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336章 劳王的死
    “不行,我体力不支,快支撑不住了,呼,呼……”

    “我这次是真要支撑不住了。”

    几分钟前,方正就开始喊着快要支撑不住,可又几分钟过去后……

    “劳王,你这鬼海战术果然是卑鄙,我这次真真要支撑不住了。”

    方正口口声声喊着要坚持不住了,可他一刀一只鬼掌,一脸轻松的站在原地不前,一点都不像是要坚持不住,和艰难反抗前行的样子。

    连脸上也是一丝疲惫都没有。

    反倒是他那两眼里,放着贼光。

    世上什么光最亮?

    当然是贼光。

    因为贼亮贼亮。

    高淑画和小黑此刻就正蒙圈看着犹如戏精上身的方正。

    他们无法看到方正正收割的一缕缕魂气,所以无法理解方正为什么在拖延时间,不直接杀上就近在咫尺的劳王?

    此时,方正眼里的光芒越来越贼亮,仿佛可见一串串的$$……

    《九阳神罡》脱胎于《九阳神功》,这本就是绵绵醇厚的内功心法,再加上有《不死印法》的生气死气转换,方正完全不必担心真气会后继无力的问题。

    反倒是,越是车轮战,对他越有利。

    可以源源不绝补充内力。

    普通魂气+1,+1……

    普通魂气+11,+16……

    短短时间,人皮经文已经吞噬到快要破百之数了,方正心头大喜。

    这分明就是资敌。

    壮大对手的资粮。

    ……

    “不行了,我这次真真真…快要坚持不住了。”

    “劳王,有本事你别玩车轮战,有本事你可敢与我一战?”

    方正一边嘴里喊着累,要熬不住了,一副想要冲杀向劳王却又被河里翻滚起的一只只巨大鬼掌阻住去路的模样,一边却又精神抖擞的砍着鬼掌,越砍越龙精虎猛。

    完全不似一个几分钟前就开始要累瘫的样子。

    ……

    劳王自然不蠢,

    他看出了方正身上的反常。

    最主要是,这里虽然是聚阴之地,可聚集阴魂也需要时间,周围地下的尸骨阴魂没了,只能往更远区域,可这需要时间。

    但眼下是,距离越来越远,阴魂聚集越来越慢,方正越杀越龙精虎猛,此消彼长之下,阴魂消耗越来越大,直到劳王错愕发现,自己身边已没了阴魂。

    又过了会……

    “咦,怎么不继续车轮战,鬼海战术了?”砍着,砍着,方正手中动作停住。

    因为他面前已砍无可砍。

    阴魂都空了。

    劳王的确是想要用鬼海战术,活活累死了方正。

    可是千算万算,鬼海没了,

    方正却还依旧活得龙精虎猛。

    谁会想得到,方正是把鬼海当作了资粮,不断壮大自身。

    不得不说,《不死印法》在这里功不可没。

    要换作常人,恐怕就真要被车轮战拖死了。

    发现身边已无阴魂可以折河灯,一直坐在血棺上的劳王,突然陷入沉默了。

    聚阴之地的阴魂聚集速度也放缓了下来。

    “你……”这是一个阴沉嘶哑的声音,劳王刚说出一个音节,正要转过身来时,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方正,却在这时已率先出手了。

    中途没有多余一句废话,提刀就是砍,人狠话不多。

    此刻见没了阴魂,不再顾忌聚阴之地的方正,脚下一踏,人如一道闪电迅疾蹿出,速度快得在身后带起剧烈气流,形成如飓风风罡,这一步迈出,带着惊人而强烈的杀意,今天势要斩杀劳王于此地。

    轰隆!

    一声爆炸,赤色刀芒重重砸在血棺上,爆发出徇烂光晕,产生瞬间的刺眼失眠,那是真气能量溢散所升起的如旭日赤光。

    劳王无声无息消失。

    方正一刀落空,但他与鬼物战斗经验丰富,知道鬼物一类的神出鬼没性,只见他气息一沉,金钟罩,硬化!

    体表蝉膜鼓荡,膨胀,瞬息化作一口古十寺金钟时,就在金钟刚出现时,无声无息消失的劳王,已经瞬间出现在了方正身侧。

    咣当!

    一声若寺庙撞钟的巨响,响彻于村子上空,力道之大,巨大力道震荡到地面之下,好似连整个村子地面都微微震颤了下。

    咔嚓…蓬!

    被劳王手掌拍中的金钟部位,先是如镜面般寸寸开裂,最后崩裂出一个碗口大小的缺口。

    并未彻底击碎了方正体表的金钟。

    方正近期可是把《大日金钟罩》又强化了一次,比他在击杀大清铜币里怨灵时,又强化了一次。

    方正心底对劳王的实力有了一个底。

    方正原地刀光一旋转,刀招大开大合,企图逼迫开劳王…然而,实际上是,真气察敌!

    劳王一掌拍中金钟时,就已被金钟表面的真气,侦察到其后续变招。

    所以方正看似大开大合的一招,实则是粗中有细,气感幻术!以幻术蒙骗过劳王一次闪避,然后刀招一变,真气察敌已牢牢锁定了劳王接下来的动作,砰!

    劳王的闪避动作一顿,被方正一刀劈中,直到这时,方正才终于正面看清了劳王。

    在黑袍之下的脸,居然不是纸扎人,而是左半边身躯如风干水分的褐色干尸,右半边身躯是纸扎人。

    左半边干尸的脸上没了眼珠子,只有眼眶里有四条褐色蜈蚣在爬动,一点一点啃噬着眼眶周围的风干血肉。

    半尸体半纸扎人的守墓人,还是头一见到,方正当即就是心头一沉,心底有了不好预感,但手上动作丝毫没慢,正要疯狂扑击劳王时,劳王眼眶里的那四条褐色蜈蚣也看到了方正,然后…那四条五色千足虫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场景,拼命往劳王的眼洞深处去钻,好像要钻到劳王里的脑子里。而这带给了劳王无比痛苦,那张干尸的脸上浮现痛苦神色。

    再然后…劳王左半边的干尸身躯,毫无征兆的短短一秒内发黑、硬化,如干枯如老树皮的黑色硬块,最后,砰的炸成了漫天黑色晶粉,只剩下诡异的右半边纸扎人身躯。

    特殊魂气+1。

    What?劳王就这么死了?!

    原本方正以为会有一场生死大战,

    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没想到结局会是胜得这么轻松,劳王莫名一下就挂了!!

    面对这超乎意料的一幕,方正愣住,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双肩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搭着一双女人的手,静静趴在他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