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329章 灵堂
    李大诚忘了三叔的警告,抬头看到河灯是从前头一户大庄子背后的河里飘出的。

    李大诚好奇,一时看得出神,竟忘了走路,

    当他想起来还要赶路时,

    却胆寒发现,一直搀扶着他走路的三叔不见了。

    李大诚着急,刚刚还和他在一起的三叔怎么说不见了不见了,他连忙想要寻找,可受伤的腿刚落地,人就痛得牙关紧咬,额头冒出大颗大颗冷汗。

    “三,三叔……”

    “三叔你别吓我了,我一个人害怕……”

    痛得头冒冷汗的李大诚,站在原地焦急喊着三叔,可因为害怕又不敢发出太大声响,越是找不到人就越着急,后背生气寒气,感到毛骨悚然。

    李大诚想不明白,三叔这么个大活人到底是怎么消失的,心急的他,捡起地上一根掉落的枯枝,一边忍着疼痛,一边一瘸一拐的寻找起消失的三叔。

    夜深人静,空空荡荡的村子里一片冷清,没有听到三叔的脚步声。

    李大诚一瘸一拐,夜深人静就他一个人的空村里,越走越是腿肚子发抖,两边一排排毫无生气的黑漆漆民房,总感觉阴气森森。

    “三叔,三叔……”李大诚一遍遍低声呼唤着三叔。

    不知道这村子已有多久没来人,地上都是各种枯枝、落叶,靠近河流的地方还有滑腻腻的青苔,李大诚不敢太靠近河流那边,怕又摔倒了。

    不知不觉,李大诚找到了那户大庄子的门前,要想继续往前走,他就必须要经过大庄子。李大诚原本是想匆匆过去,可他发现,大庄子的门开着一条门缝,门缝不大也就刚好够一个人过去。

    李大诚一愣。

    那门缝的宽度,好像刚好够三叔一个人过去。

    李大诚先在原地犹豫了下,他想到了平时三叔对自己的照顾,这次也是三叔主动帮他找牛,就连他腿摔伤时三叔也始终不离不弃,如果自己就这么一走了之,那不是跟忘恩负义的畜生没什么区别了,做人要讲良心。李大诚一咬牙,心头一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找回来三叔,不管三叔有没有进入了这户人家,现在没有头绪没有线索,也就这户人家的门开着最可疑了。

    李大诚拄着树枝拐杖,一瘸一拐走近大门,李大诚先是是站在门外朝里面小心轻喊几句三叔,两眼与耳朵时刻注意着门后动静,可门后什么声音也没有,静悄悄,就和这个空村一样诡异安静。

    李大诚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用力一推那已经陈旧破败不堪的木门。

    手按在门上,手感很粗糙,门表面风化很严重,李大诚尝试用力一推,第一下居然没有推动,好像门后有什么东西抵住门,不想让他开门,李大诚明显感觉到门后有一股力量朝他方向推了下门,不让他开门。

    这肯定是我的错觉,汗水大颗大颗的渗出,呼吸也开始紊乱急促起来,李大诚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让自己心跳如打鼓的心脏冷静下来,然后有些迟疑的再次轻推了下门。

    这一次那种门后有什么东西抵住门的感觉没有了,吱嘎…木门这次被他轻轻就推开了。

    门后是个很空旷的冷清大院子,门后并没有三叔的人影,反倒是院子里挂着许多白绫和白纸灯笼。

    白纸灯笼上写着“祭奠”两字。

    这里不是没有人的空村吗,这是有人在摆灵堂?今晚邪门的事一件接一件,李大诚感觉心中越来越没底,而这时,急着找三叔的李大诚,手电筒往院子后的正堂方向一照,光束透过窗户,看到窗后似乎坐着个人,深山老林里突然出现个人,李大诚心里发毛,拿着手电筒的手一哆嗦,人吓得赶忙压下手电筒不敢再照那人。

    “三,三叔…三叔…是不是你?”

    “三叔如果是你,你应我一句好吗,你不要吓我……”

    李大诚朝窗户方向低喊了几声,始终没得到回应,李大诚只得手发抖的继续用手电筒去照,那个人依旧坐在窗后,夜里只能隐约看到个模糊人影,那模糊人影坐着一动不动,不知道是在守灵堂,还是睡着了。

    李大诚嘴唇哆嗦了几下,又低声喊了几声,始终无人应答,他越发害怕起来,人有些要崩溃了。

    “难道,难道,我这是遇到鬼了?”

    ……

    不知过了多久,

    月渐西移,浓浓夜色下,

    叮叮当当,铃铛的脆响,忽然撞破幽静清冷的夜色,响彻在空空荡荡如鬼村的村子上空,就好像道士里的招魂铃在不停响动,透着股说不出的奇异氛围。

    在这座本应消失,不该在不对的时间出现在不对地点的山里村庄,此时,又有人进入了村子里。

    一男一女走在前头,二人年纪都很轻,都是约摸刚二十岁出头。

    而在二人身后,跟着一只尾巴高高翘起的乌云踏雪玄猫。

    玄猫脖子上挂着一只精美小巧的小铃铛,走路时在冷清静谧的村子里响起叮叮当当的铃铛脆响。

    此前听到的铃铛响声,正是来自这只玄猫戴在脖子上的小铃铛。

    这只玄猫在黑暗里眼绽幽绿光芒,看着眼前的阴气沉沉鬼村,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危险低吼声,这是猫即将猛扑攻击前的前兆。

    可若说最奇怪的,莫过于那走在最前头的二十来岁男人。

    肩上居然扛着一只棺材,

    人一步一步走进村里,身后跟着一只弥漫着危险气息的玄猫。

    这一人一猫,

    自然就是方正和小黑了。

    猫都记仇,尤其是小黑这只猫诅,刚恢复就急着复仇不隔夜,一定要跟过来一雪前耻。

    而那女人,就是负责带路的高淑画。

    “你确定劳王就在这座消失的古村里,不在守墓人老巢的七十二道鬼门关里?”方正眼角淡淡看一眼身旁的高淑画。

    高淑画专心带路:“自从劳王这次失败后,他就已经回不去七十二道鬼门关了,他如果回去,才是真的必死无疑。”

    闻言,方正两眼眯了眯。

    两人一猫顺着河里的纸船河灯,在古村里走了一段路,嗯?方正讶色。

    他原以为这个深山老林里的古村,应该会没人,可却在一户大庄子门前,看到了一道来回徘徊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