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699章 磕头如捣蒜
    在如此近距离下,要想安然避过去神龛柜的爆炸冲击,方正已经来不了。

    好在,方正在最后一刻,以金钟罩硬生生扛住爆炸。

    他除了受到一些内腑震伤,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势。

    而这点内伤,在他体内的真气的疗伤下,很快止住了伤势的继续扩散。

    “我连修炼道场都不要了!今天,我一定要留下你!把你千刀万剐,都不足以抵消我尸心香和神龛柜的损失!”

    屍夫老妪一声难听尖叫,烟尘中,一股强绝的阴冷气息,快速袭杀向方正而来。

    方正手持错银刀,手臂上的肌肉紧绷,做出随时攻击的征兆,他在烟尘里,面色冷漠的目光四看,在寻找屍夫老妪的踪迹。

    咚!

    烟尘里,突然传出一声异响。

    异响传出的刹那,方正身影一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提刀杀至。

    但那里什么都没有。

    可就在这个时候,咚!

    又是一声异响。

    这次方正听清了,好像是什么东西被绊倒,又像是跪地磕头的声音。

    有一有二就有三!

    咚!咚!咚!

    如土龙扬起的烟尘里,开始不断传出磕头如捣蒜的声音,方正一边警惕,一边目露古怪神色,这浓浓烟尘里怎么光听见磕头声音,就是不见屍夫老妪对他的偷袭来至?

    当方正看了眼手里的运势香,他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是运势香!

    运势香与尸心香之争,终于分出了胜负!鬼打墙幻境已经破去!

    香兄杀回来了。

    香兄有仇不隔夜!

    立马展开对屍夫老妪的疯狂报复!

    难怪会一直听到磕头如捣蒜的声音!

    这屍夫老妪是不知道得罪香兄的下场有多么凄惨!

    不枉费了他这次投入那么多普通符文,连特殊符文都消耗掉一枚来强化运势香!屍夫老妪在香兄面前,简直毫无抵抗之力!

    就在方正打算乘师傅老妪病,要她命,刚准备要动手的时候,猛然,轰隆!

    一声巨响。

    地动山摇。

    脚下整座山峰都在摇晃,有种天旋地转的末日崩塌景象。

    方正的脸色当即一变,爆炸的方向…好像是从大石佛那个方向传来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屍夫老妪发出尖锐愤怒长啸:“我的机缘!我的机缘!那是我成为日游的机缘!”

    “法王,我今天损失惨重,你却想着要独吞机缘!你这个欺师灭祖的狗东西,背信弃义!”

    “法王!你别想一个人独吞!”

    闻言,方正面色一变,他来不及思考,脚下大步一跨,人已几步冲出了烟尘区域,抬头一看,就看到有一个黑影,正在宫殿群屋顶上跌跌撞撞的飞跃,每飞跃出去一步,脚下刚落在屋顶上,身子一个趔趄,站立不稳,转身跪地磕头。

    就这么一直循环,一直在远离。

    那东西速度极快,眨眼间,已经快要消失在视野尽头。

    而其消失的方向,正是大石佛所在的方向。

    夜色浓黑,无法辨认那东西到底长什么样子。

    但方正知道,那黑影必定就是屍夫老妪!!

    方正脚掌一踏地面,人一飞冲天,站在宫殿群的屋顶上,就见他弯腰弓步,手中握着一杆短矛,做出弯弓投掷之姿。

    这杆短矛,正是方正当初击杀巴莱森屠夫后,从巴莱森屠夫手里斩获到的战利品。

    这杆短矛,是西方世界在灵气复苏后,用灵气复苏后才诞生出来的金属,熔炼出来的超强合金所打造的短矛。

    无坚不摧。

    坚硬度远超寻常的超级合金。

    “香兄!如果你在天有灵,请让我这一矛百分之一百命中率吧!”

    话落,身体如韧性极大的牛角弓般,拉到满弓状态的方正,砰!

    空气爆炸!

    剧烈的气流,撕裂开锋利如刀刃般的飓风,手里短矛,被他臂力惊人的重重投掷出去,笔直一条线的遥遥激射向快要消失在视野尽头处的屍夫老妪。

    咚!

    轰隆!

    甚至因为投掷力道太过狂猛,方正脚下的屋顶,承受不住,被方正一脚踏裂,在尘土中,屋顶坍塌了大半。

    夜晚太黑,方正也不知道,屍夫老妪逃出那么远后,是否还在运势香的影响范围内?最后有没有命中屍夫老妪?

    面对突然的变故,就在方正也准备朝大石佛方向赶去时……

    普通魂气+1!

    普通魂气+1!

    ……

    身后,有一缕缕灰白之色的魂气,朝他这边飞射而来,人皮经文一下就吸摄到了五十多缕普通魂气。

    方正转身一看,在他背后,那名日裔混血的黑袍神父,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无声无息站在他背后。

    是神父那无声无息的移动方式!

    类似于闪现的古怪能力!

    不过,当面对方正突然的转头看来,原本鬼鬼祟祟站在方正身后的神父,脸上露出捉贼被捉现场的尴尬表情。

    但这位五十来岁的日裔神父,脸上的尴尬神色只是瞬间,然后转瞬即逝,脸上表情很快平静,淡定下来。

    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呢。

    神父面色正常,朝方正目露善意的说道:“那个身上被几十个恶灵附身的死尸,已经被我杀死,现在这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我觉得我们应该联手合作一次,刚才从深处传出的爆炸,你应该也有听到吧?”

    说完后,这位神父眼底里有一丝异样闪过,继续友好,善意说道:“想不到你是来自那个古老文明的东方国度,这点让我感到有些意外,我不记得在你们国家,有跟你战斗方式相似的高手……”

    “可以请教你的名字吗?”

    神父这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在不久前,听到了方正跟屍夫老妪用汉语交流的对话内容。

    神父对东方文化很有研究,一直深信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句话,所以他从头到尾都扮演着慈祥,和蔼的老者形象。

    可他有一点想错了。

    他碰到的是不按正常套路出牌的方正。

    方正摇了摇头,然后呵呵一笑:“我说过,我们不一样。”

    ??

    神父脸上浮现黑人问号脸。

    神特么的我们不一样。

    你这已经是第二次对我说这句话了,你倒是说清楚啊,我们哪里不一样?

    大家不都是人吗?

    方正继续呵呵笑的看着面前的神父:“你偷偷出现在我背后,是不是想杀人抢我手里的运势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