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729章 来自古老的怨念

第729章 来自古老的怨念

    川谱羊虽不懂走阴,但它人脉广啊,很快,川谱羊托人打听清楚了事情。

    “放羊娃,你应该很清楚走阴的原理,是因为有引魂灯,指引亡者生前怨念,然后进入亡者精神世界对吧?”川谱羊看着方正,说道。

    “如果,现在的城市,是建立在过去的古城废墟或者是乱葬岗上,然后有某个东西,死后依旧有执念残存,只是平时被一座城市几百万人气压着,没有办法出来闹事…但有一天,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引魂灯不止是感应到了死者张永茂的执念,还感应到了地底下…某些古老东西死后的执念念头,放羊娃你猜猜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

    方正没动。

    就那么看着川谱羊。

    一动不动的脸色平静看着川谱羊。

    方正早已经摸清川谱羊的脾气,这头傻羊稍微给它点好脸色,绝对会撅起羊蹄子,蹬鼻子上脸,所以方正就这么静静看着川谱羊。

    果然,川谱羊率先憋不住话,有些无趣的继续往下讲,但也不忘了损方正几句,来为自己找回面子。

    “就放羊娃你这个做人水夸夸,做事梭边边的饼蹦脑壳,让放羊娃你猜一辈子也肯定猜不出来答案,算唠,算唠,就让俺老羊把好事做到底,主动给放羊娃你解释得了。”

    接下来,按照川谱羊所说,在纣市地底下,应该有某些老东西,死后还留有执念,弥留在人间不散。

    简单理解,就是地底下有很微弱的电磁波,因为地下干扰少,所以能维持一定平稳,始终没有消失。

    这些执念,绝大部分都埋得很深,人类活动痕迹很难能挖掘到它们,平时都是沉睡状态,或者是无意识飘荡状态,除非借助特殊手段,才能找到这些埋得很深很深的执念。

    不过,有一点需要特别注意。

    能一直长久存在,没有消亡的执念,一般都不是简单的执念,十有八九都是大有来头。

    所以,有一部分人,就专门盯上了这些深埋在地底下的执念,通过唤醒这些执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比如,通过执念,看到其生前记忆,来寻找一些对自己有用处的好处。

    能经久还不消弭的执念,必定是其生前十分重要,十分珍贵的记忆,才能得以保留。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些秘密,至死都会带进棺材,不会告诉世人…可想而知,这部分记忆,对于某些别有企图的人来讲,都是一场场记忆宝藏!!

    “放羊娃,你在走阴中看到的那个地牢,应该就是纣市地底下有一个古老执念,因缘巧合下,被你手里的引魂灯给点爆,所以就有了后来你看到地牢的那一幕…因为在那段时间,放羊娃你走进了另一段更加古老的亡者记忆里。”川谱羊说道。

    并继续讲解说道:“至于为什么一边是科举考场,一边牢房,也许是在那段时间里,放羊娃你手里的引魂灯,无意点爆了两个,或者多个执念,造成亡者记忆紊乱。”

    “又也许是地底下那个执念,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跟其它亡者执念发生吞噬,纠缠,或者其它一些原因等,导致了放羊娃你在一个亡者记忆里,同时看到了好几个错乱场景。”

    “通俗点讲就是后天刺激引发的多重人格记忆?简称后天精神病?”方正想了想后,说道。

    川谱羊没有反驳,算是承认了方正的说法。

    “现在,关于放羊娃你在走阴过程中,为什么会莫名走错片场,一共有两种可能。”

    “一是引魂灯主动点爆地底下一个古老存在,一直不弥散的亡者执念,但这个概率太小了,概率基本是零,头顶上几百万人气运镇压着,天天被人踩在头顶上走过,不管是什么,都得乖乖趴下。”

    “第二种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人在你走阴过程中,暗地里搞鬼……”

    意思就是,有人要在纣市搞事?!

    方正听明白了川谱羊话中意思。

    ……

    “快走!我们已经暴露!”

    阴暗,潮湿的废弃工地地下室,这是一个女人声音,嗓音却粗厚得像是男人。

    而后,这座废弃工地的地下室里,一下归于沉寂。

    时间一秒一秒流逝。

    “啊!该死的,你偷袭我!!”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惊怒无比的爆吼,猛然炸起。

    “死两个不如死一个…既然已经暴露,我们两个人一起逃,肯定是谁也逃不掉,还不如留下一个人负责拖延,你,死得其所。”粗厚男人嗓音的女人声音,在黑暗中冰冷无情的响起。

    就在这时!

    忽然,有小孩子在黑暗里跑动的清脆脚步声,在幽闭,阴森的地下室响起。

    然后又听到咯咯咯的小女孩笑声。

    黑暗中,只见一名长得像小仙子一样漂亮,冰清玉洁的十一二岁女孩,赤着一双如玉皓白小脚丫,一步,一步,走入废弃工地的地下室。

    那小女孩,正是鬼母。

    鬼母走入不断有水珠滴滴答答滴落的潮湿地下室,她没有去看一眼面前的石棺,而是环顾一圈整个地下室。

    也就在此时,只见从地下室的四面八方,有一名名小女孩跑向鬼母本体,那些小女孩都是十一二岁左右,长得一模一样,但有些性格冰冷,有些性格哀伤、喜悦、哭泣、胆小、善良、孤僻……

    大量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就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汇聚,最后全都涌入鬼母本体里。

    当最后一名偷窥人格小女孩,从黑暗一角,悄悄没入清冷小女孩的身体里后,清冷小女孩面色漠然的抬起脑袋,望向地下室头顶上方。

    在地下室的水泥浇筑天花板上,有一个新挖掘出来的黑幽幽洞窟窿,洞窟窿底下的地面,还散落着不少碎石子。

    当清冷小女孩赤着双足,走至洞窟窿下方,往上一望时……

    “死吧!”

    洞窟窿里有暴戾气息,骤然升起,对着底下的清冷小女孩出手。

    清冷小女孩抬起一根如玉白指。

    从她体内,一名名小女孩,同样是保持着抬指动作,有哭,有笑,有悲伤,有愤怒等人格,一道人影叠加一道人影,就像是一层层力量叠加,手指点向空中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