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717章 拆迁区棺材
    干瘦男子似乎真的是吓坏了,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屋子里,发出一声声压低声音的低吼,咆哮。

    “我就知道,这笔钱不好赚!”

    “该死的!我就只是想赚点外快,你没告诉过我…这样会死人!”

    玛德!玛德!

    玛德!!!

    干瘦男子一遍遍骂着,即便在炎热的夏天,脸色都带着点异常的苍白,看得出来,他这次是真的被吓坏了。

    在国内,一旦出现死人,可就是大案!

    逢死人必破案!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虽然很穷,他虽然游手好闲,也没少干坑蒙拐骗的事,可他顶多只能算无业游民的地痞流氓,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杀人。

    他父母留下的这座老房子,很快就要拆迁了。

    马上就能得到一笔财富。

    虽然这点赔偿款,对他而言,买不起市里的一套房子,可小一百万的拆迁款,也足够他滋润活上一段很长时间了。

    眼看这一切毁了!

    一夜间全毁了!

    骂累了的干瘦男子,目光恶狠狠盯向一个方向:“李平达!这次要不是你,不知道从哪找来的这破棺材,我能被你害得这么惨!”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只要在这破棺材里躺过的人,最后都会死?所以你才故意叫我跟踪那个倒霉鬼的住址!”

    “说话啊!”

    “李平达你这个王八蛋!”

    迫于巨大的精神压力,干瘦男子隐隐有要谨慎崩溃的迹象,当说到最后时,他已逐渐有些失去理智,最后那几句,他是愤怒吼出来的。

    终于。

    第二个人的声音响起。

    “赵学,看看你这个胆小样子,还好当初我就知道你是个窝囊样,没同意你跟我一起搭伙干水路走货的事,要不然就你这个怂样,一点事就大惊大叫的,老子我早晚被你拖累进局子里。”不知什么时候,一名中年大汉,已经无声站在了那口石棺旁。

    他就像看着世间最珍贵之物,眼里有掩饰不住的疯狂和狂热。

    这人不是别人!

    居然是那名走私渔船的船长老大!

    不过这里只有船长老大,并没有出现其他的走私船员。

    船长老大不仅安然上岸,并且还带着石棺一起上岸,最后还出现在纣市,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玛德!姓李的你这次害死我了,你少说风凉话,要不是你,我会被你害得这么惨!那可是死了一个人!”叫赵学的干瘦男子,朝船长老大愤怒低吼道。

    “你老实告诉我,这棺,棺材,到底是怎么来的…该不会真的是来路不明,从哪里走私来的吧!”

    赵学越说脸上神色越是不对,然后他让船长老大赶紧把棺材拉走,害怕的看着棺材。

    船长老大轻蔑看一眼被吓破胆的干瘦男子,语气有些不耐说道:“你是亲眼看到棺材杀人了?”

    “还是亲眼看到那个人的死,是被这口棺材害死的?”

    “如果要死人,也是首先死我,然后死你,可你现在看看,我跟你一块活得好好的,是你太一惊一乍多疑了。就你怂样,明明没事,警察也会盯上你,怀疑上你。”

    赵学脸色有些苍白,他不管船长老大怎么说,就是固执催着船长老大,让船长老大马上被棺材带走。

    “行行行,你小子这么怂包,我还害怕你小子会牵累我,我这就带走,总行了吧。”船长老大似是妥协了,然后让赵学一起过来帮他一把手,拿来绳子把石棺棺盖给固定好。

    “这里就我一个人,你如果不帮我一起固定好棺材盖,等下偷偷运走过程里,棺材盖万一震落或打翻在地,你说你能逃得掉吗?”

    “瞧你那怂样,还不快来搭把手,我还会害你不成!”

    干瘦男子赵学犹豫了下,然后身体颤颤巍巍的靠近石棺,有些害怕的看了眼还沾着土的石棺,艰难咽了口唾沫。

    “李平达,不管那个人的死,是不是巧合意外,一万块钱!如果你今天不给我这一万块钱精神补偿费,我就把你的事全给抖出去!”在搭帮手前,干瘦男子居然坐地要价。

    “你这棺材一看做工,就很不凡,棺材上还带着土没清理干净,这棺材应该是刚从哪座古墓里盗出来,然后你想走私运出去是不是?如果你想安全运走这棺材,这一万块钱精神补偿费,今天一定要给我!”

    “你放心,这一万块精神补偿费里,已经包含封口费在内,只要你给我这一万块钱,今天的事我绝对不会对外说起!”

    看着穷疯了的贪婪干瘦男子,船长老大李平达,朝干瘦男子一笑,露出一口森白森白的牙齿。

    “赵学,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好奇,那个人的死,跟这个棺材有没有关系?”

    “什,什么意思?”干瘦男子赵学一愣。

    ……

    一声声刺耳的警笛声,快速疾驰在街道上,撞开狭窄路边的一堆堆占道垃圾。

    平静的陇西街道,猛然被刺耳警笛声打破平静。

    就当人们纷纷走出家门,查看哪来这么多警笛声时,就看到有好几辆警车,从眼前飞驰过去。

    最后,这些警车,全都停在了一座老房子门前。

    正是干瘦男子赵学的家。

    很快,就有不明真相的周围群众,大量围聚而来。

    也不知从哪里开始传出的谣言,说赵学在外面杀了人,被警察追上门来了。

    就在警察拉起警戒线,把看热闹群众隔开之时,另一边的警察,也已经破门而入赵学的家。

    可当这些警察破门而入时,屋子里没有找到一个人,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就在有一名年轻小警察,跑出去汇报没找到嫌疑人时,有一人走入赵学家中。

    他一进入赵学的家,立刻就注意到屋子里门窗紧闭,所有窗帘都紧紧拉上,下一秒,他的目光一直盯着一处屋内空地。

    “费队长,你一直在看这个地方,是有什么发现吗?”有一名老警察,察言观色的走向那个人,询问道。

    眼前之人,正是纣市特殊行动部的那名费队长。

    “这个地方,曾经摆过一样东西,但那样东西,现在消失了。”

    费队长所指的,正是那块他一直盯着看的空地。

    神色凝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