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469章 死而复生的人
    就在上岸的人,开始陆续进城之时,

    最后一个小土人,也终于从湍急河流里上岸。

    这人年纪很轻,

    约摸还未成年,才高中生的年纪,身上穿着很具现代风格的统一制式作战服。

    如果方正在这里。

    肯定也会再次认出这位熟悉的人。

    赫然!

    是死在了灵山道观里的那名高中生觉醒者。

    死者,

    复生,

    一切都逃不过轮回者,或者说是造物者之手。

    所有死在福地里的人,

    全都被复活了过来。

    ……

    灵山道观。

    后殿。

    方正试验完坚果3.0和蓝莓灵果2.0,退出修炼后,走出了房间,

    这时的他,两眼目光,不由转向就与灵山道观毗邻的两家神宇。

    光是洗劫了一座灵山道观,都有这么丰厚收获,不知道他的这两位便宜新邻居,实力强不强?

    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坚果?

    方正感觉现在的自己,就是《冰河世纪》里那个对坚果有着狂热饥渴的松鼠。

    真是神特么的松鼠方正和坚果了。

    方正赶紧晃晃脑袋,把这念头赶走,然后似想到了什么,动身走向灵山道观的门口。

    啪!

    一张用毛笔书写的大字报,张贴在匾额上,就在“灵山道观”四字的尾巴处。

    于是,匾额上就变成了这样的字:

    “灵山道观”。

    “福地第一家x宝店的官方旗舰店”。

    这不伦不类的匾额,立马就吸引了不少路人的驻足和围观。

    但也就驻足围观下,这些上个世纪就被困在福地里的修行者阴魂们,压根不知道x宝店和官方旗舰店,这两种新时代词汇的具体含义。

    接下来,方正把门一关,继续探索起眼前这座城池。

    昨天因进福地的天色太晚,他还没完全打探完整个城池,早上又被一堆琐事缠身,现在转眼已到了中午,他必须要尽快探索眼前的城池了。

    方正发现,眼前的庙宇神殿,不单单是一条街,好像是一大块区域都是这样的建筑物。

    直到他翻跃上一棵路边古木,俯瞰全城的时候,才终于看清了城池的格局。

    城池中央一块区域,都是庙宇神殿耸立。

    越往里,庙宇神殿就越是高耸入云,瑰丽壮观,金碧辉煌。

    而灵山道观,则是在最外围的区域,也是中央庙宇神殿区里最普通的建筑。

    然后围绕着庙宇神殿区域,其它建筑以此扩散,辐射开来,形成了一座鬼城。

    而在城池外,则是无尽的荒凉废土景象。

    望着这好似无限广的福地,这里好像是自成空间的另一个平行世界?

    而且还是个灵气浓郁,植被生命极高的高纬度平行世界。

    至于山里,全是被浓雾笼罩。

    根本看不到山里的虚实。

    只能看到断山的山峰,突破云雾缭绕。

    而方正也很快发现,这座城池只有一个门楼,其它三面都没有门楼,所以,根本无法通过城池进入断山。

    至于其它方向,都是崩裂山峰砸落的断峰,乱石形成的废墟地带,阻断了进山的路。

    或者,还有另一条路,就是顺着一条湍急大河,逆流而上……

    不过,方正觉得,逆流而上的凶险程度,并不亚于在城池里寻找进山入口的难度。

    就在方正望着断山方向,思考着怎么才能进山之时,忽然,他注意到,在远处另一条街区的一棵古木树冠之上,同样立有一道身影。

    那是名约摸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

    若非方正练武后的甚至素质,得到很大加强,他也无法目及远处看到对方。

    那名年轻男子,很怪异。

    身子修长,笔直,身材比女人还保养得好,他像是名戏曲家一样,脸上画着白面书生气质的脸谱,无法看清原本面貌是什么,同时,身上有一种只有女人身上才会有的阴柔气质。

    此时,他也在眺望远处的断山,似是也跟方正一样,同样是在研究着如何进山。

    说到戏曲,一般人的印象,还停留在民国,清朝。

    其实戏曲早在秦汉时期就已经成形。

    宋元成型。

    明清才是繁盛到巅峰。

    所以戏曲可不止是民国,清朝的代名词。

    在方正留意到那人之时,那名阴柔气质的戏曲男人,似是也感应到了方正的目光。

    把目光从眺望远山方向收回,看了眼方正方向。

    那阴柔男子朝方正露出一个妩媚笑容,似是在跟方正打招呼,然后身子从几十米高处一跃,身子像是柔弱无骨的女人,轻飘飘落地,与之同时,阴柔男子消失在原地,原地多出来一名身姿曼妙,婀娜,前突后翘的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走出几步后,她消失了,原地多出来一名提着把杀猪刀的面容粗旷屠夫。

    杀猪屠夫走出几步后,再次消失了,原地多出另一名弯腰驼背,拄着拐杖的霜发老妪。

    霜发老妪走出几步,人再次消失,原地再次多出来名普普通通的书生…就这样,其在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来回几次变化,方正的目光已经彻底跟丢了人。

    方正面色带起些凝重。

    这阴柔男子一看就不是阴司的人。

    是城隍世家吗?

    连画皮高级的人,都能跟随进入福地里,方正可不觉得城隍世家就只有画皮高家一家能进入。

    就在这时,方正又留意到远处一栋民宅屋顶之上,也有一道身影,正在注视着远山方向。

    那是名全身都罩在黑袍之下,手提一盏青皮灯笼的身影。

    青皮灯笼里燃着的不是寻常白烛,居然是青焰火苗的尸油蜡烛!

    对方似是也发现到方正,望一眼方正这边,这时,方正才终于看明白,在那黑袍之下,居然是一具黑乎乎的干尸,眼窝深陷,鼻子干瘪,嘴唇肌肉萎缩露出上下两排牙龈肉和黑黄恶心的牙齿。

    而提着青皮灯笼的手,也是枯瘦黑乎乎如一只鸡爪。

    这是一个已死的人。

    难道是陨落在福地里的死人?不对!

    方正很快否定了这个念头。

    这人的表现,与街上的人群迥然不同,很有可能也是这次进入福地里的人员之一。

    这么说,也是城隍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