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679章 与活人颠倒
    看着村民们说说笑笑,把人尸钉成“稻草人”,屋顶上的修行者们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这哪是善良朴实,助人为乐的村民!

    这分明是一群心里不正常的疯子!

    水稻田里,开始有更多的尸体被村民们找到,无一例外,全都被钉成血淋淋“稻草人”,看着就极其血腥,残忍。

    而这些尸体,全是昨天误入田里的修行者。

    足足有十几人之多。

    原来,此前插在田里的那些“稻草人”,哪是什么稻草人,而是历来死在这吃人稻田里的人尸。

    只不过此前因为隔得远,没有看清,所以包括方正在内,大家都下意识把钉在田里的人偶形态,当作了稻草人。

    人们在庄稼地里看到穿着打扮像人的人偶,通常都会第一眼下意识当成稻草人。

    而历来死在田里的修行者,何止只有一二十!

    数量太多了!

    在望不到的视野更远处,还有更多!

    所谓的世外桃源一样的平静生活,一切都不过是被刻意粉饰过的吃人诡异世界!

    这世上哪里有什么真正的世外桃源。

    那不过都是人们一开始的天真想象和被假象蒙蔽。

    在这个平静世界所深藏的面具下,正有大恐怖在慢慢揭露。

    “既然他们能看到尸体,为什么看不到我们?一定是假装看不到我们!对,没错,一定是假装的!”

    “可如果是假装看不到我们,那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看着村民的怪异行为,开始有越来越多人骚动讨论,人人脸色阴沉,凝重。

    原本善意看待村民的各国修行者们,此时开始目露狠色,一个个凶相毕露。

    “哼!哪有那么多目的,按照我看,这些村民本来就是疯子!只有疯子才会看到尸体这么兴奋,还有说有笑的把尸体钉起来当‘稻草人’,用来驱赶鸟雀野猪!可这里明明只有死人,哪来的鸟雀,野猪,不是一群有臆想症的疯子那是什么?!”

    也有人叫着村民都是一群死后疯了的怨鬼,不能用常人思维去解读他们的行为逻辑。

    不过,人群中也有其他的讨论声音。

    “我觉得这些村民未必就是假装的,这里本来就是一个在巨大坟包下的死人世界,所以死人只能看到死人,也不需要太大惊小怪吧?”

    此观点得到了更多人附和。

    “有道理。”

    “我也觉得这些村民看上去不像是假装的,不可能一整个村子的人都假装得这么像吧?就算他们是怨鬼不是人,但伪装得也太完美了。”

    两方人的分歧,都是人数各占一半,都是感觉自己的分析才是对的。

    “目前来看,这些村民们对我们没有恶意,他们对尸体的兴趣,也只是钉在农田里当‘稻草人’,并没有发展到邪恶的吃尸体或是特殊用途。不管他们能不能看到我们,只要这些村民不主动来招惹我们,我们也不要主动去招惹这些村民,避免发生意料不到的变故。”

    “对,没有错,大家不要转移了核心问题!我们是要安全进山,只要这些村民真的能为我们开路,管他们能不能看到我们,又用尸体做什么打算!大家谁都别去主动招惹这些村民,不然就是与大家为敌!”

    经过这么一说,很快,这些来自不同利益团体,心怀鬼胎的人,统一了想法,目前最重要的是先找到进山的路,其它都是次要的。

    在这期间,方正至始至终都未参与讨论。

    因为他的目光,始终都是留在那名与他来自同屋的老头身上,打算从细节方面,寻找破绽,脸上一直带着沉吟神色。

    此时,那名老头,有如一名很普通的庄稼汉,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闷头弯腰收割粮食。村后清理出来的田埂,也越来越长……

    围聚的修行者,开始越来越多,人人脸色激动。

    就在方正仔细观察老头村民动作时,有混乱的声音,打断了方正思绪。

    方正刚望向争执声音传来的方向,可下一秒,他脸上神色带起几分古怪。

    居然是白天时候被方正胸口碎大石碰瓷的那三人,此刻鼻青脸肿的带着同伙组织,正在屋顶上一个人一个人盘问。

    “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行为古怪,喜欢用胸口碎大石来碰瓷,抢劫的男人?”

    这些人是在找方正。

    What?

    我看你们就挺古怪的!

    靠胸口碎大石来碰瓷,你们确定不是来讲冷笑话的吗?

    就在这些人还在找方正时……

    “啊!”

    毫无征兆,一声惨叫,就如被砸碎的镜子,一下打破了村子的平静。

    怎么回事?

    大家都以为是有修行者之间发生了互相残杀,可事实发现,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只见原本在村外农田里收割农作物的村民们,全都放下手里的农活,都慌张跑回了村。

    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之前的那声惨叫,不是来自他们中,而是来自村子里的村民。

    当即脸色严肃。

    剧情终于要展开了吗?

    冲回村子的村民们,像是在村子里找着什么,可一夜过去,村民们并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

    直到最后天亮前,这些村民抬面露急色,放弃了寻找,脸色匆匆的回屋睡觉。

    砰!

    村民们锁上大门。

    月落日升。

    村子外原本被割倒一片的水稻,居然重新恢复原样,好不容易出现的上山田埂路,再一次淹没于金色海洋。

    看到路消失,这下,留下的修行者们都炸开了锅!这些村民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听到惨叫声会这么紧张?而且似乎惧怕白天?

    “会不会是,这些村民们怕的不是白天,是在怕天黑后的晚上?”面对这始料未及的场景,剩下的人开始讨论起来,互换情报。

    “要知道,这些村民的生活作息习惯,与活人正好颠倒。在他们眼里黑夜是白天,白天才是黑夜,他们在害怕进入‘晚上’后的村子!”

    这个猜想很快得到大多数人的肯定,认为这是最接近真相的猜想。

    “该死的!进山的路,眼看已经出现,这些怨鬼突然全都跑回村子里,一切又都没有了!”有人恼怒骂道。

    “会不会是…我们听到的那个惨叫声,才是剧情关键?”其他人猜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