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448章 捉迷藏(3更,补国庆4号)

第448章 捉迷藏(3更,补国庆4号)

    若说起这别墅里,

    什么东西与西方异常物品最相近,

    又在西方世界里,最与灵异事件挂钩的,

    莫过于一屋子最常见的玻璃了。

    水杯、玻璃门、镜子、油画镜框等等。

    不管是在西方世界,还是在东方玄学上,不管是否有文化差异,但东西方都把镜子当作是世间最邪恶的东西。

    在东方玄学里,镜子不能对着大门,镜子不能对着厕所,卧室里不能有镜子正好对着床,

    东方把其中原理,称作容易聚煞。

    镜子能拘束人的影子、阳气,是至阴至邪的不祥之物。

    举个例子,每当入夜后,掉落着一地乌发的黢黑理发店里,都会拿布把镜子遮挡盖起来,以免镜子里有什么东西偷窥外面,或者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躲进镜子里,每当夜深人静,你转过身去的时候,偷偷回头看着你。

    几乎全世界的灵异故事里,镜子就是聚阴,邪灵藏身的地方,西方世界也不例外,还拍出不少有关于镜子灵异事件的恐怖电影,诸如《鬼遮眼》、《招魂2》、《贞子》、《鬼镜子》、《见鬼》、《魔镜2》……

    这一切也不知道是偶然,

    还是只是巧合?

    也有人试图通过科学解释,为什么人发自内心会恐惧镜子里的自己?心理学研究上讲,一是镜子容易制造幽闭空间感。

    二是能映照出善恶丑陋,最真实自己的镜像空间也会在心理上带来层层压迫感。

    镜子绝对不是完全可以映出人的一切的。

    镜子外是人的外表,镜子内是人的内心,人如果没有镜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所以当你一直在凝视镜子的时候,不需要太久,一直盯着看5分钟,10分钟,你会慢慢发现,镜子里的人,永远都是和现实里的你不一样。

    你认为自己在现实里是完美的时候,镜子里那个站着的你永远都会有瑕疵,因为当你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你才会脱下一切面具,展露出那个最真实,最让你害怕,也是最让你陌生的自己。

    所以,人永远都不会觉得镜子里的人就是自己。

    第三点也是因为人们看着镜子里的真实世界,总会不自觉的代入其中,认为镜子后还通往着另一个世界。

    方正在劈飞了金发女人后,在他身后,恰好就有一幅油画镜框。

    砰!

    咔嚓!

    方正一刀劈碎油画镜框。

    “哦,不在这里吗?”

    咔嚓,轰,轰!

    方正又一刀劈碎两扇玻璃墙,脆弱的玻璃墙,自然无法扛下方正这沉重的两刀,当场炸碎成一地的玻璃渣。

    “也不是在这里吗?”

    方正不急,他有的是耐心。

    “抓迷藏里有人和鬼,你就是那个鬼,你一定要躲好,千万别被我找出来…就是不知道当我把这屋子里的所有镜子,跟玻璃有关的东西都打碎后,你还能不能出来?”

    “会不会一辈子都困在镜子世界里……”

    “还真是期待呢……”

    方正开始大肆砸毁别墅里一切跟玻璃反光物有关的东西,他一边砸一边自言自语。

    他是要通过言语刺激,逼迫出那个暗中的人。

    说实话,他很讨厌像这种捉迷藏的小把戏,因为既烦也浪费时间,精力。

    有这时间,他还不如回营地里,争分夺秒的修炼。

    方正踩着一地的碎玻璃渣,他砸玻璃的动作还没有结束,此时此刻,别墅里已经是一地的玻璃碎渣,已经没有下脚的地方。

    方正连一只牙刷杯,一只香水瓶都不放过。

    就在方正拆完一间储藏室,刚拆到客厅的时候,就在他一刀劈爆一张玻璃茶桌时,突然!

    背后传来破空声。

    “来得好!等你很久了!”

    方正体表浮现龙虎双形金钟罩,一直提着长刀,青筋突突的肌肉紧绷手臂,出刀速度若奔雷追击,回身就是迅疾一刀劈砍而出。

    在方正的身后,是一面狠起来很普通的镜子。

    然而方正这一刀,明明是劈中了镜子,镜子居然出现扭曲,他劈了个空。

    眼前画面一变,他已不是站在别墅中,而是站在一个下着阴冷细雨的街头。

    时间应该是在傍晚时分,天际尽头已逐渐出现擦黑,但因为阴雨天气的关系,天上只有乌云,看不到太阳和夕阳。

    这是一座西方小镇。

    街道两边带着很浓的西方建筑风格,淅淅沥沥的阴雨天气,在人口不多的小镇街道上,积洼出一个个小水洼。

    此时,街上一名名西方人面孔的镇民,都在急忙忙从方正身边跑过去,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惊慌和恐惧神色。

    方正就像一个异类,站在人群里,一动不动,看着一名名镇民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的跑过去。

    “你还愣着干嘛,吓傻了吗,南希回来了,南希回来了,她回来复仇找我们复仇了!”

    “这个邪恶的女巫,我们在火刑架上烧死了她,她这次来找我们复仇了,只有庇护所教堂里的上帝才能救我们!”

    “快跑啊!”

    那人拉着方正就开始逃命,似乎并没有发现到戴着顶头盔的方正,有什么异常。

    很快,一座矗立在小镇中央的教堂,出现在方正视线里,他是被混乱的镇民人潮挤进教堂里,根本就没有出去的机会。

    烧死女巫?

    方正看着这些人的服饰,看上去应该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样子,都近代了,还烧死女巫这么迷信?

    不过,那个时候还没有像如今这么发达的电子通讯,偶尔有几个偏僻农村,还留着愚昧落后思维的,还真未必就不可能。

    西方人的地广人稀,再加上那个时代的通讯落后,还真的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国外的月亮并不圆。

    国外也有很多文盲,和很多不会写字的农民。

    而很显然,这些落后愚昧的镇民,并没有烧错人,他们真的烧死了一名女巫。现在,那名女巫来复仇了!

    此时,教堂的窗后,挤满了惊恐绝望的镇民,他们都在看着教堂外一道正由远及近,眼睛里带着怨恨眼神的女人。

    那是一具女性焦尸。

    可方正看到女性焦尸的第一眼,脑中莫名的浮现一个古怪念头…这女性焦尸,不论是身高还是体型,都跟在厨房煮肉的金发女人,看起来很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