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278章 御用衣架
    方正看着高淑画:“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高淑画:“如果你有时间,今天晚上就动手。”

    方正一愣:“这么急?”

    高淑画:“免得夜长梦多,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再次断了。”

    方正点头:“我就随口一问,我这里没有问题,不过我需要找一名帮手。”

    高淑画黛眉微蹙:“我不喜欢这件事太过张扬,人越多越容易坏事。”

    方正给了个安啦的眼神,说道:“你放心,这人你见过的。”

    “为了以防万一连线师手上的黑夜之面,我需要带上我的御用衣架出征。”

    ??

    御用衣架?

    在高淑画的疑惑目光下,方正拿出他的国产智能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老神棍,你在干嘛呢,你那边怎么这么吵?我不是让你带薪休吗,你还在外面?”

    “正好你还没休息,今晚有行动,我还缺少一个衣架,事成后给你一个月工资作为分红。”

    “什么衣架?你肯定是听错了。”

    “神棍不是我说你,你应该去买个老年人助听器了,人一老就容易耳背。”

    两分钟后方正挂断电话,然后对高淑画说,你先等我半小时,我的御用衣架已经在赶来路上了。

    老神棍见钱眼开,一听到分红,早已在电话里急吼吼说马上过来。

    高淑画面无表情,点点头:“那我也准备下,一小时后在城北的白塔工业园区汇合。”

    方正想了想没意见,于是点头。

    当又交谈了一些细节部分后,方正将高淑画送出门。

    “手机支付别忘记了啊!”

    “一定要记住啊!”

    目送着高淑画离去的背影离去,方正喊道,同时目光中有些极力压制的蠢蠢欲动。

    这怎么说也是价值一枚符文的画皮鬼。

    ……

    重新走回到店内后的方正,立马开始清点起今天暴涨的资产。

    隔壁人文学院旧址,一共贡献了十枚符文。

    插了高淑画十四次,奶到十四枚符文。

    前后一共收集到二十四枚符文。

    再加上原本的存款,他现在一共是有二十八枚符文存款了,想想就激动。

    清点完存款,顺便将衣衣雕刻的手工艺品木雕,仔仔细细摆放在最显眼位置贩卖,方正刚摆放好木雕,目光注意到街上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

    对方拉着一名名过路人,似乎是在向路人询问什么,但路人全都躲着那个人,摇头似乎说不知道,然后匆匆离开。

    很快,那男人一路询问到了方正店门口。

    这是名小眼睛,长得略有些尖嘴的猥琐男人。

    “你,你好,我是外地刚来纣市打工的,前几天不小心被蜈蚣咬了口,伤口马上开始了肿胀,小诊所吃药打针都没用,眼看没办法了,遇到名开滴滴快车的老道士,老道士说我遇到的是百年蜈蚣精,要治好的话还得要去寻找它的天敌,所以想请问下,纣市哪里有鸡?”

    小眼睛问得小心翼翼,声音压得很低,还时不时转头看看四周,好像深怕周围路人会听到。

    这一副小心看四周的样子,就更是把猥琐演得入骨三分了。

    方正:“……”

    神特么的开滴滴快车的老道士,他怎么都无法脑补出那样的奇葩画面,这故事编得连起码逻辑和路人智商都不照顾了。

    难怪会被周围路人视作神经病。

    方正于是两眼微微一眯,一本正经说道:“就看你是要公鸡还是母鸡了?”

    “而且吧,我觉得你这百年蜈蚣精的修为不简单,起码还得找个百年鸡精。”

    闻言,小眼睛男两眼一亮,这是他第一次未被人回绝,马上迫不及待追问:“公鸡母鸡这有区别吗?”

    “只要能治好我的百年蜈蚣精毒,公鸡母鸡都无所谓了。不知道老板可否知道哪里有百年鸡精,如果百年鸡精找不到,不知道五六十年的鸡精可不可以?”

    听着这迫不及待的语气,方正当场窒息到无法fu吸。

    方正两手一摊,爱莫能助的摇摇头道:“不好意思,我不需要百年鸡精,也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到百年鸡精,你可以再打听打听哪里有百年鸡精。”

    “谢谢老板,老板你是个大好人,谢谢老板让这个世界充满了正能量和温情。”小眼睛男充满感激的说道。

    然后他离开店铺,继续苟着背影,找路人询问哪里有百年鸡精,五六十年也可以。

    那猥琐的背影,

    就好像是逢路人就问:“要片吗?请问要片吗?最新的葫芦娃七兄弟大战女蛇妖无码版。”

    方正等老神棍的时间并未多久,老神棍依旧还是开着他那辆泡水车老捷达,1.4L排量,分期二十四期贷款。

    “小兄弟,现在就出发吗?”老神棍降下车窗,身上依旧还是穿着那身道袍。

    方正:“我锁好门,马上就来。”

    几分钟后,关好店门的方正,打开后座车门,正要把他背上背着的吉他背包塞进车后座时,脸上一愣。

    车后座已坐着两名女乘客。

    “小兄弟,将就挤一挤,老道我刚才正在跑滴滴快车赚点生活费,结果小兄弟一个电话打来,我跟两位女乘客说好给她们免单,顺路捎一程。”老神棍探出车窗的头,朝方正不住道歉说道。

    等一下!

    开滴滴快车的老道士?!

    方正脸一黑,原来那小眼睛男说得全是真的,真有老道士出来跑滴滴,难怪在电话里老神棍那边很吵杂,估计正在开车。

    挤挤就挤挤吧。

    方正倒是也没为难老神棍,而那两名女乘客也没有想法,能免费顺路一趟,她们乐意还来不及,怎么会拒绝。

    最终,方正坐在副驾驶座,吉他背包放在后排地上。

    而这一路上,因为有外人在,老神棍和方正都没有交流,反倒是后排两名女乘客,在跟方正聊过几句后,开始自顾自聊起闺蜜话题。

    “你知道男人的什么硬了,就得要当心了吗?”

    老神棍握方向盘的手,明显一僵,老神棍和方正同时竖起耳朵,等待答案。

    “翅膀?”

    “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