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500章 在方正面前耍大刀

第500章 在方正面前耍大刀

    滴答……

    滴答……

    殷红的鲜血,顺着方正裂开的指骨和虎口,血流不止。

    顺着紧紧握在手里的长刀柄,一滴滴的滴落向地面。

    脚下重重一踏,脚掌下带飞起碎石瓦砾,咚,原地炸出一个深坑,方正左手托住刀背,人已瞬间降临在掩埋尸王的废墟处,刀光仿佛重若千钧,压迫开两边空气,重重砸落在满是断墙乱石的废墟之上。

    他脸上坚毅,目光坚定无比,出招没有犹豫,今天不是尸王死就是他亡,再没有第二个结局。

    轰!

    原地爆炸,土石炸飞,掀起漫天尘土。

    不对!!

    方正立刻察觉到他这一击落空,并没有砍到废墟掩埋下的尸王。

    呼!

    恰在这时,身后雾气中传来尖啸破空声。

    “杀!”

    方正目光凛冽,大吼一声,寒光闪闪的杀业鬼头刀,对着身后就是反应迅速的一刀。

    当!

    空气中火星迸溅,巨大的爆炸声掀起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如飓风横扫,短暂吹散开周身雾气,只见空气中有两道身影以速度更快的向后倒退出去。

    咚!咚!咚!

    方正双腿就像是两根蛮象的腿,连连倒退踩出大坑,将冲击力卸力到地下,避免了硬抗内伤。

    这时,方正也终于看清,之前偷袭的是什么,居然是以双刀拄地行走的尸王,尸王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双刀。

    此时的尸王更添狼狈了。

    人全身都是尘土,胸前也有几处血痕,那是被此前爆炸碎骨所伤的。最狼狈的,莫过于他左臂臂骨整个断裂,现在是左臂血肉化作一条如八爪鱼的肌肉触手,抓着刀柄拄地。

    “百年前,我是日游使下第八人,我离称王,只差最后一步……”

    “百年前日游使下第八人的我,我还不信今天杀不了一个乳臭味干的毛头小子!”

    “有句话你说错了,今天我们中的确有一人必须要死,但那个人不是你,而是我!”

    尸王咆哮,居然被一个小后生打得如此狼狈,他发狂了。

    镪!镪!

    镪镪!

    尸王双刀拄地,身后烟尘滚滚,如掀起起两道土龙,带着风雷奔走的轰隆隆之势,气势汹汹的扑杀向方正而来。

    强到了此等境界,数十米距离几乎就是转瞬即至,尸王右手长刀一个直刺,如一道闪电幽芒,直直刺杀向方正。

    当!

    当刀刃碰撞的刹那,爆发起一团强芒,巨大的力道,直接炸裂了尸王身后的土龙烟尘,瞬间将方正吞没,遮迷了他的两眼。

    “死吧!”

    尸王以劈中方正手里鬼头刀的右手长刀为支点,双刀当空一旋,双刀极速切开空气,锋利的风罡,吹刮起周围大量土石,废墟之上就像成了海浪,掀起惊涛骇浪的烟尘和土石,轰隆隆撞击成齑粉,将方正整个都紧紧包覆了进去。

    “来得好!”

    “说到玩刀,我是你祖宗!”

    当!

    烟尘里,刀光重重碰撞,方正主动出击,而非是被动防御,他在尸王刀势还没运转到巅峰之时,就率先动手,劈中刀刃的九寸位置。

    这九寸位置,就仿佛是刀势的最薄弱弱点,一下被打蛇打七寸中,双刀才刚发起旋转之势,就立马被强行打断。

    不单如此!

    方正看似重重劈出的一刀,最终借着借力打力,刀身微微一横,便轻飘飘的卸走冲击力。

    与之同时,刀光一旋,血刀第三式·骨断筋折!

    鬼头刀借着以力打力,刀光诡谲一变,以一个超出常人难度的诡异角度,撕拉!

    一刀切开握住刀柄的尸王左手触须。

    噗!

    有一道血液彪射而起。

    尸王吃痛,披头散发的尸王脸上流露出愤怒,同时,眼底里还有不敢置信的惊骇与错愕神色。

    “怎,怎么可能!”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有了双刀之后,非但占不到便宜,反而旧伤又添新伤。

    尸王就算想破头皮,也绝对想不到,方正不管练什么都能很快上手。

    一个能把血刀和火度罗刀法练至大乘宗师之境的人,眼力何其强。

    毫不夸张的一句,当今天下的人,在用刀心得上能强过方正的,寥寥无几。

    这还是方正谦虚了。

    毕竟试问天底下,有谁能像方正,什么刀诀上手就能马上学会?

    他的几天修行,可抵得上其他宗师的数十年,一甲子在刀法上的苦苦修行和钻研。

    很快,尸王便骇然发现,自己再一次被方正压制着打了。

    不管他怎么出刀,总能被眼前这名古怪的年轻人,先一步看破出刀角度,每每劈砍之时,总能第一时间被方正主动出击,在刀势还没达到巅峰时,就被提前击破出招。

    处处失了先机。

    当!当!当!

    噗!噗!

    每一次失去先机,就是被方正乘胜追击的砍中一刀,虽然他尸身坚若金铁,可也抵不住重重刀光罩来。

    尸王终于有些越战越胆寒了。

    他发现,自己使刀,比不使刀时还要更加不堪一击。

    不对!

    不是自己不堪一击!而是,眼前这年轻人,在刀法上的钻研与感悟,已经远远超过了所谓的宗师!

    他与之拼刀法。

    就好比婴儿挥舞木剑跟成年壮汉比拼剑法般可笑。

    渺小!

    深海孤舟!

    此时此刻,尸王突然心生一种错觉,自己就是被狂风暴雨笼罩的汪洋上一叶孤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

    而方正手里出刀越来越快的重重刀影,对他而言,就是汪洋,不可攀越的刀法大宗师。

    “你……”

    尸王第一次生出惧意,但话还没说完,就被方正那如狂风暴雨的重重刀影给打断。

    滔天的烟尘之中,两道身影还在飞快来回,攻击,脚下土石如大浪般,被伟岸力量激荡得不断隆起波纹,到处都是在爆炸。

    表面看起来像是两人不相上下,可只有尸王知道,对方完全压制了他,他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已经伤痕累累。

    砰!

    一块血肉坠地,重重砸落起烟尘,被不停劈砍中同一处伤口的血肉,终于被劈断最后一点还连着的皮肉,血肉分离,露出被削断的右手手筋还有骨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