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593章 卧室有人(3更)

第593章 卧室有人(3更)

    班庄是名医院男护士。

    自从昨晚,他跟同事阿派负责清理尸体回来后,人就开始不舒服,全身冰冷,发寒。

    他本身就是医院男护士,他知道,自己这是淋了一晚上雨,人感冒发烧了。

    原本他以为,自己只是小感冒,吃点药就会好。

    可他发现,自己吃了感冒药后,感冒非但没有好,反而身体越来越不舒服。他实在有些撑不住身体,于是在中午的时候,让同学兼同事的阿派,接替他工作后,他提前请假回家休息。

    班庄迷迷糊糊睡了一下午,一直睡到天黑,这才人有些口渴的醒来。

    打算起来喝点水。

    然后继续躺回温暖的被窝里睡觉。

    啪嗒,啪嗒,拖鞋的走动声,班庄下床穿上塑料拖鞋,在地板上走动……

    咕咚!咕咚!

    班庄连喝了好几杯水,这才感觉干涩的喉咙,舒服了些,但他身上的感冒,并没有好转的迹象。

    他转身来到卫生间照镜子,结果当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差点惊吓一跳。

    只见镜子里的他,面无人色,脸色苍白苍白,比涂了粉底还苍白…是那种惨白的白。

    尸体!!

    没错,就像他昨晚抬过的那些尸体肤色,被雨水淋透,泡得发白后的惨白之色。

    此时的班庄,只感觉到全身没有力气,头脑昏昏沉沉,只想要重新躺回床上睡觉。

    也许,晚上再吃一次药,然后睡一觉,感冒就会好些了……

    肯定是我这几天上班太累,每天都是加班,加班,加班,身体虚弱,需要好好休息一次……

    此刻,精神昏沉疲惫的班庄,大脑反应迟钝,只想着好好睡一觉再说。

    于是,他手抚摸着冰凉的额头,拖着沉重身体,返回卧室,又重新躺回温暖被子里。

    迷迷糊糊中…班庄感觉到卧室的窗外,不时有灯光闪过,应该是房子外的马路上有车开过的灯光……

    班庄数次闭眼,可怎么都睡不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催眠尽快睡觉,可越是想睡,人越是无法入睡。

    头蒙住被子,然后又窒息拿开。

    再蒙住被子,然后又再次窒息拿开。

    如此几次后,不堪其扰的班庄,有些恼羞成怒了,他一把掀开:“该死的!今天外面到底怎么了,怎么一直有车灯闪来闪去!”

    班庄恼怒,今天房子外的马路,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怎么有这么多车开来开去,刺眼车灯一直隔着窗户闪进他卧室里,闪得他心烦气躁,根本睡不着。

    就凭卧室里那张廉价稀薄的窗帘布,根本就挡不住外面的车灯。

    于是,班庄起身,怒气冲冲来到窗户前,哧啦!

    粗暴拉开窗帘。

    结果窗帘外的马路,乌黑一片,稀稀落落的几盏路灯,在雨夜里隔着雨幕,根本传递不出多少的光。

    只有零星几家开门经营的商店,才有明亮光等照到外面的马路上。

    此刻的马路,并没有来来往往的车,就连路人都看不到,只有阴雨天气里的萧冷夜景,清冷,孤寂得格外静谧。

    看着马路上的萧冷夜景,班庄一时有些茫然愣住。

    刚才他躺在床上睡觉时,明明外面有很多车开过,灯光闪得他睡不着,怎么这会,所有灯光又都突然消失了?

    “难道是我感冒太严重,产生了幻觉吗?”

    班庄有些狐疑。

    又在窗台边站了一会,观察窗外马路,然后摇了摇因感冒而沉重刺痛的头,拉上窗帘布后,重新返回床上睡觉。

    可班庄才刚躺下来,窗外又开始有灯光晃进班庄的卧室里。

    就像是车来车往,隔一会就有灯光晃进他卧室。

    班庄这次本打算不想理会的,他直接拿被子捂住脑袋,可捂住脑袋就无法呼吸了,班庄几次拿被子捂住脑袋都失败后,他气冲冲掀开被子,再次下床来到窗前。

    但奇怪的事发生了。

    就在他下床的时候,窗外的灯光,居然又一次消失。

    就像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而此时的窗外马路,依旧还是那个萧冷雨夜,路上别说车了,连一名路人都没有。

    仿佛之前车来车往,经常有车灯晃进他卧室里的景象,都是他一个人的幻觉一样。

    “难道真的是我太疲惫,感冒严重,产生的幻觉?”

    班庄不由开始怀疑起自己。

    这次,他躺下后,打算不再管外面了,直接拿被子捂住自己头,只留出一条小缝,用来给嘴换气用。

    “吸……”

    “呼……”

    “吸……”

    “呼……”

    ……

    睡得迷迷糊糊中,班庄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他眼睛。

    班庄本就睡得很浅,他立马惊醒。

    就见从他留出来的一条被子缝隙里,正有灯光从正面照进来,灯光隔一会晃一下,隔一会晃一下,他正是被这正面灯光给闪醒的。

    “该死!这到底是谁在恶作剧!!”

    班庄抱怨,他感觉这肯定是有人在捉弄他,要不然为什么他一躺下就有灯光闪他?

    可下一秒,班庄头皮陡然一炸,刹那,浑身冰冷寒颤,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他的床位距离窗户有一定距离,他是脚朝窗,脸朝墙的侧身躺的,窗外的灯光不可能正面照进来!

    他的正面,只有一堵冷冰冰的墙而已。

    那么,这灯光是从哪里来的?

    在他卧室的墙角!有第二个人存在!!

    班庄差点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得咬到舌头,心脏跳得很快,像是打鼓,可身体却是从头凉到脚,如坠冰窖般寒冷。

    寒毛都直竖起来。

    人躲在被子里发抖打颤。

    班庄屏住呼吸,人吓得根本不敢呼吸,他一只手偷偷掀开一些被子缝隙,另一只手又压住被角,控制被子缝隙不要开太大,然后露出半只眼睛,偷偷看向床外的墙角。

    可卧室里没有开灯,视线太昏暗了,卧室墙角乌漆嘛黑一片,班庄无法看清。

    他整个蜷缩在被子里,一只手压住被角,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另一只手把被子缝隙掀开一点…再掀开一点……

    下一秒,班庄身体发冷发抖,眼里填满了恐惧,想要大声呼救却仿佛嗓子被人掐住,怎么喊都喊不出来。

    一双人眼,就蹲在自己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