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430章 手机壳
    方正感觉老神棍就是自己的福星。

    他明天晚上就要前往福地那边,

    老神棍就正好研发出运势香来。

    虽然这运势香,有那么点不靠谱,还有些不正经……

    接下来,方正问老神棍,使用这运势香,有没有什么特别讲究?

    比如有没有什么起手式?或者是口诀、咒语什么的?

    老神棍说只要心中想一件事,或者什么也不想,吉祥好运自然会从天而降。

    这就叫鸿运当头。

    也不需要念咒语。

    因为这运势香本身就是低配乞丐版,傻瓜式一键操作。

    方正诧异了下,想不到这运势香的使用方法,这么简单。

    果然是不正经的运势香。

    “小兄弟,你有看好人选,打算好要选哪个路人了吗?”

    “如果小兄弟不知道该怎么选,老道我可以免费帮小兄弟,老道我看前面那个走过水果摊,顺手牵羊走一只橘子的男人,就是个不错人选。”

    老神棍把运势香和打火机,一起递给方正,口中说道。

    方正摩挲了下下巴。

    “一定要找人献祭?”

    听着方正的话,老神棍倒是砸吧了下嘴:“那倒不一定,老道我是怕成功率太低,所以圈定一个目标。”

    “一群人跟一个人,当然是一个人的概率更大了。”

    方正继续摩挲了下下巴,

    老神棍说的,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所以方正决定了…咔哒,打火机蹿起一小撮火焰,他开始点燃手中的运势香。

    “咦,小兄弟,你怎么没有选择一个人来作为目标?”老神棍忽然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有些疑惑和不解的看向方正。

    方正的确是没有选择目标,

    他拿过运势香,就低下头点运势香,两眼并没在人群中选择目标。

    “哦,我怕多出一个干儿子,所以就免去了这一步。”方正朝老神棍呵呵一笑。

    啪,一声脆响。

    好像是来自重重的打脸声。

    老神棍气得苦闷。

    方正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打人专打脸。

    这不是故意拿他刚才的事开刷吗。

    看着方正随手点燃手中的运势香,这次反倒是老神棍有些紧张了,他一眼不眨,盯着方正手里的运势香。

    好像比他自己本人点燃运势香时,还要更加紧张。

    “小兄弟,你心中想着要什么?”

    方正回答:“什么也没想,顺其自然,我想看看这运势香都能带来什么好运?”

    此时方正被浓烟熏得嗓子眼有些疼,但他没有试图去扇那些浓烟。

    他觉得这既然叫运势香,那这些线香燃烧升腾的香火,应该也是重要一环之一。

    他刚才仔细观察过老神棍的两次失败过程,老神棍每次都是被熏得拿手去扇这些香火烟气。

    而方正也的确没有说假话,他确实是决定顺其自然。

    因为他没有跟老神棍那么深的执念,对于钱那么执着。

    他主要是想试验下,这运势香是不是只能捡捡指甲剪这种不值钱的小东西?

    对于捡钱不捡钱,他并不执着。

    他看重的,是能捡到价值多大的物品,这好让他对运势香的改运能力,有个判断估值。

    一分钟,

    两分钟,

    眼看运势香即将要烧完,香灰扑索索的掉落,可方正的运势,始终没有出现改变。

    “小兄弟,香快要烧完了。”老神棍忍不住提醒一句。

    方正只是随口嗯一声,他不急。

    老神棍又等了十来秒,见香越少越短,到了最后只剩下一截余晖火星,眼看下一秒就要熄灭了,老神棍刚想要开口安慰方正一句,忽然,闷热的夏季夜晚,莫名吹刮起一阵风。

    啪!

    一个全新,还未拆封的手机硅胶软壳,轻飘飘的掉落在方正脚边。

    方正拿起来一看,顿时乐了。

    居然还是正好跟他的国产手机型号匹配的。

    “老神棍,这应该也算是捡到钱的一种吧?怎么也能值个一二十元吧。”方正似笑非笑的瞟一眼身旁老神棍。

    老神棍嚷着天道不公,为什么方正能捡到个全新手机壳,而他只能捡指甲剪?还是个二手的!!

    他也想要给自己磕掉一个角的手机,戴个套。

    方正并没理会老神棍的嘴硬,他在思索,这一把的运势香,一百多根香同时燃烧,貌似所取得的价值,也才刚刚跟香的制作成本持平?

    “老神棍你那袋子里,还有多少捆线香。”方正看着老神棍。

    老神棍:“干啥?”

    方正:“都拿来,我想试试同时燃烧会有什么效果。”

    老神棍边拿过来脚边的塑料袋,边嘟囔一句:“都在这里了,减去用掉的三次,现在还剩下四捆香。”

    “不过老道我自己也要留下一捆,给自己最后用,所以只能给小兄弟这三捆运势香了。”

    三就三吧,方正点点头。

    接下来,三把香同时燃烧,这里就更加烟气熏天了。

    不过这一次的方正,同样是没有试图去扇走那些烟气香火,静等结果。

    没过几分钟,忽然,有一辆闯红灯的电瓶车,从眼前速度很快的疾驰而过,就在从方正眼前开过去时,那闯红灯的人,掉落一只钱包在马路上,就掉在离方正不到几公分的地方。

    不过骑电瓶车的人,浑然未决,当方正想提醒时,对方已经一路闯红灯的消失在街头拐角里。

    “这……”

    老神棍看着地上钱包傻眼了。

    这样也能行?

    然后心头悲戚,为啥别人既能捡到全新的手机壳,又能捡到钱包,就他老道捡到的是一把二手指甲剪。

    不公啊!!

    见电瓶车远去,方正捡起钱包一看,钱包里没有任何能表明身份的卡,比如银行卡、身份证卡等,钱包里的钱不多,就只有三个钢镚和两张五元钱纸币。

    呼!

    一旁很紧张的老神棍,看着只有十三块钱的钱包,轻松口气。

    娘咧,刚才吓死他了。

    还以为这次真要裸奔一圈了呢。

    没想到看起来挺大的钱包,居然只有十三块钱。

    同时,老神棍更加不服气了。

    “老道我还就不信了,凭什么小兄弟你能捡到钱,而老道我只能捡指甲剪!老道我不信今天会倒霉一天,这最后一把运势香,依旧还会那么倒霉!!”

    老神棍撸起袖子,朝掌心呸呸了两口唾沫,不甘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