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718章 活人棺
    那名老警察吃惊的看着费队长,说道:“这样也能看出来?”

    费队长的话并不多,他直接来到屋内那块空地附近,身子蹲下,指尖碰触地面,细细感受了下,然后朝助手说道:“记录一下,这块地区,曾摆放过一样东西,虽然那样东西已经被移走,但根据周围的阴气残存来看,东西移走的时间应该并不长。”

    “根据空气里的阴气,以及地面落尘来分析,这样东西的长度大概在一米八至两米左右,宽度大概四十公分至五十公分左右……”

    闻言,原本正在做记录的助手,顺手拿笔按照缩略尺寸一画,人愣了一愣:“这不就是一口棺材吗?”

    话落,助手又似想到什么,急声说道:“队长,根据那几名遇害人的生前轨迹,他们都是在同一天,经过相同地点,做过相同的事,都是跟暹罗‘活人棺’有联系,看来我们要找的‘活人棺’,就在这里!”

    “那个失踪赵学人有很大的嫌疑!”

    一旁的老警察听到对话,脸上表情马上变得严肃了:“果然,我们从监控里看到,赵学在其中一位遇害人家附近徘徊,绝对不是偶然出现在那里这么简单!”

    “嫌犯如果真是从家里带走一口棺材,那他肯定跑不掉,棺材的目标那么大,又十分明显,如果想要运走那口棺材,就必须依靠货车!”

    说到这,老警察立刻雷厉风行的朝警员下令道:“老郑,你辛苦下,带人调取出陇西街道的所有监控录像,查查在今天上午有没有什么可疑货车出入。”

    国内一致基调是,出现死人,逢案比查。

    有查必破。

    “好嘞,我马上就让人调取这周围所有的监控录像。”被称作老郑的警察,是名稳重的中年警察,立刻拿起手机,就要领命离开。

    “等一下,我几条线索可以提供,也许能帮助你们更快找到运走棺材的货车。”叫住警察的人是费队长。

    “第一,这屋子里,曾经有两个人待过,所以你们要小心还多出来的另一个人。”

    “第二,按照这屋子里的阴气消散程度,再加上这屋子里的密封程度和光照不足,棺材被带走的时间,应该还不到一个小时,监控查找范围可以缩小到上午十点到上午十一点之间。”

    “第三,根据这屋子是一个密闭空间,阳光照射不进来的情况来看,你们要追查的那辆货车,应该是密闭条件好的箱柜大货车。”

    那名叫作老郑的中年警察,领命急匆匆离去。

    但凡出现重大案件,不管哪个地区,都是有着严格破案时间要求。

    老警察这时候有些惊奇的看着皱着眉头的费队长,好奇的问道:“几个人,什么时候离开,这些真的都能看得出来?”

    老警察刚说完,似是自知言语有些不妥,赶忙解释一句:“我不是怀疑你们的专业性,老贺把你们介绍给我的时候,就已经提前跟我透过一些底,我只是有些感叹…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

    老警察话中似有话。

    说完后,人叹一口气,脸上有些愁容和忧色。

    费队长沉默。

    他只是负责行动,有灵异事件,就由他们特殊行动部的人出面解决。对于普通人碰到这种事,该怎么解释,向来不是他的强项。

    他的长处是怎样更专业的消除灵异事件。

    所以,费队长话题一转:“这些人既然能赶在我们之前,提前离开,就说明这些人很狡猾,按照普通方法,有可能找不到这些人和那口棺材…我会做第二手准备,用我们自己的办法找出人和棺材的下落。”

    “你们的办法?”老警察脸上表情好奇。

    费队长没有解释太多,而是转而说道:“这个办法,我可能要找你们局里要一具尸体。”

    “要谁的尸体?”

    “时间最近的遇害人,那名工地监理张永茂的尸体,有一个人,有能让死人开口说话的本领,或许他可以帮助到我们寻找出线索……”

    ……

    入夏后的时间,变得昼长夜短。

    晚上七点,当方正带着衣衣回到住处,天外的夜色才刚刚擦黑。

    方正带着怀里幸福抱着一桶肯德基全家桶的衣衣,他刚掏出钥匙打开门,迎接他的是小黑扑向他面门,身上炸毛,对着他就是无影猫猫拳。

    方正被小黑这偷袭打得有些懵逼,一手捏住小黑后劲,远远放开,小黑在半空中挣扎,可死活就是爪子挠不到方正,好气哦。

    “川谱羊,是不是你这头傻羊惹到小黑了,要不然小黑这膨胀猫好端端的,怎么一见面就跟我炸毛?”方正神色不善的看向屋子里打开壁挂电视,正在看动物世界频道里两头公山羊,为争夺交配权在打架的川谱羊。

    而川谱羊之所以会出现在方正家里,那是因为这头傻羊脸皮很厚,死活都要舔着脸搬来一起住。

    正在看动物世界看得津津有味的川谱羊,一听自己背锅,顿时就暴脾气上来了。

    “你个日骨录儿的放羊娃,你知道企鹅为什么会跟北极熊在北极团圆吗?”

    “那是因为被俺老羊一个老羊推车,撞死到一块的!”

    山羊两颗眼珠子红红的,头上羊角抵地,眼看着下一秒就要有跟方正拼命的架势。

    川谱羊的刚烈脾气上来了!

    它本来就不是好惹的山羊!

    几分钟后……

    方正终于了解到事情真相,原来,是他偷小黑一瓶依云矿泉水的事,东窗事发了。

    作为小黑的私人财产,尤其碰上方正这个吝啬铲屎官,每次要一瓶依云矿泉水都是千难万难,所以小黑对依云矿泉水看得很重。

    每瓶水怎么摆放,生产日期朝左,还是朝右,都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方正动过它一瓶依云矿泉水,立马就被小黑发现,这才有了此前一幕。

    “行行行,这事是我错了,我都已经赔你一瓶水了,我也向你认错了,小黑你怎么还挠我?”

    “什么?偷一罚十?”

    “你这买依云矿泉水的钱可都是我掏的!我看小黑你真是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