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737章 《悲愤诗》(6更,补12月)

第737章 《悲愤诗》(6更,补12月)

    前方那道红色影子,一闪而逝躲进一间书生考间。

    方正大步跨出,几乎瞬间就奔至。

    但考间却是空的。

    就在这时,幽长,静谧的地牢里,开始传有女子的清转歌喉响起,那歌喉,带着数不尽的哀叹,幽怨与伤感。

    白骨不知谁,纵横莫覆盖。

    ……

    茕茕对孤景,怛咤糜肝肺。

    ……

    人生几何时,怀忧终年岁。

    歌喉一遍一遍清唱,声音动听,道不尽的哀叹命运,方正听了几遍后,这才终于听清了这不就是蔡文姬《悲愤诗》的部分内容吗?

    《悲愤诗》全文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分别是第一部分的董卓之乱;

    第二部分的名门沦落为受践俘虏,似风卷蓬草,流离于边荒;

    第三部分的白骨不知谁,亲人已丧失殆尽。

    方正之所以对这首《悲愤诗》印象深刻,是因为他在大学参加社团活动的时候,有一次节目彩排,他被拉去当壮丁,从而有缘知道了这首《悲愤诗》。

    想到《悲愤诗》中的落难意境,再联想到此前看到的关于山神种种,似乎,这歌声主人,把山神比作了残暴无良的董卓之乱?

    就在方正思考之时,一道红色身影,在他前方又是速度很快的一闪而过。

    “谁?”

    “装神弄鬼!”

    方正想也不想,几乎瞬息追至,轰隆!

    数个考间的脆弱木板墙,被魔猿的猿臂狠狠轰碎,碎片散落了一地。

    但这次还是追了个空。

    方正的眉头,不由拧了起来。

    这次的鬼物速度很快,也很狡猾……

    “流离成鄙贱,常恐复捐废…人生几何时,怀忧终年岁……”女子歌喉又一次响起。

    这次的声音,是来自方正背后。

    方正后背肌肉绷紧,长臂魔猿猛然转身。

    一名手握收拢的红色油纸伞,身穿红色薄纱长裙,胴体曲线若隐若现的绝美古人女子,俏立在方正身后。

    “高淑画!!”

    方正愣了下。

    但他马上否决,因为对方只是五官依稀长得跟高淑画有点相像,但仔细去看,还是能明显看出来两人的不一样。

    而且两人年龄也有差别。

    高淑画的年龄是十七八岁的高三学生。

    眼前女子的年龄大概二十岁左右,五官更趋向于成熟一些。

    “你是旧城隍,画皮高家被关押在此地的先祖?”方正朝那手拿红色油纸伞的女子,谨慎问了一句。

    但那女子没有应答方正的问话。

    清脆如黄莺的歌喉,还在无意识的一遍遍唱着《悲愤诗》。

    唱着,唱着,忽然,那长得与高淑画有几分相似的女子,抬起倾城倾国的绝美容颜,巧笑嫣然的抬头看向方正。

    蓬!

    女子手里的红色油纸伞,忽然撑开,咕咚,咕咚,咕咚…小小一把油纸伞打开,从里面居然一下掉出十几颗脑袋。

    “挑一个吧。”

    方正看了眼地上的十几颗脑袋,这些脑袋不是人的脑袋,都是些老鼠、猫、猴、蛇等乱七八糟的脑袋。

    方正皱眉问:“你让我挑什么?”

    “挑一个吧。”

    “挑一个吧。”

    长得有几分像高淑画的女子,巧笑嫣然看着方正,还在一遍遍重复着同一句话。

    “你到底想让我挑什么?”

    “你不说,我又怎么知道你到底要让我挑什么?”

    方正开口问了数次,然而对面那女子,始终都在重复同一句话,方正突然有些自嘲的一笑。

    “也是…你都死了不知几百年,现在我看到的,只是一缕执念所化,明知道问了也是白问,我居然还跟你这个无意识NPC傻傻对话,我这不是强行给自己降智吗。”

    不过,虽然不能对话,但也不能老这么拖着。

    现在对面那女子,摆明是缠上他了。

    方正可不敢轻易转身离开,把背后空门留给敌人。

    “不如你帮我挑一个?”

    “不行吗?”

    看着还在一遍遍重复同句话的女子,方正低声骂了句疯婆子,然后有些不耐烦说道:“笑,笑,笑,傻笑个锤子,既然不回答,那我不要这些蛇鼠脑袋,只要你,好了,我已经选好了,下面该走什么流程?”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如果你以身相许,我算你是个狼人。”

    也不知道是方正的哪一句话,激发了这位NPC的下一步程序,红色影子一闪,那女子已经原地消失。

    就在方正在搜索那女子身影时,在他头顶上方,有一道红色影子,一爪子狠狠抓烂方正的胸膛。

    噗!噗!噗!

    短短一分钟不到,方正就挨了不下十几爪,这女子的速度太快了,方正根本追不上。

    这女子的速度,比驼背老头还强上一分。

    实力比驼背老头还强。

    方正见数次都闪躲不掉,再这样下去,他非被这疯婆子女人的活活抓死不可。

    所以说,招惹谁,都不要招惹天生就会九阴白骨爪的女人。

    妈蛋!

    实在是太凶残!太歹毒了!

    方正感觉有些扛不住女子的九阴白骨爪了,神魂消耗太快,于是,就见方正全力向身后一个方向跑。

    二十分钟的路程,在全力跑下,一分钟就到,眼前出现了方正之前活活砸死驼背老头的监狱,方正想也不想,人主动跑进监狱。

    果然如方正所猜想的!

    那女子如同没有意识般,只剩下本能,也追进了监狱里。

    噗!

    一把红色油纸伞,如同尖锐矛刺,从背后偷袭,一下刺穿方正胸膛。似乎,就连女子都有些想不明白,之前一直在躲闪她攻击的方正,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不躲不闪,以致女子愣了下。

    “终于抓到你了!”

    长得面目可憎的魔猿脸上,露出狞笑,方正一手死死抓住透胸而过的油纸伞,另一只手,一个回身重重肘击,砰!

    一声振聋发聩的巨响!

    背后女子,被方正一个手肘,在监狱石墙上,狠狠凿成U型。

    原本那女子是可以闪避的,但监狱里的狭小空间,限制了她的躲闪空间。好不容易终于利用狭小空间,逮到女子的方正,哪里还会轻易放走这个鬼物。

    方正全然不顾这位高淑画曾曾曾曾曾祖奶奶的九阴白骨爪,他硬扛伤害,在生气死气转换的以命换命凶残打法下,红伞女子也步入了驼背老头的红尘,被方正爆锤成碎片。

    同时,斩获到一缕灰白魂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