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756章 恶香
    “小伙子,你认识他?”

    红袖章大妈目光警觉看着方正。

    “小伙子,你和这个不要脸糟老头都是一个德性,天下墨水一样黑,随手就往外掏东西吧?”

    方正呃了一声,然后脸黑。

    大妈,你是不是对男人有什么误解。

    什么叫天下墨水一样黑?

    还有!随手往外掏东西又是个什么蛇皮鬼!!

    男人里不一定全是甘蔗男。

    也有包治百病的白开水。

    “老神棍,你到底对这位大妈…你对这位大姐到底掏了什么,要被顶格罚款?”方正黑着脸,感觉他好无辜,无缘无故就替老神棍背了这口黑锅。

    原本他是想说大妈的,结果看到红袖章大妈的目光明显锐利起来,变得跟刀锋一样尖锐,好在方正及时改了口。

    老神棍赶忙喊冤。

    “小兄弟,你说老道我冤不冤,我就只是打开手里这只超市购物袋,刚拿出这把香,还不到一秒,这位大姐就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非说我影响市容,顶格罚款五十元。”

    老神棍一边喊冤,一边往外掏东西。

    那是一把黑不溜秋的线香。

    方正发誓!

    他再没见过比这更丑的线香了。

    简直颠覆了以往对线香的认知。

    “这线香是?”方正马上想到一个可能,猛的抬起头,吃惊看向老神棍。

    老神棍朝方正使了一个眼色。

    方正马上心领神会,脸上表情一喜。

    方正和老神棍的一阵眉飞色舞,落在一旁的红袖章大妈眼里,却成为了两人在公然挑衅她的威严。

    “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我盯你已经老半天了!大夏天,不好好回家里躺着,行迹可疑的蹲在马路边,专盯街上的年轻女大学生看,不是想要老不要脸的碰瓷,就是老色棍,不影响市容,不影响市文明是什么?接着又掏出东西想要在马路边点燃,线香燃烧有香灰,香灰落在地上同样是影响市容,环卫工人在夏天清扫马路容易吗,你良心不会痛吗?数罪并罚,不顶格罚款,怎么治得住你这样的老人,改变现在的年轻人对我们集体老年人的改观?”

    “我告诉你,你还别脸红反驳,你是不是急上眼,想要假装昏倒好讹钱?我告诉你,咱俩年龄差别不大,我也不怕你,恶人就得恶人磨,你昏倒我也昏倒,你碰瓷我也碰瓷!老年人碰瓷老年人,谁怕谁!”

    方正看老神棍被红袖章大妈气得脸红脖子粗,怕矛盾激发,方正赶忙出面打圆场。

    “大姐您消消气,他是我店里的员工,我特地在路口等我的,您若不信,两百米外那家算命馆,就是我开的店铺,营业执照,刻章,租房合同,店里全都有。”

    大妈狐疑看着方正:“既然你是算命馆老板,你比这个穿着道袍,却道貌岸然的假道士,算命还厉害?”

    方正可不会算命,赶忙解释,他是出资人,老神棍是出技术,一阵口舌解释,红袖章大妈这才半信半疑的信了方正的话。

    见红袖章大妈有松口迹象,方正赶紧老老实实递上五十元罚款,哪知被大妈一口拒绝了,如果老神棍不是故意影响市容,这次就算了,她是假公济私的人。

    “小伙子我是看在你态度好的份上,暂时先相信你的话,至于那个糟老头子,大姐我信不过。”

    红袖章大妈临走前,还瞟了一眼老神棍,看来老神棍之前又是看女大学生的大白腿,又是看随手往外掏东西,给这位红袖章大妈留下了不好印象。

    老神棍郁闷到都快要憋出内伤了,气得身体发抖。

    怎么叫信不过他?

    “小兄弟你要相信我,我陈大仙跑江湖这么多年,早已经看淡红尘,怎么可能还会看女大学生,这些女大学生在我眼里,都是闺女一样的年纪,我是那种对自己闺女都有想法的禽兽不如的人吗?刚才我是在研究……”老神棍脸红脖子粗的为自己辩解。

    可红袖章大妈就是不信,老神棍还没辩解完,人已经离去,气势汹汹的去抓其他不文明行为的人了。

    方正也想不到他跟老神棍久别重逢的第一次见面,居然是这种误会场景。

    “老神棍忍忍吧。”方正安慰的拍了拍老神棍肩膀,给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男人在女人面前讲道理,天生就是弱势。

    “老神棍,你手里这线香,该不会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经过重新改良后的运势香3.0吧?”方正转移开老神棍的注意力。

    “不过这运势香3.0怎么变成黑脸了?”

    一说到手里的线香,此前在红袖章大妈面前委屈如同小怨妇的老神棍,立马又恢复了男人的雄风,雄赳赳,气昂昂,别提有多得瑟和张扬了。

    “运势香经过改良一次后,因为受到材料的限制,已经改良到头,除非能再找到更好更贵的替代材料,老道我看运势香暂时碰到瓶颈,所以就改研究新的《善恶四十八香》。”

    老神棍越说越激动,神神秘秘的朝方正拍了拍手里提着的红色超市购物袋。

    购物袋里,鼓鼓的。

    新的《善恶四十八香谱》?

    这可的确是好消息!

    “老神棍,这个月发工资,一定给你发奖金!”方正豪气干云的一挥手,生意要想做大,就绝不能亏待了技术骨干。

    一听到能有奖金拿,把老神棍激动得面部充血,一张老脸笑起来比橘皮皱纹都多,十足财迷的老神棍,早已经把此前的不愉快忘得干干净净。

    人生在世,再没有比钱更实在的快乐和幸福了。

    如果有,那肯定是钱给得还不够多。

    “老神棍,这次你研究出了什么香?怎么这线香的颜色,跟我们以往见到的线香颜色不一样?”方正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知道了。

    光是有运势香,就已经如此牛皮,方正早就眼馋《善恶四十八香谱》上的其它线香已久了。

    更重要的是,他答应给香兄找母香,给香兄建三宫六院的承诺,看来是有希望了。

    听到方正的问话,老神棍气质猛地一变,陡然从财迷老神棍,变成仙风道骨的得道老道士,为方正科普起来手里的线香。

    “小兄弟你已经知道,《善恶四十八香谱》作为烧给人的香火,共分两种类别,一种是善香,一种是恶香,意寓这香就跟人一样,也有善恶之分。”

    “就如运势香,就是能改人运势的善香。”

    “你肯定会问,这新的线香有什么不同?这乌光乌光的线香,正是恶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