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262章 民间音乐家
    不过,孙玉树接下来又说,

    陶文光现在虽然被救了出来,但因为被埋缺氧导致昏迷,还没醒来。

    所以他现在无法找导师,问清楚当年的事情经过。

    看着孙玉树面有急色,还有求助望来的目光,方正皱眉,他想到当初孙玉树也曾尽心尽力帮过他不少忙,于是,他没再让孙玉树为难。

    只见方正开口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拿些东西来,然后跟你走一趟。”

    闻言,孙玉树惊喜,目露感激之色,不停朝方正道谢。看得出来,孙玉树是真的关心他大学导师的安危,并非是假装出来的。

    或许,这位陶教授的为人并不是真那么差?

    在孙玉树的执意坚持下,方正回到小区取东西,而孙玉树则在小区门口等他。

    刘队长一看到方正带回来的孙玉树,脸上吃惊:“方正,这人不就是上次那个…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坐在小区门口的年轻人吗?”

    嘴里吧嗒吧嗒叼着杆老旱烟的老张,今晚也是跟刘队长一起值夜,同样是点头说道:“的确是上次那个驴中驴的吓成了傻子的娃子。”

    老张一开口,还是那口夹杂点西北口音和川音的多地混合口音。

    刘队长悄悄对方正说:“这小子该不会又撞邪了吧?”

    方正目光古怪。

    刘队长吓得身体打了个冷颤:“该不会真被我说中了吧?”

    一旁的孙玉树,一脸尴尬站在那里。

    方正怕吓到刘队长,于是解释道:“上次我带他去派出所报了警,及时制止他母亲被一个疯女人伤害,所以他今天是专门来谢谢我的。”

    方正让刘队长别多想,这世上哪来那么多撞邪。

    方正回到所住楼层的家后,一开门就看到了因听到门外动静,正主动拿一双拖鞋,乖巧等在玄关处的衣衣。

    衣衣身后还跟着只小尾巴,是乌云踏雪白手套的小黑。

    方正一直都感觉,最近小黑膨胀了。

    天天拿白眼看他。

    “衣衣,今天我们可能去不了托儿所…哦,不对,是去不了左千户店里学木雕了,今天又要留你一个人在家了,抱歉。”方正蹲下身子,两眼里带着歉意说道。

    衣衣不会说话,手臂一环,默默无声的依恋抱了抱方正,然后乖巧放开手。

    方正眼里带着温情,摸了摸懂事的衣衣,然后转头朝蹲坐在衣衣身后的小黑招手道:“小黑,你过来。”

    小黑高傲翘着小尾巴,踩着贵族猫步,颇有些不耐烦的走向方正。

    方正看得无语,于是狠狠撸了一把猫,然后叮嘱道:“我可能要离开一两天的样子,衣衣就交给你来保护了。”

    猫瞳斜睨一眼方正,那是一双仿佛在看制杖的眼神。

    喵呜~小黑来到衣衣身边,做出小脑斧护食的凶相。

    我真的像小脑斧一样凶残,

    我真的很凶的。

    那样子仿佛在说,这事不用你说,我也会保护好新主子。

    “下次好好说话,也不知道你这斜睨眼神,是在哪里学来的。”方正有些好气又好笑。

    几分钟后,回到卧室的方正,拿出了装有鬼头刀的那只乌木刀匣…以及,一只前不久从某宝上淘来的大号吉他背包。

    ……

    老神棍原本正在店里看店,结果方正一个电话打来,开口就是有生意上门,连夜出发,并且提及加班费按照三倍工资算。

    老神棍二话不说,立马停止了在刷短视频,关店,出门。

    “加班费按照三倍工资算”,这句话才是重点。

    直接戳中了见钱眼开的老神棍软肋。

    方正之所以把老神棍带上,一来是需要辆代步工具,

    二来也是带上个移动衣架,要万一这趟真碰到个凶物,说不得就要再让老神棍脱衣服硬干一场了。

    而当老神棍开着他那辆二十四期车贷的泡水车老捷达,赶到方正所在小区门口时,正好就看到了方正,以及跟方正站在一起的孙玉树。

    老神棍看到今天的方正,好像一下陌生不认识:“小兄弟你这身打扮是?”

    赫然,在方正身后背着只吉他背包。

    方正脸色一肃,一本正经说道:“其实,我一直很低调做人,隐瞒了另一重身份。我除了是名知难而上的有志青年,还是名热爱生活艺术与文艺气息的民间音乐艺术家。”

    方正说得热血激昂。

    就差来一句,我从小有一个梦想,作文标题就是“我想成为一名音乐家”。

    what?

    老道我还知男而上呢。

    老神棍有些懵逼和纳闷,很是怀疑的看着方正。

    不久后,孙玉树和吉他包,一起坐在后座,

    方正坐在副驾驶座,老神棍专职司机,开着那辆离报废不远的老捷达,颠颠晃晃上路了。

    “小兄弟,你这包里的乐器挺沉的啊,起码得有三四个大汉的重量吧,老道我一档起步都很吃力。”老神棍纳闷,有些肉疼自己的宝马良驹。

    ……

    孙玉树导师的家乡,并不在纣市。

    而是在纣市下面的一个县级市,驱车要开差不多一百公里,一路走高速也差不多要走两个小时才能到地方。

    上河村。

    大拴,是上河村里一名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

    因为其为人好吃懒做,又有烂赌的恶习,所以平日里没少在村里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就连附近几个村也没少遭他祸害。

    他没少被抓,但每次都是派出所拘留十五天,出来后又贼心不改。

    数次抓数次放,屡教不改,就连派出所都有些不待见大拴这种人。

    今天,在外面赌博又输光钱的大拴,回村有些晚了,此时已是快要接近深夜,夜路上只有他一个人。

    一路上,他都在骂骂咧咧,今天他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逢赌必输,赌牌输,赌麻将输麻将。

    只要坐在赌桌上就输。

    大拴不仅烂赌,还是个酗酒的酒鬼,走路摇摇晃晃,开始耍酒疯。

    忽然!

    “猜猜看,是字还是图?”

    一名站在阴影下,全身都裹在黑色风衣下的怪人,抛出一枚铜币,然后右手手掌盖在左手手背上,那是一双满布疤痕的伤痕累累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