异瞳创造的结界,快要迷惑不住那个鬼东西了!”

    ……

    轰隆!

    夜下无人的工地,猛然响起一声爆炸。

    可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动静,黑暗下的工地却出奇的安静,工地里养着的几条守夜恶犬,居然连吭都不敢吭声。

    老人们常说,狗和猫能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所以古人才有拿黑狗血辟邪一说。

    可此时,工地里养的几条恶犬,连呜咽都不敢呜咽一声,屁股朝外,夹着尾巴,头埋在狗窝里吓得瑟瑟发抖。

    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烟尘弥漫。

    爆炸的地方,除了倒塌的建筑废墟,和几滩血迹之外,费队长三人并不在原地。

    黑暗中,有一道看不清虚实的干瘦黑影,站在废墟前,开始暴躁的破坏周围。

    似乎是在发泄找不到人,如一头丧失了理智的野兽。

    “咳,咳咳……”

    哇!!

    已经重伤濒死的费队长,伤到肺部的他,体内一口鲜血再也压不住,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还夹杂着几片肺叶碎片。

    费队长的伤情更加严重了。

    若不是小护士王婷在旁及时伸手搀扶住费队长,费队长已经站不稳,虚弱摔倒在地。

    “谢,谢谢。”胸前满是鲜血的费队长,朝王婷露出一个感激目光。

    然后,费队长的目光,穿过王婷,远望向工地远处。

    只见那里,有几道手电筒的光芒在闪动,似乎,是刚才的工地里大动静,惊动到了工地里的巡夜保安,巡夜保安正在赶来查看情况。

    “老战友,还记得我们两年前,工地里挖出来个古人衣冠冢的那次吗…同样也是冥器黑暗污染…同样也是在工地…同样也是差点死在工地里……”

    一直被小护士王婷搀扶着的费队长,看着远处越来越接近的几束手电筒,气息虚弱的虚弱说完后,转头看向染满一身鲜血的王婷:“小姑娘,你的名字叫王婷对吧?”

    “啊?哦…是,是的。”王婷还在哭着,一边搀扶着费队长,一边用手拼命帮费队长捂住胸膛上的血洞。

    “今天把你拖累进来,对不起了……”

    啊??

    王婷一脸血污的看着被她搀扶着的费队长。

    她身上染到的鲜血,都是来自费队长和双瞳男的。

    “找个机会,你带我的老战友逃出去!你跟着他,比跟着我,更有逃出去的机会!”

    费队长刚说完,还不等双瞳男阻止,原本濒死虚弱状态的他,像是回光返照般,一把推开搀扶着他的王婷,面色浮现不正常的红光,失血过多的他突然精神奕奕,居然径直杀奔向黑暗中。

    “老费你疯了!!”

    两只眼睛还在不断流血的双瞳男,目眦欲裂,他没想到,老战友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了燃烧自身生命和余生所有潜力。

    这一去!

    就是有去无回!

    抱着必死决心!

    但就在这个时候,轰隆!

    一道红芒,如一颗沉重炮丸,被疾速投掷而来,那一刻,仿佛就像一点寒光耀九州,然后刹那砸落,轰!!!

    那是一口有一道道血芒缠绕的沉重刀匣。

    原本杀向费队长的一道黑影,居然直接被沉重刀匣重重砸中背脊,重重砸趴咱地,工地的碎石路面出现一个人形龟裂土坑。

    那刀匣上仿佛有专克鬼物的辟邪神力,就连那么厉害的一头大鬼,都被一下砸趴。

    吼!!

    一声非人的怒吼,从地上黑影的传出,它猛然翻身站起,愤怒仰头朝天上发泄怒吼。

    “滚!”

    一声厉喝,声音中透着冷漠和凌厉,砰!!

    工地在建大楼上,有一道人影,以千斤坠之势,极速降落,瞬间降临,看到了脚下正朝他怒吼的黑影。

    伏魔金刚印!

    神鬼辟易!

    镇杀!

    轰!轰隆隆!

    那黑影,居然连一拳都扛不住,刚仰头怒吼就被一拳砸飞了出去,原本停在工地里的几辆工程车,竟像是被炮丸打中般,厚厚钢板凹陷,砸穿,一下砸倒四五辆工地工程车,这才终于止住身影。

    身体镶嵌在工程车被砸成U形的车挡板上。

    咚!!

    直到这时,天上那千斤坠疾速落下的人影,终于落地,高空坠落的巨大惯性,两脚狠狠砸在地面,连地皮都爆开,大量泥土,石子爆射四周。

    声势惊人!

    吼!!

    车挡板上的黑影,挣脱开钢板镶嵌,身体一跃,居然速度快得出奇,瞬间杀到。

    镪!

    火星爆闪,金铁切割的刺耳尖锐声,能撕开费队长和双瞳男胸膛的利爪,此刻居然穿透不了从天而降那人的皮肤。

    赫然!

    那人的皮肤上,有一层像是金色蝉膜一样的防护层,使人全身都笼罩在淡淡金色光焰下,成功抵挡下了利爪。

    反倒是那黑影,近在咫尺下,被一手紧紧箍住脖子,砰!!

    一个重重头锤,仿差点把那黑影的脖子都要砸断。

    一时间头晕目眩,竟失去了反抗之力。

    原本燃烧生命力,正要跟鬼影拼命的费队长,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幕,惊愕原地。

    “好大的…一只萤火虫!!”

    费队长先是吃惊。

    而后一喜。

    他终于反应过来,萤火虫!那个人,赫然是方正!

    费队长来不及吃惊,赶忙大喊阻止:“不要杀死他,他是陈志行!”

    “他还是个孩子!还有抢救的机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费队长的这一声喊,起了作用,方正居然真的没再出手。

    “方老弟,你,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此时,若说最吃惊的,莫过于费队长了。

    一脸惊愕,错愕的看着方正。

    那张脸上,有吃惊!

    有不可思议!

    还有震撼!

    他简直难以相信,他刚才看到了什么,平时在他面前笑嘻嘻,甚至偶尔还有点不正经的方正,居然,一出手就把连他和老战友联手都对付不了的鬼物,一拳,一个头锤,就轻松镇压住。

    甚至是!

    鬼物连方正体表那层来历不凡的蝉膜防御都破不开。

    说话之间,费队长并未注意到,方正悄悄背到身后的手,有一炷香,悄悄藏过去。

    因为此时的费队长,已经朝远处同样目瞪口呆的双瞳男,焦急喊道:

    “老战友,快!快来!乘着陈志行昏迷,你我联手,赶紧把陈志行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