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五十八章 逍遥侯

第三百五十八章 逍遥侯

    妙公子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随即一脸亲近笑意道:“这不是沈哥哥吗?怎么不和周姐姐在一块儿啊?又换了个女伴?原来沈哥哥也是个喜新厌旧的人。”

    说话间,妙公子目光又看向秦语曦,眼前一亮,脸上露出一丝邪邪笑容:“好个标致的美人儿,比周姐姐还要美艳几分,沈哥哥,真是艳福不浅呀,直叫小弟万分羡慕,若是能有沈哥哥十分之一的艳福,小弟也已经是邀天之幸。”

    “你能活到现在不就已经是邀天之幸,老天爷待你也已经够好了。”沈若凡冷笑道。

    “沈哥哥,这是什么意思呀?我怎么半点都听不懂呀。”妙公子道。

    “是真听不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呀?”沈若凡脸上泛出一丝冷笑,心下也纳闷当日那一刀明明是穿胸而过的,怎么可能会活着?

    “自然是真的,小弟在沈哥哥面前可是绝不说假话的。”妙公子一脸无邪的表情,双眼清澈好似孩童一般。

    “好演技,亏得现在没有舞台,否则你绝对是影帝一流呀。”沈若凡不屑道,忽然一转头朝秦语曦道,“语曦,你可以顺便学学,生活就是最好的舞台,能有这火候,以后影后妥妥的。”

    秦语曦对内情毫不知晓,只是站在一边配合沈若凡,该配合演出的时候,绝对不视而不见。

    “影帝影后?除当今金銮殿坐着的那一位之外,还有人敢称帝称后?你们两个小辈胆子倒真不小呀?本侯久不出江湖,倒是没想到除了你这样的人。”最中间那人忽然开口道,声音低沉带着磁性。

    沈若凡这才细细打量中间这人,眸眼清明,双眉如剑,斜飞入鬓,一身黑袍更添神秘,尤其一张脸光滑年轻的过分,便是普通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不及,但脸色成熟,却绝不是年轻人,说是三十岁可,四十岁亦可,甚至五十岁也不是不可能,实是道家功夫养生,这又是个武侠世界,还能嗑药,所以沈若凡实在难判断这人年纪。

    但身份却极为好判断,这天下间敢自称本侯的,除了朝廷亲封的侯爷之外,就只剩下逍遥门逍遥侯了。

    魔门四大巨擘人物,沈若凡也是第一次见这种分量等级的人物,周和慕容景生等相对都差了些,至于秋易青,则是高了逍遥侯一个等级。

    “前辈神龙见首不见尾,自然不认得晚辈,不过晚辈能见逍遥侯当面,看来今日运气不错。”沈若凡皮笑肉不笑道。

    “既知是本侯,还敢当着本侯的面来威胁我徒儿,是当本侯不敢杀人否?”逍遥侯目光不善地看着沈若凡。

    “若前辈真敢在落日峰上杀人,那晚辈也就把这脑袋送上,只是前辈真敢否?”沈若凡还以一笑,言语带刺,却是分毫不让。

    落日峰上,不动刀兵,谁敢动手,便是不给天机阁面子。

    不给天机阁面子,就是武当少林都不敢,也从来没有人能在落日峰上动完手之后还能活着的。

    这也是为何方才沈若凡没有对孟浪出手,并非不想,而是规矩如此。

    “好个有胆量的小辈,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讽刺本侯了。够胆!”逍遥侯先是一笑,随即面色阴冷道,“落日峰上,本侯的确不敢,但没有人可以一直呆在落日峰上,时间一到,都要下山,到时你有命活吗?还有你身边的人,又有哪个会有好下场?”

