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312章 三尸香
    屋内哪来的尸臭味?

    方正寻找一圈,

    最终,他的目光定在了门口像魔怔了般的王有材身上。

    更准确的说,是目光定在王有材手上的那三根线香。

    尸臭,

    正是来自那三根线香熄灭后的余烟。

    方正惊疑,正打算再看个仔细时,漆黑一片的屋内,响起有人说话声。

    “你可知道,这世上的香不能乱烧,不然,容易拜错鬼神,到头来请鬼神容易送鬼神难。”

    “就好比古人上香就分《善恶二十四香》和《敬神七十二香》,《善恶二十四香》里有疾病香、恶事香、贼盗香等。”

    “《敬神七十二香》则是以香达信的请神香,所谓‘一柱真香通信去,上圣高真降福来’,敬香如敬神,比如王母赐财香、月老搭桥结缘香、金母香、大罗金仙香等。”

    原来说话的人,正是那名娃娃脸男人。

    他是在对身边的年轻女孩说的。

    听这语气,就好像是在以长辈指导后辈的说教口吻。

    方正不动声色的在旁偷听,这是难得的课外拓展题。

    恶事香:七天内有仇家上门或是有血光之灾。

    贼盗香:早有土寇抢劫,晚有盗贼光顾家门,这是破财香。

    ……

    娃娃脸男人一一介绍。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有心怀歹意的人作乱。《善恶二十四香》和《敬神七十二香》不管是特殊制作流程还是特殊上香手法,都与民间手法不一样,能懂的人也没几个人,你应该一辈子都碰不到。就连我也是只听过,没亲眼见过。”

    眼神像三四十岁沧桑的娃娃脸男人,继续以长辈口吻对年轻女孩说道:“上面这些都是题外话,你只需大致知道即可,着重知道的是在《善恶二十四香》和《敬神七十二香》之外,还有一门特殊的香谱,叫《地煞三十六香》。”

    “《地煞三十六香》里记载的,都是一些跟鬼物打交道的邪术,不是跟活人打交道。好比如眼前这三根香,你是不是闻到了尸臭味,并没有闻到寻常线香的那种檀香,清香气味?”

    “因为这不是一般的香,而是三尸香。”

    方正听得聚精会神。

    按照娃娃脸男人所讲,王有材手里的三根线香,跟一般的线香不同,是叫三尸香。

    三尸香,是由一母、一子、一横死怨气,三尸焚烧炼制而成。

    这是专门敬给恶鬼的。

    恶鬼吸饱了香火,就不会找这家主人的麻烦了。同时,三尸香奇臭无比,也能蒙蔽活人气息,让一些阴邪污秽的山精野怪,孤魂野鬼看不到屋里的人。

    举个最简单例子,背尸匠背尸时,都会用到三尸香……

    方正听得心头一动。

    想不到看似普通的香火门道,居然还能牵扯到这么多。

    若说《善恶二十四香》是烧给人的,

    《敬神七十二香》是上达天庭请神的,

    那么这《地煞三十六香》就是烧给鬼的。

    人、神、鬼都在争香火。

    “林教官你讲到这些香谱,每个都需要对应的特殊制作方法和烧香手法,可王有材拿着三尸香直接就用打火机点燃,这好像…有点自相矛盾了吧?”胡思思提出心中疑问。

    说完又俏皮的吐了吐香舌:“当然了,我不是怀疑林教官的专业性,只是我的确是想不明白这里面的关系。”

    娃娃脸男人:“事事没有绝对,普通人也可以用三尸香。只不过这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效果去掉十之七八,最后的真实效果能剩十之二三算是最多了。”

    胡思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方正也是听得津津有味的在旁点头。

    就这个时候,忽然,咔嚓,轰隆隆,天上又有一道闪电劈下。

    此时,王有材还蹲在门口疯狂点燃着三尸香,大门敞开,雷光刹那照亮了原本漆黑一片的屋内,可紧接着,屋里马上响起一声大叫。

    “原来是你!”

    “舒克!贝塔!”

    借助雷光照亮屋里瞬间,胡思思终于认出了一直感觉声音耳熟的方正。

    方正也认出了对面来生理期肚子不舒服的妹子是谁了,顿时一脸有些蛋疼表情:“原来是你,那个一千万!”

    胡思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难理解。

    每次灵异事件后,特殊行动部的人为了社会维稳着想,总要有个人来“篡改记忆”,负责善后吧。

    “不要再提一千万!”胡思思啊的抓头,恼羞成怒跺脚。

    反倒是那名娃娃脸男人,胡思思称呼的林教官,饶有兴致看着吵嘴的两个人。

    当娃娃脸男人了解到始末后,他笑看着方正说道:“原来大家都是熟人。”

    “难怪我与方正驴友你一见如故。”

    “听说你给张启武起了个外号叫张屠夫,也给那个总假装斯文书生的家伙起了个外号叫左千户,两人经常称兄道弟,你我作为他乡遇知己的驴友,今天能在这相遇也是缘分,不如你也给我起个外号吧?”

    娃娃脸男人期待看着方正。

    此时,大家都放下了戒备,走到一起。

    方正先是心头吃惊了下,能毫不避讳张屠夫和左千户,难道眼前这家伙也是跟张屠夫他们同个层次的人?

    地位比一般的特殊行动部成员都要高出一截!

    可随后,方正感觉牙疼了,他为自己辩解道:“左千户的外号真不是我起的,我无辜啊。”

    娃娃脸男人似乎并未听进去话,催道:“给我也起个外号吧,一定要比张屠夫、左千户还要霸气的外号。”

    方正脸黑,

    眼前这位根本就没听他解释吗。

    而且,你都长着一张娃娃脸了,与霸气一点都搭不上边啊,这不是让他把瓜强扭吗?

    “要不叫都教头,怎样?”方正低声提议一句。

    “我听一千万喊你林教官,我感觉只有都教头,才更符合你的霸气气场。教头是古代教官的意思,都教头是总教官,是教官里的头头。”

    “而且都教头你也姓林,跟史上那位八十万禁军教头同姓,史上那位教头的人物判词是‘仗义林冲最朴忠,驰名到处聚英雄’,在民间还有小张飞称号。”

    “张飞够霸气吧,三国名将,勇武万人敌!”

    “而且你不是教头,你是都教头,是教头里的王者,别人是小张飞,那你就是现代活张飞。”

    方正朝娃娃脸男人竖起一个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