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596章 死人下地
    就在车刚开出医院的时候,方正看到有一辆警车呼啸而过,快速驶入医院里。

    看来,这医院丢失尸体的事,连暹罗当地警察都被惊动到了。

    方正带着心事,一行人回到了所下榻的酒店。

    当回到酒店后,不多久,全剧组的人,也都得知了关于方正他们在医院里的遭遇。

    听到又是坠楼死人,又是停尸间有尸体丢失。

    全剧组的人的心情,就如坐过山车一样,跟着高起高落。

    不过,在此期间,始终不见道具师下楼吃饭。

    道具师现在吃穿住行,都守着他的那一堆道具,不离不弃了。

    谁去劝也没用。

    这是真的被偷到自闭了。

    ……

    与之同时,画面转到医院。

    阿派拖着疲惫的身体,眼神里还带着些心有余悸的恐惧,他已经知道,关于班庄尸体离奇丢失的事。

    这前前后后跑动,再加上第二次被警察盘问,直到快到晚上十点左右,他才终于有时间坐下来歇一歇,暂缓一下紧张和紧绷的神经。

    刚坐下来休息的阿派,突然想起来,他还没跟方正他们告别,虽然三四个小时过去,方正他们可能早已经走了。

    但阿派还是决定拖着疲惫身体,前去外科那边看看人还在不在。

    阿派一直觉得这些人很热情,都是好人。

    结果自然是方正他们早已经走了,阿派有些落寞的坐在值班护士台后,人有些萎靡,精神不振。

    医院里的护士,都是很忙碌的,之前并不是阿派故意不告而别,而是护士随时都要做好临时接到急诊的准备,晚上七八点,正是病人与家属最多的高峰期。

    此时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已经过了晚上高峰期,所以阿派这才有时间偷懒休息下。

    其实,阿派今天原本是白班,下午就可以下班,但因为班庄的突然请假,由他顶替班庄的晚班,所以他要从早上八点一直到深夜十二点,才能下班回家休息。

    自从进入晚上十点后,阿派的工作开始清闲下来,不过身处在充满着消毒水味道的冷冰冰医院里,阿派总感觉今天的心绪不宁,越来越加剧。

    他下意识就握住戴在脖子里的佛牌,念诵祈祷经文,以求心灵慰藉。

    空荡荡,清冷的走廊,空气幽静,走廊的阴影被一排排节能灯无限拉长,看上去更显幽森,只有一个人的护士值班台,阿派握着佛牌念经祈祷。

    可不知不觉,阿派有困意上来。

    他明明在心里一遍一遍警告自己,今天发生太多离奇古怪的事,今天的医院不同寻常,一定不能睡…可他就像中了催眠术般,浓浓睡意不断涌来,两只眼睛的眼皮一直在不停打架。

    就连阿派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啪……

    啪……

    迷迷糊糊中,阿派听到走廊里响起空旷的脚步声…呼!一阵阴风从身边吹过,阿派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被阴风猛的惊醒的他,瞬间睡意全无。

    这时他才惊觉,自己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柜台上睡着了。

    这时的走廊,只有节能灯的昏暗灯光,拉长出长长的走廊阴影,阿派也终于看到了刚才那个脚步声的主人。

    一名身穿病人服的瘦小男人,光着脚,走在冰冷的瓷砖地面上,这名瘦小男人已经走过护士台,正往走廊尽头的楼梯口走去。

    阿派微微一愣。

    这病人是从哪里出来的,怎么大半夜光着脚走路,也不穿鞋出来?

    难道不怕瓷砖太凉吗?

    同时,不知道是不是阿派的错觉,他总感觉眼前这名瘦小男人的背影,给他一些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到。

    不然不可能让他记住这么深。

    可不管他怎么想,都始终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阿派左右转头看看,在走廊里也没见到有陪护的病人亲属朋友,整个清冷,安静走廊里,就只有那名病人一直在光脚走路的脚步声。

    “喂,你是哪个科室的病人,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觉,一个人在走廊走?”

    “你是在找厕所吗?”

    “这一层的厕所,不在那边,你再往前走就是去上一层楼或下楼的楼梯了。”

    奇怪的是,不管阿派怎么喊,那人就像没有听到,始终没有应答。

    就像是充耳不闻。

    没有理会阿派。

    阿派有些恼怒,又因为一个人有些害怕,他握着脖子里的佛牌,跑出护士台,追上对方背影几米内后,再次喊话询问身份。

    也不知道是不是阿派的错觉,越是接近对方,越是感觉那瘦小背影实在太熟悉了。

    但眼前的光脚病人,还在走廊里继续走,眼看就要走到楼梯口位置,站在空荡,清冷,幽长走廊里的阿派,心头莫名涌上一丝寒意。

    他已经察觉到眼前这名病人的古怪,此时就连空气中,都不由多了份压抑,诡异气氛。

    他不敢接近拉住对方。

    呼!呼!阿派越想越是感觉身体有些发冷,他深呼吸几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再次喊道:“你到底是谁?”

    “你说话啊!!”

    啪……

    啪……

    脚掌落在冰冷瓷砖地面的脚步声,依旧还在继续走着,很快,那名一声不吭的奇怪病人已经走到楼梯口位置,然后上了楼。

    阿派看着奇怪病人上了楼,他有些胆寒,不敢接近,只敢跑到楼梯口抬头往楼上一望,结果…轰隆!

    脑袋一声嗡鸣,阿派吓得亡魂大冒。

    那人的侧脸…居然是停尸间丢尸的班庄!!脸上表情依旧还是那么狰狞,可怖,仿佛带着生前的所有绝望和怨恨。

    阿派脸上一下没了血色,噗通一声,人两脚一瘫,吓得坐倒在地,嘴巴大张,目露惊恐。

    心底涌起无边的寒意。

    死人下地!!

    班庄活过来了!!

    ……

    方正并不知道,在他离开医院后,阿派撞见的邪门事,因为在接下来几天,剧组拍戏的任务很重,他一直跟着剧组没日没夜补拍镜头,替换掉原来的男一演员镜头。

    这是一个很繁琐,且时间很赶的任务。

    方正分身乏术,所以他对外界的关注,这几天并不多,反倒是土豪东,成了他的地下特务情报员,一直在为他搜集有关于原男一和女配的离奇案件线索。

    直到这一天,在临场休息的空当,土豪东匆匆找上方正,他有线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