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五十二章 第二个线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第二个线索

    “而那十五幅书画,我倒没你这么准确,只是我打听到李闯那十五幅书画原是毅宗皇帝书房的,而毅宗皇帝偏爱书法家董其昌的书法。所以十之八九与之有关。”白如砚道。

    “董其昌。”沈若凡眉头微微挑动,明朝书法家,书法一流,但年老时似乎品行不端,强抢民女,还把人家老爹逼死,二儿子更是过分,因此还把一干上门的妇孺关在小庙里面,扒光了亵裤,最后闹得民怨沸腾,但好像本人还是没咋地。

    读书人,有特权。

    当然因为时间太久,事情真假,沈若凡没具体研究过,不过董其昌的人品到底好不好和他的书法没关系,像蔡京、秦桧、严嵩都是出了名的一朝权奸,但个个一手好书法。而董其昌十七岁会考的时候因为字写的丑,所以明明能拿第一变成了第二,于是苦练书法十年,之后书画都开始扬名,成为华庭画派的杰出代表。

    至于毅宗皇帝,就是崇祯皇帝朱由检。

    “不错,毅宗皇帝偏爱董其昌的画笔,所以我特意找了时间合适,地点合适的董其昌书画,但效果并不明显,只找到八幅董其昌的真迹。可那八幅中我看不到线索,只得放弃。”白如砚道。

    “那现在那八幅书画还在你手中吗?”沈若凡问道。

    “不在,时间久了,那八幅画要么是被我归还失主,要么就是被我卖了。董其昌书画一流,但其品行着实不堪,不屑收藏。”白如砚道。

    “如此啊。”沈若凡面上微微露出失落之色,不过也不算全无收获,至少知道两点,崇祯对董其昌的书画偏爱,且当年之事有白莲教的插足。

    说来,白莲教会不会又冒出来呀?

    “那几个还回去的,我现在就可以把他们的下落告知于你,至于卖的两幅,我帮你打听一下,应当不难。”白如砚道。

    “多谢。”沈若凡也没客套,直接谢了,人家确实人脉广,想要找东西比自己容易。

    “不用这么客气,如果你真能解开这个谜团,也算是解了我的疑惑,而且八幅画,我只是打听下落而已,到时候如果要买,钱得你出,如果要偷,那也要你自己上,我只动动嘴皮子,休想让我帮你出钱出力。”白如砚笑道。

    “能让白大哥你动嘴,我已经不胜感激。”沈若凡道。

    “我能帮你找,不过也就这八幅而已,其余却都要靠你自己,你还要多多努力,情报消息一时难以发展,可以借借藏剑山庄和不二庄的势,他们两庄的情报网,尤其是不二庄比我们几个加起来都强。”白如砚道,方才同样在厅中,对藏剑山庄和不二庄为沈若凡出面的事情自然看得分明。

    “若有需要倒不会客气,不过我倒想试试自己一人能到什么地步。”沈若凡没有直接拒绝白如砚的好意,但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去求藏剑山庄与不二庄帮忙。

    前者,是因为和沈允全一样太正,这种和国家有关的事情,一定会说一切交给国家的,后者,则是因为那点男人小自尊,靠岳父岳母混饭吃,以后入赘还是咋地?

    是以一般自己能解决的事情,沈若凡都不会麻烦到不二庄去。

    隐隐看破沈若凡心里想法的白如砚也不说破,微笑道:“我记得你是素来不喝酒,但专门藏着酒,今日来,有酒吗?”

    “有,专门给你们备着,要多少有多少。”沈若凡笑道。

    “行,那等我看完书画之后,再去你那风云阁喝。不过酒钱不付,就拿这问话的情报费抵账。”白如砚道。

    “那我非得用酒好好地把你灌醉上三天三夜,让你用更多的情报来抵账不可。”沈若凡笑道,心中却暗暗感叹盗榜之上性格各异,但目前为止却都是可交之人,用几坛酒换白如砚的情报,这天下间怕是没有几笔比这更划算的买卖,只不过是不想让自己记这个人情而已。

    嘴上不说,都是七尺男儿,免得矫情,但心里却不能不记。

    无情忘恩,实是天下最低级最简单最容易的做的事情,但偏生有些人的情谊就是重若千钧,硬是要给自己戴枷锁。

    “你拿这情报抵债,那我不是成了白吃白喝,当真无耻呀。”一边的余千面怪叫一声,看着白如砚尽是鄙夷神情,白如砚素知他为人,但也做出一脸不耐的神情,表示嫌弃道:“有本事你也卖个情报。”

    “情报?”余千面眼珠一转,忽然笑道,“这容易得很呀,当初李闯数次死灰复燃,除了靠白莲教之外,最主要的不就是那些流离失所的乞丐吗?若无丐帮鼎力相助,何来他李闯的功业?丐帮金九爷是个生意人,若是能有足够钱财,问些问题想来不难。”

    沈若凡一愣,随即眼前一亮,倒是真忘了,李闯当初起兵靠的就是丐帮,就算是后来有了白莲教,想要学朱元璋过河拆桥,也没多少时间,毕竟他占据北京城一共也没有多少时间,这消息,丐帮或许还真知道。

    再者说,丐帮徒众遍及天下,若要找东西,倒也没有比他们更合适的,只是人多眼杂,消息得到快,里面的保密性难讲而已。

    “你还真想出了东西,那这一顿酒钱,看来是可以免了。”白如砚道。

    “那是。”余千面略带自豪,朝着沈若凡道,“要我帮你联络一下不?如此再多蹭你些酒。”

    “你要酒的话,尽管拿去,只要留点酒让风云阁还能做生意就可。至于联络,倒也不用,前些日子,金九爷请我当了个名誉六袋长老,买点消息到还是可以的。”沈若凡道。

    “六袋?你是被金九那老叫花子骗了多钱呀?难不成是他用武力胁迫的,若是如此,我们几个倒是可以上门找他算算账。”白如砚惊诧道。

    听到白如砚这句被他骗了多少钱,沈若凡心中暗笑,心想那位九爷在江湖里面的名声似乎不是特别好,眉儿也要带着湘西四鬼防他,白如砚更是直接说出,当下把原委解释一番。

    “原是这般,你生意头脑还真好,我们十人之中,没一人可比得上你。除了解百药因为曾经救过许多乞丐被送了个名誉七袋长老之外,我们另外八个一个都没有呀。”白如砚感叹道,一次性就名誉六袋长老的,江湖上也不多,这小子年纪轻轻,出道似乎也才半年,竟然已经有了这许多成就,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好算当年自己也是在三个月之内就问鼎盗榜前三,这才不算丢了面子呀。

    沈若凡微微一奇,心想难得自己也有些可以赢过这些老前辈的,好歹不算是丢了面子,只是又微微好奇,那么容易混的长老,这两人怎会没有?随即又恍然,当丐帮名誉长老对商户来说容易,可对他们两人都是四海为家的人,自然是千难万难,他们根本就不在金九爷的考虑发展对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