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395章 抽飞
    砰!

    空中的方正如一杆长枪,重重坠地,土石崩裂,乱石飞溅,脚掌下的地面轰然砸出一个凹坑。

    他环目一圈四周。

    眼前虽然是黄河,但他们并不是在村子里,而是在一座完全陌生的半山腰地方,眼前不远处就是深不见底的漆黑黄河河面。

    忽然,方正目光一凝。

    他在山脚悬崖下,发现一具脑袋都摔烂了的男尸,倒在血泊中,看男尸身上的衣着,正是李泗水。

    眸光稍一思索,眼前的情况已经很明显。

    显然,他们和李泗水、黄建安一起被鬼遮眼,走出村子,然后来到这片完全陌生之地。此时,他们如果再往前走几步,面前就是滚滚黄河,他们会直接掉进黄河里了。

    而李泗水和黄建安也的确是在爬山,但他们爬的不是出村的那条坍塌山路,而是爬的是另一座山峰。只是,李泗水在鬼遮眼中,掉下山崖摔死了。

    这才是李泗水的真正死因。

    死在了远离村子外的荒山野岭,所以才会时隔很久找到尸体。

    至于为什么李泗水和黄建安会被鬼遮眼出现在这里,稍稍一思索便释然了,看来河神就在这里了,方正面上冷漠看着从黄河里浮出的棺材。

    赵永达和黄建安冲撞河神,赵永达死了,黄建安却一直躲藏不出,于是河神利用李泗水引出了黄建安。

    只是,有一点他还是未想通…既然李泗水已经死了,又是谁发的网络帖子?难道真是李泗水死后发的鬼帖?恰在此时,旁边三人组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方正,你,你是怎么一开始就看出来我们被鬼遮眼的?!”

    方正的解释并没有多么复杂:“等你们多些实战经验,多陷入几次鬼打墙的险地,你们也会跟我一样,不管做什么,总会潜移默化的在心里默默记住脚步数,靠脚步数来区分是不是在鬼打墙里。”

    这种时时刻刻注意小细节的战斗意识,

    是用一次次流血填出来的宝贵战斗经验,

    也是最难的。

    就好比普通人不会有危机感,而战场老兵,不管是在前线战场还是在和平城市,都会养成下意识躲狙击手的本能一样。

    ……

    方正两眼微微一眯,看向那名站在棺材上的白衣白裤年轻女孩,想不到有人不受鬼打墙影响,比他更早对河神出手了。

    就在他说话之时,黄河上突发惊变。

    随着磨盘般沉重的巨石,从空中轰然砸中河面上的棺材,只见那棺材先是猛地一沉,河水里漂浮起大量淤泥,然后那棺材竟激荡开河面,快速往黄河中央激射出去。

    那河神知道方正他们四个人已走出鬼打墙后,居然直接要逃,知道这次是杀方正他们无望了。

    然后带着棺材盖上的白衣女人逃向黄河最深处方向。

    但还没移动出多远,也不见白衣女人有什么动作,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窈窕清丽身子,负手立身于棺材盖之上,可棺材却突然猛地一沉,像是突然有一座万钧泰山轰然压下,棺材陷入黄河边的浅滩淤泥里。

    与之同时……

    轰!

    黄河炸开,岸边山林炸开,周围数不尽的灌木、荆棘等,全都在第一时间爆炸,轰隆隆,有山崖承受不住爆炸产生的能量冲击,轰然倒塌进黄河里。

    这是天崩地裂的一击。

    因为,头顶上是天真的崩裂了!

    “不好,李泗水的记忆世界不稳,要坍塌了!”

    “这绝对是夜游使与食鬼层次的对撞!靠,该不会是…这一直不露面的第六个人,会是夜游使那样的恐怖存在!”

    “完了,完了,我们这次要集体GG,被团灭了,连夜游使大佬都出来了,跟河神杀得天崩地裂,李泗水记忆马上就要崩溃了!”

    只是一个千斤坠,就能引发这么惊人的破坏力,不知道全力出手,又将是何等的惊心动魄。

    这直接就是碾压。

    白衣女人似有所感,抬头看天,即便她有所保留,已经刻意压制了大半实力,依旧还是把这片亡者精神世界打得要有隐隐崩溃迹象。

    思及此,白衣女人转动皓首,又望向河岸山腰处的方正几人,尤其是那一双目光在方正身上停留片刻。

    她原本以为这四人,一直没发现被鬼遮眼,即将要掉进黄河水里,这才决定出手镇压河神,救下四人。

    就像当初她救下第一个出局者时一样出手。

    可令她意外的是,在最后关头,其中一个人居然发现并走出了鬼遮眼…下一刻,年轻女孩身影冲天,消失不见。

    既然这些人已走出鬼遮眼,她已经不便再继续插手了,她只负责保护这些人的安全。

    ……

    吼!

    就在白衣女人甫一消失的瞬间,一声像是憋闷了许久的愤怒咆哮,从深陷在浅滩淤泥里的棺材内传出,声震四野,四周树叶扑索索掉落。

    棺材盖猛地滑开,一具人影从棺材里直坐而起,双目赤红。

    似乎这就是一直蛰伏暗处的河神。

    可河神才刚张嘴怒吼到一半,砰!

    一阵酸牙的闷响,一根快得没影子的粗大树干,还带着没薅干净的树杈树叶,重重抽中河神张开怒吼的大嘴,轰隆!

    一道黑影砸出,是河神!

    竟直接被树干抽飞出去上百米,身体狠狠砸进河岸两边山上的一处山壁里,整个人都镶嵌在了山壁里。

    然后啪嗒一声,河神从山壁上滑落,山壁上只留下个人形凹坑。

    而在浅滩淤泥的那口棺材上,站着一头两米高的魔猿,手里还保持着挥动抱球棍的姿势。

    不过原本抓在手里的树,在巨大力道下,已经断成两截,河面与空气中飘落下无数碎木屑。

    半山腰上的三人组,看着挥舞抱球棍姿势的方正,顿时感觉整个人的灵魂都斯巴达了。

    方正,请还给我们那个严肃的猴哥!!

    棺材上,方正把还剩一半的树干,像轻若无物一样扛在肩膀上,回头望一眼白衣女人消失的方向。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这白衣女人挺像当初在黄河入海口,替他和福先生解决尸抱船的白衣女人很像,他没来得及看清对方五官……

    如果真的是,这算是水神出手,清理假河神?!

    脑壳疼,不想了。

    方正冷漠看向被他抽飞出去的河神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