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624章 人脸
    方正觉得在阿派的短信或聊天软件里,应该能找到些重要线索。

    很可惜,他是人,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不是预言帝章鱼哥,没有八条触手,所以注定了他的预言失败。

    阿派手机里再没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只有那一段拍到一半中断的视频。

    就连短信的最后内容,也是发给他们的。

    线索就此中断。

    他们现在是想报警也不敢报警。

    首先这手机的来历就说不清。

    阿派失踪,手机却在他们手里,谁知道这手机有没有被动过手机,有没有删掉重要证据。因为只要手机上交,他们暴力破解手机密码的事,肯定瞒不住当地警察。

    这是百口莫辩的事。

    如果他们真的报警,最后的结局只有一个可能,不管犯罪嫌疑人是不是方正和土豪东,在案子水落石出前,估计监狱大门正在“萨瓦迪卡”的为两人好客敞开,一直到证明清白前才能离开。

    至于如果含冤未雪的后果会是怎么样?不好意思,赤道不相信有雪,两人估计是一辈子都等不来六月飞雪那天了。

    而且事关一名暹罗公民失踪,下落不明,哪怕是外交大使介入,也捞不出两人。

    线索中断,又不能报警,这事直接进入死胡同里。

    至于匿名报警?

    这里是暹罗,不是在国内,他们连暹罗话都说不遛,匿名报警这不是说笑吗。

    “方方,你鬼点子多,你说该怎么办?”土豪东抓破头破都想不出个办法,最后看向方正。

    说实话,方正也没太好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他决定今晚再去一趟阿派家寻找线索。

    白天人多眼杂,有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做。

    ……

    夜幕沉沉。

    晚上的城市,路上车流与行人并不多,更多的,则是一辆辆巡逻警察、设卡在各个路口的防爆车和特警。

    甚至还能看到一辆辆军车在城市里呼啸而过,他们的方向,赫然是巴素可真理寺的寺庙遗址方向。

    昨晚的那场大爆炸,恐慌余波还在,现在全城都进入高度戒备状态,一到晚上,各大路口就开始了限行,不让民众和游客在街头走动。

    那全副武装,荷枪实弹下的一张张严肃面孔,都令普通人惴惴不安,没人敢在这个时候犯浑冲撞国家暴力机器。

    而此时的寺庙爆炸废墟周围,警察已被替换掉,全换成了军人在戒备,守卫。

    这里已经被军方接管。

    警察全部撤走。

    现在全城警察,都在加班加点,维护全城秩序,防止有人借机闹事,专心负责社会维稳工作。

    建筑轮廓模糊的夜下,忽然,有一道借助着黑夜掩护的人影,在建筑物屋顶上快速一闪而过,巧妙避开地面的监控设备。

    最后,那人影轻若鸿羽,落地无声的站在一条小巷里,看着小巷对面的一栋民房建筑。

    那是一栋十分普通的两层民房,周围脏乱的街头,一到晚上漆黑得连路灯都没有,都在说明这里已经靠近城市发展的郊区,住在这一带的都是普通平民。

    昨晚的爆炸,显然给居住在这里的人,带来不小影响。一到晚上,不少民房都是整个漆黑一片,几乎大半条街道都鲜少看到灯光。

    整个街道静谧,十分的安静。

    安静得连狗吠声都像是消失不见了。

    不用想也知道,那些一栋栋黑暗建筑里,已经人去楼空,有人暂时躲到其它地方去,担心距寺庙不远的他们,会是下一个恐怖袭击目标。

    现在民间各种谣言可不少。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有条件的都暂时举家搬走或借住到其它街道的亲戚家里去了。

    那人影站在黑暗阴影里,始终未见走出,反倒是一直都在默默注视着巷子对面的那栋民房。

    也不知巷子里的人在等什么,头顶上的月华亮度,逐渐暗淡下来,不知何时出现的一朵乌云遮住了头顶上方的月亮。

    恰在这时!

    原本看起来像是没有人住,没有任何光源,黑漆漆一片的幽黑民房二楼,不知什么站着一道人影在窗后,在看向小巷方向。

    只是黑暗环境下,什么都看不清,无法看清窗后的人是谁。

    而那栋建筑,正是阿派的家。

    ……

    猛然的!

    砰!!

    卧室房门,像是深山里荒屋猛的被野兽闯入,房门直接被一股大力推开,一身道具服,戴着战术头盔道具的方正,面色微沉的走入卧室里。

    环目一圈。

    卧室里哪有什么人,就连窗户都是完好无损,从内部锁上,形成了典型的密室空间。

    静谧,空荡的卧室里,开始传来翻动声音,是方正在寻找他之前在小巷里看到的二楼卧室人影。

    衣柜是空的。

    窗帘后是空的。

    吱嘎…把房门重新关上,房门后也是空的。

    黑漆漆的卧室里,一个人影也没有。

    啪嗒…啪嗒……

    脚步声在漆黑看不见的卧室里来回走动,黑暗中,每一步都好像是在轻轻敲击在人心弦之上,最终,脚步声站到阿派的床前。

    方正猛的弯下身,在床下,一张苍白无人色的人脸,几乎快要贴到方正的脸上,近在咫尺。

    是躲在床底下阿派!!手里拿着手机,那张苍白苍白完全没有血色的人脸,正惊恐,绝望看着发现到他的方正!!

    不对!

    方正很快发现到阿派的瞳孔焦点,不是在看他,而是仿佛能越过的身体,是在看门口位置。

    “刚才站在窗后的人是你?”方正沉吟了下,道具头盔下的他,声音一沉说道。

    但趴在床底下的阿派没有说话,就像是没有看到方正,也没有听到方正的声音,一直举着手机,在对着门口录视频。

    还保持弯腰动作,就跟阿派苍白人脸近在咫尺的方正,陷入沉默。

    阿派已经死了。

    死后的阿派成了缚地灵亡者,一直趴在床底下,他在以一种特殊方式,想要告诉方正那晚发生的真相!杀他的凶手是谁!

    至于阿派死前,为什么不打电话向外界求救,稍稍一想便能推理出来,应该是有邪恶东西出现,干扰了屋子里磁场,导致阿派无法联系外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