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230章 漏水的旅馆
    东南亚城市。

    潘妙欣是滞留在这座战区城市里的出国游游客,她躲在酒店对面的旅馆二楼的一间客房里,听着马路对面酒店里传出的惨叫声音,

    潘妙欣很清楚,

    又有人误入那家恐怖酒店死了。

    她很想逃离这个让人绝望的城市,

    可这里是战乱地区,白天到处都在打战,到处都是在爆炸的炮火和流弹…晚上有那些恐怖东西在徘徊…她委屈,很害怕,她不敢到处乱跑。

    她每天活都在恐惧之中,每天无时无刻不在想家、思念家乡……

    想念家里的父母亲人、热水器、温暖大床……

    思念祖国的和平、稳定。

    怀念早上出门能买到新鲜的最爱吃的豆腐花和红豆粥;

    上班能与同事分享美食、分享青春电视剧;

    晚上下班,能无忧无虑的跟同事聚会……

    她的人生才刚走完二十四年,美丽花季还没有结束,她还有很多梦想与人生目标还没实现,在一次次强烈思乡下,她不止一次两次曾偷偷抹过眼泪。

    还好!

    这一切即将要结束了。

    只要再坚持一晚,只要他们这个旅行团的人,拼尽一切的努力活过今天晚上,祖国撤侨的人,很快就会来救援他们这个滞留当地的旅行团了。

    旅游团的导游已经跟大使馆联系上,大使馆让他们找安全地方躲好,不要在外面乱跑,马上就会有救援人员赶到他们躲藏地点接应他们。

    活下去!

    咬牙努力活过今晚!

    这是间装修简单,空间并不大的三人亲子客房,除了一大一小两张床外,就只有门口位置散发出阵阵异味的脏乱卫生间。

    当潘妙欣蹲下身体,手机荧幕勉强照出周围一圈,在她周围正表情惊恐,绝望围聚了一圈人,都是同个旅行团的国人。

    一共有十来人。

    其中还有一名导游、一名司机。

    导游和司机都是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这些人没有开口发出声音,没有发出任何一丁点的声音,而是手机打字交流。

    文字:又有人误闯入对面酒店,他们肯定和前面那些人一样,都没能活着出来

    然后一个人一个人无声传递查看,最后又重新传回到原主人手中。

    文字:国家真的会派人来救我们吗?

    大家又传递一圈查看。

    文字:肯定会,首先我们自己不要先放弃希望

    文字:早知道就不出来了!国内那么安全,我好想念我老婆跟孩子

    文字:只要我们不出声,大家保持安静,我们努力活过今晚,就会有撤侨的救援队带我们回国了!

    文字:这里这么危险,希望救援的人能一切平安

    文字:手机电量已经不多,大家节省点使用,在晚上我们只能依靠彼此手机了

    文字:好的

    文字:嗯

    文字:谁的充电宝,白天充了电后现在还剩有电的吗?我手机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三十电量了,借我充电下

    就在几人静音打字之时…突然,滴答!

    原本寂静的黑暗中,突然诡异响起有水珠滴落声音,在死寂看不见的黑暗中,简直如一根尖针刺痛大家耳膜,有人吓得仓惶站起就要尖叫出声。

    但幸好有人反应快速,一把捂住那人嘴巴。

    此刻,所有人都是满眼恐惧,惊恐,他们浑身发冷,赶紧纷纷拿出手机,不敢开强烈光源的手电筒,借助手机荧幕上的微弱光芒,慌张照明周围。

    狭窄黑暗中,依靠手机屏幕照明的范围实在有限,大家都很紧张,心脏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滴答,在看不见的黑暗中又有一滴水声。

    滴答……

    很有规律的水滴声,每隔两三秒滴落一次。

    大家全身冷汗,本就吓得像惊弓之鸟的他们,面对黑暗中的奇怪水声,心跳得很快,像是打鼓,脸色瞬间全都苍白了。

    文字:会不会是门口那间散发异味的卫生间里传出的?

    文字:卫生间里的水龙头都已经拧紧,应该…不会是水龙头里漏出来的水吧?

    潘妙欣算是旅游团十来人中,最先冷静下来的几人,她指尖小心翼翼轻触触摸屏,打出一段文字:水声像是在隔壁客房传来的。

    短暂的寂静。

    马上同时有三四个人慌乱打字。

    隔壁有人?

    (旅馆里还有其他人?)

    (隔壁客房还藏着另外其他人?)

    (确定没有听错吗?我宁愿你说确定!!)

    水声还在滴答滴答的滴落,潘妙欣屏住呼吸又仔细听了一会,这次很肯定打出文字:我很肯定!水声就是从隔壁卫生间传出的!

    似乎是为了验证潘妙欣的话,隔壁房间忽然传出一个恼怒的低吼声音,还有一些听不懂的奇怪腔调,声音压得很低很低,似乎也在跟潘妙欣他们一样刻意保持安静,导游吓得脸色很苍白,拿起手机,哆哆嗦嗦打出一段字:是当地人,好像是水龙头忽然坏了,一直在滴水关不住。

    文字:渴了,起来接水?

    文字:有可能

    文字:大家,先别说这些了,我觉得浑身发冷,你们说我们就在他隔壁客房,该不会真的会牵累到我们吧

    就在这时候,咔嚓,有镜子开裂的声音,但并没有碎落掉下来的砸碎声音。

    声音是从隔壁传来的。

    一秒…两秒…三秒…隔壁突然一下陷入安静,水声滴落声音消失,男人刻意压低的恼怒声音消失,镜子开裂声音也跟着消失,一切都陷入诡静之中。

    隔壁一下就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潘妙欣他们全都止住呼吸,这时候没有一个人敢发出一丁点声音,都吓得浑身发毛,竖起耳朵听隔壁动静。

    啪嗒,啪嗒……

    只一墙之隔的隔壁,开始有男人走动的脚步声,脚步声一直在隔壁客房来回徘徊,来回走动。

    一会走到门口卫生间里,一会又走到墙边站着不动,过了好久都未动…墙的位置,正是那几张贴墙而放的床,男人脚步声在床边站了好一会后,又开始走动了……

    吱嘎,房门开动声音,脚步声走出门了…然后开始在走廊里来回踱步。

    咔哒咔哒,有门把手的轻轻颤动声音,在空旷走廊里异常刺耳……

    那个人脚步声的男人,正在试图开其它客房的门。

    咔哒咔哒…一间间尝试,

    他们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