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320章 百年两段尸
    当王有材醒来时,

    他发觉自己半边脸整个麻木,失去知觉,

    感觉不到自己脸的存在。

    张嘴喘气的时候,嘴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气味,连忙呸呸呸了几下,居然从嘴里吐出几根羽毛。而且这动作太大,牵扯到脸上伤口,王有材这才发现自己半边脸高高肿胀成猪头脸,少了好几颗牙齿。

    “嗯…射…zo…mo…了?卧的梨…卧的梨…嘶……”

    王有材半边脸肿成猪头脸,说话模糊,不清晰。

    方正仔细想一遍,才理解了王有材的话,他原话是:“我是怎么了?我的脸,我的脸。”

    这时,王有材发现到屋里的方正几人,看着家里突然闯进来陌生人,这名高中生惊慌往后退。

    王有材在发抖:“尼,尼姆…射…谁?”

    原话是:“你们是谁?”

    而此时,屋子里的灯光早已恢复,之前是受到特殊磁场干扰到了线路。

    胡思思和王有材,几乎是同一时间醒来的。

    胡思思迷迷糊糊醒来,很快她便心底一凉,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

    自己怎么不是在房间里?

    为什么会人被放在一张桌上?

    然后,她眼帘里出现了一个男人,正是方正!

    “你个禽兽!”

    “你对我做了什么!”

    胡思思羞愤欲死的愤怒声音。

    看着嘴里呜哩哇啦不知道说着什么的王有材,再看着看像是自己真对她做了什么,正一脸仇视自己的胡思思,方正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眼前的画面,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啊。

    按照他的剧本来,

    应该是胡思思对她感恩戴德,感谢他救了她一命,先不说以身相许,想想都知道不可能,最起码心生感激,然后从此胡思思对他刮目相看,崇拜他为偶像。

    毕竟老祖宗有句老话,叫救命之恩如再生父母。

    然后,这个时候王有材也对他充满感激之情,方正对他有如再造之恩,无以为报。

    接着,他就顺利从王有材嘴里,套取到有用的情报。

    可是…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就当屋里一顿乱糟糟,方正被吵得一个头两个大之时,忽然!

    特殊魂气+1,+1。

    接着便见到都教头回来。

    方正吃惊,都教头这是连续斩杀了两个百年鬼物?方正留意到都教头手里提着的两具尸体,以及肩头上扛回来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还有呼吸气息,只是暂时陷入昏迷中。

    都教头手里的那两具尸体,是两段尸。

    分别是一具上半身,和一具下半身,是从腰部斩断分离的。

    两段尸?

    腰斩?

    方正目光一凝。

    带回来两段尸和救回来两名村民的都教头,一进门就看到了半边脸肿成猪头,说话口齿不清的王有材,以及羞愤抱住身体的胡思思,还有小黑脚边的人脸老猴子和支离破碎纸扎人。

    都教头一时间有些发愣。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他离开一会,这里就变得这么热闹了,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大概花了一二十分钟,终于解释清一切误会,王有材趴在人脸老猴子身上伤心大哭,看到这,方正心想也不枉费了王老六死后还来救孙子。

    而都教头这位娃娃脸大高手,一脸欣慰看着方正。

    方正也从都教头那里,了解到那两段尸的始末。

    原来,那两段尸是来自长溪村的后山方向。

    在长溪村后山,有一条河道,在河道两岸居然埋有古时惨死于腰斩的两段身体,各封存在一口棺材里,然后分别埋在两岸。

    并借助湍流不息的水流,在玄学上寓意着生生不息,借助生生不息的活水和生气,来斩断两段尸身上的怨气,防止成煞。

    只是,沧海可桑田,随着岁月流转,原本的河道被水流越冲刷越深,河道不断扩宽,其中也少不了人为活动的关系,这葬在两岸的两段尸棺材,就慢慢暴露出来。

    可那时候的河道里还有水流带来生气,还能镇压得住两岸两段尸的怨气,哪怕是两岸被架起了桥,这长溪村也是一直相安无事。

    只是,随着上游多了座水电站,河道水流渐渐干涸,暴露出越来越多的河床后,直至,没了奔腾活水斩断两岸怨气,两段尸里的其中一段下半身所在的棺材,因暴露出河床,破损最严重,就给了下半身跑出来作怪的机会。

    原来,都教头一开始时看到的那所谓李康亮,其实就是两段尸的下半身,所变化出来的障眼法。

    就跟方正头一次遭遇到两段尸的场景一样。

    这也就解释得通,为什么长溪村近期遇害的村民,都是跟水有关了。王老六除外,因为都教头怀疑,王老六的死可能还有更深原因,应该不是两段尸杀死的王老六。

    听完都教头的解释后,方正感觉这恐怕是死得最憋屈的百年鬼物了。

    一出场就碰到了大高手夜游使,

    不仅下半身被灭,

    都教头还挖掘河床,还把葬埋有上半身尸身的棺材给刨出来挫骨扬灰了。

    而李康亮兄弟俩,则是被都教头从桥下河床里找到的。

    按照都教头所推测,兄弟俩应该都是被百年鬼物的鬼打墙给迷惑,一路走到后山小桥上,探出身体往桥下张望,最后一头栽下去。

    因为两人的头都摔了个头破血流。

    只是,百年鬼物还没来得及实施害人,就撞上了都教头。

    至此,长溪村的种种悬疑,就都解释通了,只能说,刚好几件事巧合碰到一起,才让事件看起来复杂。现在唯一就只剩下,王老六是怎么死的,以及那具百年女尸的下落。

    方正思忖间,感受到背后有一对目光,一直在盯着他。

    方正顿觉一阵牙疼。

    “一千万,你够了啊,我真要对你有非分之想,哪还会吃力不讨好的出手救你,让你醒来发现到我,乘着你昏迷不醒,我岂不是有更多机会。”方正看向身后的胡思思。

    胡思思也不说话,

    也没胡搅蛮缠,

    就像只受气小仓鼠,两只腮帮子气鼓鼓的无声看着方正,似乎正在用眼神杀死方正。

    方正看得更加牙疼了,索性不再解释,还是都教头为方正解了围,都教头问胡思思:“你在王有材的精神意识里看到了什么,为什么后来自身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