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351章 拆迁办
    方正并不知道,像这些镜子邪灵的行动范围有没有限制?

    是其它房间的镜子都可以逃遁,

    还是就一开始召唤的镜子,可以只有进出,

    所以他才会一开始,没有打碎卫生间里的镜子,而是选择了守株待兔。

    结果,也不知是那镜子邪灵太脆弱,还是哪一个环节出了情况,镜子邪灵直接被他一刀给宰了。

    ……

    401房这边的爆炸和大火,很快在宾馆里引发大骚乱。

    就见有十几名房客慌慌张张跑出房间,在灰尘与浓烟中,借着安全通道逃出宾馆,方正也鱼目混珠的混杂其中。

    一逃出宾馆,这些有男有女,狼狈不堪的房客,人人都是劫后余生的身体止不住发抖。

    虽然方正已经控制战斗范围,可还是波及了数间客房,但好在楼梯口这里的客房,没人入住,没有人员伤亡。

    现在虽是在深夜,可这边的大动静,还是惊扰到附近睡梦中的居民,此时,有人打119报火警,有人打110报警说兴豪宾馆发生爆炸案。

    总之现场一片混乱。

    这里的出警效率还是很高的,一听是爆炸案,一座宾馆被炸了,立刻在第一时间就引起了高度注意,很快就有警笛声由远及近的飞驰而来。

    ……

    纣市。

    距杀上守墓人老巢已有一段时间,最终战果外界无从得知,也不可能会出现在新闻媒体的报道上,但此时的张屠夫,却好端端坐在福先生所开的冥店里。

    似乎,这本身就已是最有力的战果报道了。

    深夜,张屠夫依旧是留在福先生处,两人还是老样子的彻夜不眠,依旧精力旺盛。

    “福先生,上边有回复了吗?那个地方随时都有可能开启,最迟也不过这几天了,如果晚了,可就来不及了。”说话的人是张屠夫。

    “快了。”福先生始终都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死人脸,手中在忙碌着,有条不紊却熟练的折叠着一只只金元宝。

    沉默了下,张屠夫一饮而尽手中白酒:“这次一次同时福地开启两个,前期积攒底蕴需要的太庞大,导致我们比其它各国的福地开启时间都推迟了几个月,不鸣则已,一鸣就震惊国际,外面早已有神秘势力在暗中推波助澜,说我们同时有两个福地开启,意味着与众不同,非同凡响,现在各国都一直盯着我们这边,尤其是边界压力最大。”

    “现在边界不太平,聚集了各国修行者对我们虎视眈眈,都想要乘我们分身两地的机会,觊觎福地,从中掠夺。听说边界每天都在死人,每天都在击杀偷渡进边界的修行者。”

    “这次,一次同时开启两座福地,既是我们的机遇,也是我们的一次劫,就看我们这次能不能扛得住压力,同时守得下两座福地,击退一切敢来进犯的它国修行者和间谍。”

    “寸步不让。”福先生还是那张死人脸,明明是杀气腾腾的很强势一句话,可到了福先生口中却成了十分普通寻常的一句话。

    可恰是这种轻描淡写的语气,才是最有暴风雨来临前的那种乌云压城的平静中带着冰冷肃杀。

    就在福先生与张屠夫说话之时,张屠夫的手机响起。

    低头一看来电显示,张屠夫目有讶色,想不到会是邻城,乢市的老朋友打来的,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很有个性,“小鱼干”。

    能被张屠夫备注成这么有个性的名字,

    看得出来,这两人关系非浅。

    “张启武,你是不是故意的?”听筒中传出的是一个声音懒洋洋的年轻男人声音,顶多不超过三十来岁。

    张屠夫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你们纣市是不是有一个天天带着六位数装修计划,拆迁办出身的野生觉醒者?”

    “……”

    “别以为你不说话就当没这回事,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你们纣市最近是不是膨胀了,要拓展新业务了,而且拓展什么新业务不好,居然把拆迁办都开到我们乢市来了,这是在啪啪打脸吗?”对面说话语气依旧懒洋洋,嘴里像是叼着什么,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听着那懒洋洋的语气,就会使人下意识脑补出一个男人一边用小手指掏耳朵一边打电话的场景。

    “……”

    “还不说话?你知道你们纣市拆迁办来到乢市地界的第一天干了什么吗?”

    “干了什么?”这次张屠夫终于开口了,看来是逃不过去要被狠宰一刀了,这回大出血一回了。

    同时,他也有好奇和无语,这方正才离开不到一天,怎么这么快就闹出这么大动静来,债主都找上门来了。

    早在对面提到宾馆和拆迁两个词时,张屠夫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呵,也没干什么,就是刚来到乢市的第一天,还没进入乢市,就在城乡结合部拆了一座民营宾馆。”对面轻描淡写一句,可却有杀气。

    张屠夫:“看来这是家有民怨的宾馆,不拆迁不足以平民怨。这事我已经了解,你打个条子来纣市,这笔拆迁款我们纣市陪,但这笔功劳,必须要归在我们纣市名下。找财政拨款的报告我都已经想好了,因乢市阴司失职,幸得纣市民间爱国人士出手相助,积极解决乢市民怨。”

    张屠夫口中的民怨,自然是指灵异事件,有灵异事件,说明有普通人伤亡,如果病而不治,可不就会产生民怨吗?

    “你们自己的拆迁办捞过界,最后还不是由我们乢市来擦屁股,什么也不用说,我也不要什么赔偿款了,我要你这个人。”

    “不可能。”

    “先听我说完。”

    “绝不可能。”

    “算了,我就知道要你来乢市帮我肯定是不可能,我们换个条件……”

    “这事也绝不可能。”

    “我这还没开始说呢,你回绝个什么。”对面咬牙切齿。

    ……

    当张屠夫挂断电话,不用福先生开口,张屠夫已经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主动头痛说道:“是乢市的夜游使联系到我,方正现在跑到乢市去了。”

    “第一天到别人地界,就拆了一家民营宾馆。”

    福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