    “威胁?我从来都不受人威胁,不若现在就下山,我倒看看,是你那两个徒弟先死,还是我死。索性,我也就把话放在这儿,下山之日,就是妙公子命丧之时!”沈若凡面色一冷,目光如刀。

    “好好好,看来本侯真是久不在江湖,越来越没人把本侯放在心上,就算是虚叶、通玄都不敢当着本侯的面说要杀本侯的徒儿,真是无知无畏。只可惜年少轻狂,总是要付出代价,而这代价往往就是生命!”逍遥侯怒极而笑,身上黑袍鼓动,平静的表情下积蓄的是如山洪爆发般的愤怒。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总要死在沙滩上,何必在出来丢人现眼呢?”沈若凡寸步不让道,目光直视逍遥侯,目光交汇好似好似刀剑交击。

    无形无质的刀意笼罩在四面八方,一股浩然的磅礴刀意从沈若凡身上散发而出,整个人好似化作了一柄随时都要出击的刀。

    身即刀,心即刀,人在刀在。

    逍遥侯眼睛一眯,好凌厉的刀意,这人师承何人,江湖之上自神魔双刀死后,便少有绝世刀客。

    一股久违的危机感袭来,逍遥侯衣袍鼓动,人站在沈若凡身前,却犹如梦幻泡影一般,仿佛根本不存在。

    孟浪脸色一变,久在逍遥侯身边,哪里不知道自己师父是动了真格?可这当今天下又有几人能让黑榜前四的师父动真格?

    眼前这人不过区区二十来岁的年纪,估摸着比自己还小,如何有这等实力?

    妙公子也如临大敌,当日那一刀至今未忘,午夜梦回之际,还时时被那一刀惊醒,惊魂夺魄的一刀,让他所有招数武功心计都便化成泡影的一刀。

    没有丝毫道理可讲,一刀去,根本就没有任何取巧的方法,几乎无解的一刀,只有以力破力一途。

    当日是毫无准备,可如今就算有准备,依旧不敢尝试这一刀的威力。

    “哎呦喂,一个两个的都来啦,看来是我老叫花子来迟咯。”

    剑拔弩张之际,洪亮豪迈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人未到,声先到,内力澎湃,沈若凡与逍遥侯都感觉到浓浓的威胁。

    一道身影自远而近,如移形换影一般,轻飘飘地挤入了沈若凡和逍遥侯中间,打开腰间酒葫芦,往嘴中灌了口道:“落日峰里又不能打架,你们摆什么架势,吓唬谁呢?”

    “九爷也来了,是来替这小子出头吗?”逍遥侯目光看去,身上衣袍收拢,但紧握着的双手依旧未曾松开,内劲暗聚,显然金九爷带给他的压力要比沈若凡大得多。

    丐帮百年来最出色的天才,使丐帮由衰转盛,百年来最杰出的帮主。

    两个大帽子戴上去,没哪个人敢小瞧这看似贪财的金九爷。

    “侯爷,这是说的什么话,只是来说一下规矩,大家都知道天机阁的规矩吗?免得真打起来,到时候侯爷也好不到哪儿去,不是?何况侯爷什么身份,这小子又是什么身份,以大欺小,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非贻笑大方不可,我这也是为侯爷考虑。”金九爷呵呵笑道。

    “如此我倒是要感谢九爷。只是若是下山后我再秋后算账呢?”逍遥侯问道。

    “那老叫花子也没辙,这小子是我丐帮名誉六袋长老,没看见就算了,看见了就没有不管的道理。侯爷要是真的手痒,要不我们这就下山练练?让老叫花子领教领教侯爷的玄天九变。”金九爷无奈地一摆手,一脸苦恼的模样。

    “好,既然你九爷开口,这个面子,我也不能不给。明日再见。”逍遥侯收了浑身气劲,带着人朝上走去。

    不比沈若凡,逍遥侯没有什么把握拿下金九爷,大家都是成名许久的人物,谁知道谁有什么底牌?虽然在白榜上金九爷只排第十,但问题在于金九爷已经快五年没有显露真功夫,都在四处谈生意,谁知道他的武功到底多高?

    没有十足把握,丐帮的势力又是那么庞大,逍遥侯自然不愿平白树立个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