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760章 雪灾年
    老神棍开始回忆的说了起来。

    “那事大概有几十年了吧,那个时候,老道还不是农村老人们爱戴的陈大仙,只是个初出茅庐的陈半仙。”

    老神棍就连回忆的时候,也不忘了吹捧自己一下。

    “那时,全国解放还没多久,全国都正在如火如荼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所以那个时候,也是什么乱七八糟牛鬼蛇神闹腾最多的时候……”

    “老道我还清楚记得,那年,北部天降大雪灾,白花花的雪粒子,一直飘飞了几个月不停,雪在地里压了厚厚一层,人呼出一口气都能马上结冰,你想啊,在这种极端天气下,地里能种活什么庄稼,那是种什么就死什么。”

    “哎,那个年代,真的是艰苦啊。”

    “老道我从小就开始走南闯北,那一年,老道我刚好经过一个小镇,当时的天寒地冻天气,连狗都嫌弃,街上连一条狗都看不到,老道我为了谋一碗热汤喝,于是就给人算命。”

    方正诧异看一眼老神棍。

    原来老神棍从小就开始行走江湖,诓骗人,这还是个骗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

    难怪敢跟乡下野和尚,神婆抢生意。

    老神棍继续说道:“可在那个雪灾年,人人都自身难保,谁还会理会一个初出茅庐的小道士,就在老道我快要冻死街头的时候,是一个小脸冻得红通通,人饿得精瘦,精瘦的小娃娃,给了老道我一碗热汤。”

    “老道我当然不能占小孩子的便宜,就想给小孩算一算一生福祸运势,这是那小孩应得的福报,可那小娃娃不要算自己福祸运势,只希望老道能帮他找回出去借粮食已经两天未回的父亲…哎,那个时候老道我才知道,那小娃娃的屋里,还有三个弟弟妹妹跟着忍饥挨冻,从小没了妈,只有一个作木匠的父亲把几个孩子拉扯大,眼看镇子里没了活路,所以这几个孩子的父亲,就打算到农村的孩子妈娘家,借点粮食给几个孩子,农村靠着大山,大自然物资丰富,兴许还有一点存粮。”

    说到这,老道叹了一口气。

    “老道我最见不得人生苦难,为了报答那善良小娃娃的一碗热汤恩情,当场就答应下来了这事。”

    老神棍忽然声音停顿了下,嘿的冷笑了下:“可小兄弟,你猜后来发生了什么?”

    “镇子里失踪的人,不止那几个小娃娃的父亲一人,但凡镇子里,去到乡下借粮食,找活路的人,居然一个个都失踪了,一个人都没回来。人们都说,那些人还没走到村子,就已经都冻死在半道雪地里了。”

    “但老道我既然答应了那几个小娃娃,帮他们找父亲,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管怎样,老道我都要出去找一趟。”

    “那后来呢?老道你有找到那些失踪了的镇民吗?”此时的方正和老神棍,已经走到502室的门口。

    也便是陈妙琪的家。

    老神棍刚要开口回答方正时,兴许是听到过道里有说话声,502室旁边住户的防盗门打开一条缝隙,有一个五十来岁大妈探出头,很小心的望了眼过道。

    当看到站在502室门口的方正和老神棍,尤其是当看到老神棍身上穿着的道袍时,那隔壁邻居大妈的脸上,居然升起一抹喜色。

    “道长,你,你们是陈建邦请来的吗?”

    “太好了,道长,那家人的屋子,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

    方正立马知道有戏。

    陈建邦是陈妙琪父亲的全名。

    方正早就从费队长那,了解到陈妙琪的家庭成员情况。

    于是问隔壁邻居大妈,她是怎么知道有不干净东西的?结果对方根本没有正眼看一眼方正,而是在看老神棍。

    文人相轻。

    这个道理,不管在哪里都适用。

    再加上只有老神棍穿着道袍,这就更给人第一眼错觉,老神棍才是主事人,方正只是师傅带出来的徒弟或者助手。

    这下子老神棍就尴尬了。

    但好在老神棍是个老江湖了,他跟方正的合作次数也不少,一般情况,方正不方便出面处理的事,都会由他负责出面处理。

    就好比眼前这个场景。

    要想套取到情报,这位隔壁邻居大妈,明显更加信任老神棍。

    而只要能套取到有用情报,方正绝不是那种在这种小细节方面小肚鸡肠的人。

    所以老神棍原本有些猥琐的气质,立马摇身一变,变得仙风道骨,得道高人起来,然后开始向门后探出头的隔壁邻居大妈,询问起有用情报来。

    可谁知,那隔壁邻居大妈刚打开话茬子没多久,屋子里传来一个青年男子的喊声。

    “妈,门外是谁,你在跟谁一直在门外说话呢?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吗,如果碰到卖保险或者是给家里免费安装门铃的骗子,直接骂走,没必要跟这些骗子墨迹!”

    “唉,知道了,妈是在跟你林婶聊几句家常呢。”门后的大妈,转头朝屋子里喊了一声,然后歉意的看一眼老神棍和方正。

    “道长,小道长,不好意思,我儿子不喜欢我跟陌生人接触,我不能再跟你们说太多了,但我真的没有夸大骗你们,陈建邦的家里…真的在闹不干净东西!”

    似乎很害怕会被隔壁陈妙琪家里的什么人听到,最后一句话,那大妈说得很轻,很小心,神色还有些慌张和顾忌,吞吞吐吐说完后,在她儿子不耐烦的第二次催促声中,大妈砰的关上防盗门。

    “小兄弟,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老道我直接敲门,再把人喊出来,问清楚事情?或者我们直接操起家伙,直捣黄龙,敲响502的门?”站在门口的老神棍,鼻子差点被防盗门撞上,他有些郁闷的转头看向方正。

    “502白天没有人,敲门也是没人开门。”

    “小兄弟你怎么知道的?”

    “陈妙琪现在在乡下奶奶家,陈妙琪的父亲白天在外面找儿子,陈妙琪的母亲病倒了一直住院,陈妙琪的父亲就算到了晚上,也很少会回家,基本都是在医院照顾病倒的妻子。如果我没猜错,502室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气了吧。”

    “如果502没人,那小兄弟你说,我们该怎么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