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娇笙 > 正文卷 第九百三十章:立规矩

第九百三十章:立规矩

    过了一会儿,青葙才听徐氏道:“你回去同你们小姐说,她的意思我明白了,这次她做的很好,叫她不必担心,三小姐那里自有我呢。”

    青葙听到徐氏这话,心中不免一喜,暗道安笙果真料事如神,但面上却压着喜气,恭敬回说:“奴婢一定将老夫人的话带给小姐。”

    说罢,青葙便福身行了一礼,然后慢慢退出了徐氏房中。

    待青葙走后,徐氏脸色陡然阴沉下来,目露凶光,跟徐嬷嬷说:“我倒是小瞧了三丫头,竟不想她有这么大‘志气’呢!”

    徐氏这“志气”二字咬的格外重,一听就知道是正生着气呢,并非真心在夸顾安雅。

    徐嬷嬷跟了徐氏几十年,哪能瞧不出个眉眼高低,因而当即便劝道:“三小姐年纪还小,不大知事呢,老夫人别生气,您教一教也就好了。”

    徐氏闻言冷哼一声,“还小?她跟安笙也不过差着几个月罢了,安笙能看透的事情,她怎么就看不透!蠢货!”

    徐嬷嬷见徐氏这么生气,也是不敢再劝,只能说:“家里万事还要靠老夫人呢,您可千万保重点儿自己个儿啊。”

    徐氏显然是真的十分生气,闻言虽气稍渐歇,但口气仍旧恶狠狠的,“我早就知道,这些个小妇养的东西眼皮浅,学不来什么好东西,光会小妇那狐媚不知耻那一套!她倒是心大了,可怎么也不想想侯府如今是个什么光景?她还当咱们家跟从前一样呢?这时候,要紧的就是拢住了陆家和文家这两个难得的人脉,她倒好,不能帮忙还净想着添乱,自私自利的东西,她这么想上门去给人做妾,依我看,就该叫她绞了头发去庵堂里当姑子才好,叫她一辈子青灯古佛,才不想那等淫邪之事!”

    徐氏这话当真是十分之重了,也足可见她真是十分生气。

    其实,她真的觉得顾安雅的做法不对吗?

    恐怕也未见得。

    若顾家还是跟从前一样,顾安雅有这样的想法,徐氏只怕巴不得呢。

    虽说安笙跟谢婉容交好,可谢婉容又不是顾家出来的丫头,难道还能万事想着顾家不成?

    可顾安雅却是顾家的姑娘啊,如果顾安雅真能给文韬做妾,那往后文国公府有什么好处,顾安雅难道还会帮着外人不成,总归是要帮顾家的。

    可问题就出在,顾家如今不比从前,顾麟这位当家人尚且要夹起尾巴做人呢,别说升迁了,就是不被人寻了错处从现今的官位上给拿下来,都是好的了。

    更别说,二房老爷一家马上又要回京,本来还以为能升一升,如今看来只怕也悬了。

    这个节骨眼上,要是再得罪了文家,那顾家可真是自己作死了。

    徐氏是嫁过人的,又是做的人家的正头娘子,深深知晓身为大妇对妾室是如何的厌恶。

    其实这世上哪有哪个当家夫人是真心实意给丈夫纳妾的?

    可时下男子多三妻四妾,若哪家的大妇不许丈夫纳妾反倒要得个善妒的恶名。

    但尽管如此,真正高兴为丈夫纳妾的却也没有几个。

    既如此,谢婉容这个文韬未来的正房夫人又如何会喜欢文韬的妾室?

    如今瞧着,她跟安笙关系是好,但顾安雅一旦做了文韬的妾室,又是通过安笙牵线搭桥跟文韬接触上的,谢婉容跟安笙这点子情谊必然要断。

    于如今的顾家来说,人脉可是顶顶要紧的东西,情谊毁不得。

    徐氏到底目光比顾安雅长远,所以深深的明白,如今这个时候,叫顾安雅去给文韬做妾是断断不可以的。

    也正因如此,她才会这么生气。

    不过她也不可能真的叫顾安雅绞了头发去做姑子,这自然是气话。

    但她知道自己这还是气话,别人却未必也知道啊。

    也是赶巧了正好徐氏说完要顾安雅绞了头发去做姑子这话时,顾麟偏偏来了,还正巧就听到了这最后一句,所以一进屋便忙问说:“母亲,这是怎么了,何事惹您生这么大的气,又是谁要去做姑子?可是凝薇那丫头又惹您生气了?”

    顾麟只想到顾凝薇,实在是因为顾凝薇最近被徐氏教训得次数有些多,所以她才下意识地就想到了顾凝薇。

    徐氏见到顾麟来了,脸色稍稍缓和了些,不欲拿内宅里的事情叫顾麟烦心,便说,“没谁,我跟徐嬷嬷闲话呢,倒是你,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

    顾麟虽然觉得徐氏这话转的有些生硬,但是徐氏不肯跟他说,他总也不好逼迫老娘,于是便没有再问,反倒拿了封信递给徐氏。

    “母亲,二弟的信到了,我特地拿来给母亲瞧瞧呢,二弟说他已经动身回来了,想来一两个月便能回来了,我特地来跟母亲问问,家里的事情是否要先跟二弟说说?”

    徐氏一听说二儿子来信了,当下也顾不上声顾安雅的气了,忙叫顾麟先将信给她瞧瞧。

    顾麟知道老娘着急,于是忙将信递给徐嬷嬷,徐嬷嬷接过来以后,双手奉给徐氏。

    徐氏三年未见次子,心中着实想念,一封信看得眼中泪花不断,等看完后,不由老泪纵横。

    顾麟和徐嬷嬷见徐氏哭得伤心,少不得又是一通劝慰,好半晌,才将徐氏劝住了。

    徐氏情绪平复之后,便跟顾麟说:“跟你二弟说说吧,家里的事情该叫他提前有个准备,他如今回来,于仕途上家里怕是帮不上太大忙了,一切都要靠他自己筹谋了......”

    说到这里,徐氏又是忍不住一阵哀叹。

    一提到仕途一事,顾麟的心情也十分不好,沉声应了徐氏的话。

    徐氏知道顾麟近来心情十分不好,更不欲叫他为家里那点儿小事烦心,于是便借口叫他回去回信,将她打发走了。

    顾麟走到一半方才想起有话还没问完,但转念一想应该不是什么要紧事,想想便也没有再回去,就这么回前院去了,所以,他自然也就不知道徐氏已经打算好好地在内宅立立规矩了。

    当然,就算知道这些顾麟也不会关心,内宅之事,他一个大丈夫如何管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