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481章 猪油拌酱油饭
    废墟的世界,寂静无声。

    路过一座座倒塌的宫阙,琼楼,脚下踩过瓦砾乱石的脚步声,在这片空旷的废墟里,显得尤为清晰。

    再加上终年雾气笼罩,就更是显得鬼魅魍魉,凄凄荒凉。

    此时,有一道老者身影,刚穿行过一道断裂成数截的墙体,突然,耳畔有呼呼风声压来,还不等那人抬头,砰!

    只见那人身子一个趔趄,人竟被一具从天而降的风干了的黑色干尸砸中,或许是从天砸落的力道太大,居然直接把那人的脖子砸断,呈现出一个正常人无法出现的扭断角度。

    咔咔咔……

    但更为诡异的是,那人的脖子旋转一圈后,又重新回复到了正常位置。

    乍看之下,与常人无异。

    这个时候,此人才终于抬头望天…结果,砰!

    又有一具风干了的黑色皮肤干尸,再次砸中这人。

    这次因为是抬头仰望的姿势,他看就没那么幸运了,人直接被掩面砸倒在地,胸骨被砸断,整个胸膛就像是漏气的皮球般干瘪下去,断裂的肋骨刺穿了胸膛皮肉,血淋淋暴露在空气里。

    噗通!被砸倒在废墟瓦砾里的那名老者,一把掀开压在他身上的干尸。

    然后一身灰尘的站起来,抖落身上和发丝上的碎石、尘土。

    滴答,滴答……

    鲜血淋漓刺穿胸口的断裂肋骨上,一滴滴血液顺着尖锐骨刺滴落在地面,很快就滴了很大一滩血迹。

    但老者并未理会自己胸膛的伤口,就好似置若罔闻,而如此沉重的伤势,早已经心肝脾肺肾都已经被压爆了,要换作正常人,早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的凉透尸体了。

    可唯独这老者,又是脖子砸断,

    又是胸骨被全部砸断,

    却像是没事人般,依旧还活得好好的。

    细思深处,不由令人头皮发麻。

    老人重新站起来后,开始打量起地上的两具干尸,这两具干尸,都是风干了的干尸,眼窝深深凹陷,面颊肌肉干枯萎缩,露出枯黄的两排牙齿。

    这分别是一男一女两具干尸,身上穿着的都是一个世纪前的服装,只怕是死在福地里最少都有一个世纪漫长了。

    脸上带着生前的痛苦、惊恐,还有怨恨的表情,似乎在生前遭遇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那临时前张大的嘴巴,就仿佛是在惊恐绝望的嚎叫。

    老人居然还好奇的伸手在干尸胸前戳了戳,干尸表面似乎附着着一层油脂,老人摩擦了下指尖,的确是有着油脂的滑腻感。

    这些油脂是黑色的,似乎正在说明着,为什么眼前这些干尸的体表皮肤上会是黑色,凑近了看才发现,那是油光水亮的乌色。

    老人就这么蹲着研究地上两具干尸。

    他食指一抹尸油。

    然后把食指往嘴里一个吸允。

    接着又砸吧砸吧了几下嘴巴,似乎正在回味味道。

    老人居然还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回味感,点了点头,嗓子里发出嘶哑像是两块粗糙树皮摩擦的低沉难听声音:“好怀念的儿时记忆……”

    “这是儿时记忆的猪油拌酱油饭味……”

    这令人作呕的诡谲一幕,此时就荒诞无边的的发生在一名老人身上。

    就在老人还蹲在地上,研究着猪油拌酱油饭的味道时,呼!

    又有风声从头顶上方传来。

    还不等反应,已经又有一具干尸携带着疾速的破空风声,又双叒重重砸中了他。

    这次因为是身体蹲着的关系,咔嚓!

    老人的脊椎直接被砸成两截,血淋淋的脊椎骨还有大量喷溅而出的血腥鲜血,瞬间就染红了老人的整个下半身。

    老人站起身。

    抬头仰望天。

    但天上除了雾气,依旧还是雾气,什么都看不到。

    反倒是因为脊椎骨断裂,有脊椎骨刺破皮肉,露出身体一部分,他无法挺直身体,身体凭空矮了一小节。

    “谁!谁在乱扔尸体?”

    老人的嘶哑声音,依旧还是像两块粗糙树皮摩擦般难听刺耳。

    砰!

    似作为回应,天上又双叒叕有一具猪油拌酱油饭味的干尸砸中老人,这是自带味道的干尸。

    “是有鬼物盯上了我吗?”

    砰!

    回应他的是第五具尸体砸中他。

    “看来,真是有鬼物盯上我了…鬼玩人吗?”

    “嘿嘿,哈哈,有意思,有意思……”老人发出一声声恐怖又表情夸张的笑声。

    笑着笑着,老人突然举起双臂,直接干脆利落的拧断了自己的脖子,噗通,脑袋如皮球般咕噜噜的滚到一具干尸旁,正好面朝干尸的干瘦面颊,四目相对。

    而那具少了脑袋的尸体,原地彪射出血液后,砰!

    直挺挺倒了下去,成为了一地尸体里的一份子。

    ……

    一分钟。

    两分钟。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缓慢流逝,周围雾霭缭绕,死寂得静悄悄,没有任何的声音。

    诺大的断山,死寂得连一丝微弱山风都没有。

    除了在原地一直有浓浓血腥味絮绕不散。

    在这期间,天上也不再有干尸砸下来。

    约摸又过了七八分钟,在一片空旷幽静,格外安静的废墟之上,响起一个声音难听的沧桑老人声音:“我这应该算是死人吧?”

    “果然…我把自己杀死,成了死人后,鬼喊捉鬼就没用了吗……”

    砰!

    就在老人话音刚落,天上又有一具干尸砸落。

    噗哧!

    这次的干尸,直接把废墟瓦砾里的老人头颅,给砸得像西瓜一样爆裂开来。

    那苍老的声音戛然而止。

    ……

    与之同时,在遗迹废墟的另一头。

    有一道身影,正在废墟里小心蛰伏着前行,人屏住呼吸,似是正在提防着雾气里的什么大恐怖存在。忽然,他看到在不远处,有一道微弱亮光透过雾气出现。

    这人的身体,原地微微一顿,仿佛是在思考,然后继续前行,摸向亮光传来的方向。

    可当他特地绕了一个大圈子,从后面潜伏至亮光地点时,却发现那亮光没有征兆的突然消失。

    这一惊变,立刻让他马上就要退走。

    可他还没退出几步远:“你找死!”

    一声怒吼,然后是战斗声,声音持续没多久就止歇了,朦胧的雾气里,只能依稀可见,有一道男子身影,一刀把自己给拦腰切成了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