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444章 砌在墙壁里的尸体

第444章 砌在墙壁里的尸体

    这是一座建在山涧之间的小型水电站。

    像这种小型水电站,一般是在山中乱建乱造的地方政府盈利设施,也就是没做过环境评估,没做过环保措施,随便找个溪水截流,就是一座水电站建成了。

    也不去管下游百姓的水深火热,也不去管下游庄稼,只管自己蓄水发电,然后卖给地方企业赚钱。

    像这种的小型水电站,在全国泛滥成灾,水流越截越小,下游水流你也截断,他也截断,到了最后,河水就干涸,只剩下河床了。

    像这种现象,国家也很难管理,这里面牵扯到村,镇,县,一个市的地方政府。

    上级政府要查环保,下级政府财政拨款不够,又被上级政府天天通报批评经济落后,所以下级政府终归要寻找生路创收。

    这是一个经济与环保两难取舍的问题。

    而眼前这座水电站,正是这样一座随便找条溪水截流的小型水电站,这里很简陋,员工楼只有两层,外墙上刷的白色外墙漆,因年久失修,早已黄黑发霉,不少地方也出现了脱落。

    这是座已有不少年头的小型水电站。

    不过,这水电站的选址风水很不错,山清水秀,周围都是山林,地势又在高处,视野开阔,如果在这座水电站上班,能天天看腻城里人见不到的日出东方的旭日美景。

    看来当初选址水电站时,地方政府肯定请了风水玄学先生。

    但也正因为此,水电站地处僻静,这里几乎没有人烟,唯一进出山的交通工具,就是一天两趟的乡村巴士了。

    其实,随着福地开启在大罗山脉,水电站的员工早已都撤离干净。

    现在这里是大罗山脉外围的其中暗哨之一,担负着营地外围的警戒和侦查工作。

    水电站里唯一还有人迹活动痕迹的,就只有特殊行动部成员了。

    绿色生机的丛林中,能时不时听到虫鸣鸟叫声音,生气盎然,反倒是水电站里一片平静。

    平静得格外安静。

    所有门窗都紧紧关着,无法让人从外面看到水电站员工楼内的情况。

    员工楼里静谧一片,仿佛住在这里的人还睡醒。

    就像深山里没有轻风的一口深潭,深不见底的平静。

    时间缓缓流逝。

    整个水电站里依旧很平静。

    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传出。

    时间还在一分一秒流逝,天际上的太阳越升越高,忽然,有道身影,背影对着阳光,正由远及近而来。

    这人头上戴着在太阳底下,绿光闪闪的摩托车头盔。

    在他的身后,还斜背着一只黑色的吉他背包。

    赫然是方正。

    “检查第十三个哨点。”

    “通讯信号正常,暂时没有发现阴气所带来的特殊磁场干扰。”

    “准备接近水电站。”

    “水电站里很安静,员工楼也很安静。”

    “不管是叫人和敲大门,都没人响应,准备翻墙进入,这应该不算是非法进入国家财产吧?”

    “我现在已经翻墙进入院子,院子里正常,停车场正常,开始准备进入水电站里的员工楼…嗯?这水电站太安静了,有情况。”

    方正一边潜入山中水电站,一边像是在自言自语。

    实际上,在他这套统一制式的作战服肩头上,有一只手电筒般小巧的摄像头,记录着他一路的行动和任务。

    此时,方正就站在水电站员工楼的门前。

    门后是水泥浇筑的楼梯,而门口,拉起铁拉门,并且有一把U字大锁锁着,像是员工楼里的人还没有起床开门。

    但这本身就不正常。

    特殊行动部成员都是受到过专业训练,不可能不留人守夜,全都一睡不醒。

    方正稍稍沉吟了下,轰隆!

    宛如平地有一道九天霹雳爆炸,声势有些大,就连员工楼的主体墙都轻震了下,刹那乱石飞溅,山中飞鸟惊起,只见员工楼外墙轰然倒塌,灰尘飞扬的废墟之中,墙体上赫然多出一个几人高的大窟窿。

    方正的身影已经不见。

    他不走寻常路,没有从大门进入,而是很干脆利落的拆墙进入水电站员工楼。

    啪嗒,啪嗒……

    空旷一楼,只有方正一个人不疾不徐的脚步声。

    此刻刀已出鞘,方正手中倒提着寒光锋利的杀业之刃,鬼头刀。

    员工楼里很昏暗,方正想开灯,发现水电站里所有电灯开关和声控灯,全都失效,也不知道是水电站员工撤离前断掉电,还是因为其它什么原因?

    方正搜遍整个一楼,发现一楼都是像储物室、机房、维修室、食堂这些设施。他走上二楼,二楼才是员工宿舍。

    吱嘎……

    轻推了下门,第一间宿舍的门被方正轻轻推开,居然没有上锁。

    房间里空无一人。

    但吃穿睡的东西都很齐全,方正目光略一沉吟,便知道了,这里应该就是其中一位特殊行动部成员的休息地方了。

    现在人消失了。

    这位特殊行动部成员并不在宿舍里。

    方正一摸被子,冰凉一片,显然不在宿舍已经很久。

    方正目光带着思索,他环视一圈宿舍,发现宿舍里并没有打斗痕迹。

    他退出宿舍。

    宿舍外的空荡荡,清冷走廊,响起方正渐渐走远的脚步声,他似乎在一间间宿舍检查。

    有些宿舍门锁着,只有门把手的扭动声音,没有开门声音。

    有些宿舍门没锁,在静谧走廊里响起开门声音。

    方正还在一间一间搜索宿舍,忽然,走廊里的方正脚步声停顿了下,下一刻,方正竟无声无息再次出现在已经检查过的第一间宿舍里。

    进入宿舍后的方正,一直在盯着宿舍的一面墙壁。

    连续检查几间宿舍后,方正总感觉这第一间宿舍的墙壁有哪里不对劲,当他再次返回时,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这面墙太干净了。

    山中湿气重,这面墙完全没有其它墙所该有的潮湿发霉。

    方正决定凿墙,手中长刀扑索索刮下几层水泥粉,结果露出了墙体里砌着的一具男尸。

    男尸还保留着生前的面具惊恐表情,这场景,像是活着的时候,被生生砌进水泥墙壁里。

    正是消失了的特殊行动部成员!

    随着方正凿开墙面越深,男尸的完整尸体,开始慢慢显露出来,可就当方正准备伸手去抱出来尸体时,突然!

    异变惊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