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529章 一人一个恐怖故事(感谢盟主“神花露水”)

第529章 一人一个恐怖故事(感谢盟主“神花露水”)

    就在这个时候,叶楠忽然对方正和避雨男发出一个邀请。

    “你有没有觉得人生枯燥?想明白生命的真正意义吗?有没有兴趣参加我们的挑战,‘逃亡平安夜’?”

    方正诧异:“我不是你们学校社团的人,也能参加你们的活动吗?”

    叶楠不以为意的说道:“其实我们这并不算是什么正式社团,没有那么多严格的条条框框约束大家,一切重在参与。”

    “而且,你忘了,我就是社团社长。”

    其他三人也都相继劝说了句方正和避雨男,只是出于礼貌的邀请,倒是没像叶楠那么的热情。

    方正想到他这趟的目的,先是故作犹豫,充分演足戏份,再犹犹豫豫点头同意邀请。

    “也好!我也厌倦了现在这个每天活着,只是吃饭排泄的行尸走肉生活!!”

    方正从犹豫,到咬牙,然后狠声下决定,充分表明了一个人的纠结与害怕,又想挑战新鲜事物的内心活动。

    “疯子,全都是疯子,我才不陪你们疯!”避雨男朝方正使眼色,或许他看出来了什么不对,想带方正一起离开。

    可不知是不是环境昏暗的关系,方正好像并没有看到,避雨男咬了咬牙,独自一人冒着雨冲出了福利院外。

    ……

    当方正加入这个小团体后,其他三人明显与方正拉近了些关系,变热情了一些,开始自我介绍。

    朱自明是名很时尚很潮的瘦高个青年,耳朵上戴着耳钉。

    李娟娟是名戴着厚厚镜框,看上去很安静的女孩子。

    张华则是名长相普通,有些木讷不善说话的胖子。

    方正观察到,张华时不时会偷偷看一眼身边的李娟娟,每次看李娟娟时,目光里带着爱慕,看得出来,这名死肥宅应该是暗恋李娟娟已久,然后陪心中女神一起来参加这次的社团聚会。

    “还不知道你该怎么称呼?”

    “陈赤赤。”

    “原来是陈大哥。”

    “好说,好说。”

    “不知道陈大哥是做什么的?”

    “自由职业者,你也可以叫我民族古典打击乐器爱好家,或者直接叫我音乐家。”

    啪嗒,啪嗒。

    脚步声在楼梯间空旷回响,几束手电筒的灯光在黑暗里来回照射,几人边走边聊,走向三楼。

    “呀,陈大哥你是音乐家?”李娟娟惊讶看向方正,这名戴着眼镜的小女生,可爱的吐了吐舌头。

    一直走在李娟娟身边的张华低下头,昏暗楼道里,只能在黑暗里隐约看见侧脸,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变化。

    从一楼到三楼,很快就到,房间依旧还是跟白天时候一样,易拉罐、塑料包装袋,各种生活垃圾堆在这里。

    与之同时,地上还留着十年前被那场大火烧坏的家具,电器,小孩玩具等。

    墙上、天花板、地上都是黑色烧痕,天花板都被大火烧塌出个大窟窿。

    这个时候,就能体现出新人玩家和老玩家的明显区别来了。

    叶楠几人,作为已经挑战过四次,四晚安全度过平安夜,一进入这件烧死过人的房间后,都表现得很淡定从容。

    叶楠很熟练的点燃地上还未燃完的几根蜡烛。

    只有方正这个新人玩家,好奇看着叶楠几人的行为。

    “怎么才算挑战‘平安夜’成功,在房间里直接睡觉到天亮吗?”看着蹲在地上拿着打火机,正在忙碌的叶楠背影,方正问。

    这次回答的并不是叶楠,而是瘦高个青年朱自明,他友好的朝方正点点头,然后大致介绍了下挑战玩法:“很简单的,大家围坐一起,一直坐到天放亮,就算是挑战成功了。”

    “不过,我们围坐的这个地方,可不是普通的地方。”

    方正问有什么不同。

    “这间房间,是烧死过人最多的房间,十年前,福利院大火从后半夜一直烧到早上,大火才被扑灭。当时,就在我们脚下站着的这个房间,被消防兵找到六具尸体。”

    “六名小孩,被头顶上烧坍塌下来的天花板砸倒,然后被大火吞噬,看到头顶上天花板上的窟窿吗?我们现在就站在当初那六名小孩死的地方。”

    方正下意识抬头看了眼头顶天花板,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个大洞。

    “我们坐在天花板窟窿下,六名小孩死的位置,平安度过一晚,就算是挑战成功。”朱自明的脸上看不到对于死人的敬畏与害怕。

    或许像他们这类喜欢寻找刺激的人,内心反而隐隐渴望着遇到些更刺激的东西。

    “你们说你们在这里挑战过四晚,那在这期间,就没有遇到什么怪事?或者是怪人?”

    方正看似不经意的一句,实则是在打听这些人,昨晚有没有见到失踪过的陶教授。

    “怪事?怪人?没吧…你们有看到吗?”

    其他人都是摇头。

    “要说唯一的怪事,应该就是我们来福利院的第一个晚上吧,福利院外的马路上,有人闯红灯被一辆大卡车给撞死了。”朱自明像是想到什么,忽然一惊一乍说道。

    方正不动声色的皱了下眉头,又马上松开。

    陶教授没在这里?

    还是说…这些人都在说谎话?

    当房间里点燃蜡烛后,一下就明亮了些,窗外黑色一片,格外的静谧,静悄悄。

    这时,大家开始围坐一起。

    就围坐在天花板黑色窟窿底下,人只要一抬头,那黑色窟窿,就好像是黑色鬼影扑下来,有点横梁压顶的压抑感。

    所谓的横梁压顶,古人也称横梁床,鬼压梁,就是当床摆放在横梁下的时候,人在睡梦中,容易发生一些古怪事。

    老一辈说,人睡在横梁下,是承受了整个屋子的煞气。

    如果人睡在横梁下,影响睡眠,半夜容易惊醒,这还是小事。

    鬼压床,梦魇,什么可能都会发生,所以又叫鬼压梁。

    “陈大哥,不知道你会不会讲恐怖故事?”五人围成一圈坐好后,叶楠莫名问一句方正。

    “怎么?”方正目光一动,但脸上不动声色。

    “如果只是单纯在房间里过夜,未免有些太过枯燥,也就失去了这次挑战的意义。我们除了在福利院过夜,还会有一人一个恐怖故事的挑战,来增加挑战难度。”

    “我们社团创立,本来就包括了恐怖故事会、户外探险、寻找民间灵异故事素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