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再见白如砚

第三百五十一章 再见白如砚

    “这是二哥,八哥来了,怎么不早些提醒小弟?”沈若凡微笑道,此处到底是大庭广众,不适宜说出这两人的身份。

    “难得多了你这个十弟,我们怎能不来看看?”余千面当即听出沈若凡意思,心中暗赞沈若凡一声,随手把沈若凡的折扇扔给了沈若凡。

    沈若凡一把接过,笑道:“小弟借花献佛,这有块好玉便送上了。”说话间正欲把那块顺来的玉佩找出,却发觉摸了空,一抬头便见着余千面手中多了块玉,不正是他要找的那块?心中一笑,暗道无中生有手,果真名不虚传。

    “看来是小弟献‘丑’了。”沈若凡苦笑道。

    “你也莫失落,这世间多数人在他面前献美总要变成献‘丑’。”白如砚呵呵笑道,“不过能让他认你这个第十,这世间同样没有几人能做到。”

    “哪里要我认可,能和宋青瑶如此亲密,我们十个人里面可一个都做不到,就是老大那货见了最多调戏几句,便要落荒而逃,哪比得上这老十,早知如此,我还试探个什么劲。”余千面笑道。

    盗榜前十的,性格各异,都是既不想入黑道又不想入白道的怪人,但有一点却是实在,认了便是认了,当自己人一般。

    “老大那货?红颜满天下,处处沾花惹草的,结果最后吓得跑到海上逃命去,最是怂包。”白如砚嗤笑道,同门师兄弟,取笑起墨如雪,轻而易举到说上十天十夜都说不完。

    沈若凡一愣,心道原来这大海逍遥是因为被女的吓的。红颜满天下,却半点不潇洒呀。

    “处处沾花惹草,轻薄佳人,可到现在身边两个还是云英未嫁之身,真是说不透,哪一日成亲不好?”余千面道。

    “他若真与人成亲,便也不是他。爱慕他的女子也是因为他的风趣,因为他的邪魅动人,如风一般令人捉摸不透,神秘而致命,但如果停下与人成亲,这风就死了,恐怕爱他的人也不会再爱。他天生就是个当情郎的,却不是个当丈夫的料。”白如砚笑道。

    沈若凡在一边笑而不语,倒是听的爽快,却也知道这两人旁若无人地说,已是接纳了他。

    “此处说话多有不便,二哥,八哥不如陪我一同到个隐秘的地方。”沈若凡道。

    “我是毫无问题,但某人却未必愿意,看见了这些书画,怕是连脚都迈不开了。”余千面打趣道。

    沈若凡也笑道:“二哥要是想看,以后一定给足二哥时间,这个展览会是小弟力荐沈爷爷举办,为的可都是二哥。”

    “为我?”白如砚眉头一皱,随即笑道,“看来你小子是专门等我,也好,就看看你费这么大的力气把我请来作甚?”

    见正主来了,沈若凡也不在待在画场之中,带着两人去了旁边一个无人的房间。

    “说吧,废这般大的气力邀我前来是何用意?”到了房间,白如砚笑问道。

    “只是不久前得了些关于闯贼宝藏的线索,想要解开这个谜题,而在萧大哥那里听说二哥你曾经为此奔波过,所以特意问问有何辅助线索一类。”沈若凡也开门见山地直说。

    “闯贼宝藏?你还真够胆大的,老砚台当初忙活了快一年,都毫无头绪,最后只能抑郁放弃,你倒是想要对那东西打主意,不怕白费功夫?”白如砚还没开口,余千面倒先给沈若凡泼了盆冷水。

    “这倒还真不怕,白哥解决不了,不是因为他能力手段不行,而是因为大海捞针实在困难,但如果有神灵相助自是意外。异人,二位应该都晓得,而我有明确消息异人之间开启了明确任务——寻找闯贼宝藏。不才便有了分辩是否与闯贼宝藏有关线索书画的方法。一共十五幅,其中只有四幅是真的,而外面就有十五幅中的四幅,真假尚不知,但总有机会不是?”沈若凡自信道。

    “异人?四幅?”白如砚脸上露出兴致来,“异人虽善恶难分,代表着祸乱根源,但却有特殊能力,如此倒真有些兴趣,只是可惜,先被你发现了。”

    “没什么好可惜,我不也还是要来找白哥,一起动手。”沈若凡道。

    “一起动手?那到时候财报如何分?”白如砚玩味道。

    “这个到时候再说,基准下五五分,如果过程之中表现特殊,再论。”沈若凡笑道。

    “你倒真是大方,那可是富可敌国的宝藏。”白如砚看着沈若凡道。

    “宝藏虽好,却也无非金银,此类够用便好。我更在意的是这解谜的过程。”沈若凡道。

    “好,好一个解谜过程。”白如砚赞了句道,“我从不与人合作,素来独来独往,而当年我又已经放弃这闯王宝藏,也不想再涉入,何况此事还是你告诉我的,我便不能与你争。如此,便把当初查到的事情,和你说说罢了。”

    见白如砚不加入,沈若凡也不强求,甚至于说这个结果是他最期望的,只是专心听白如砚说。

    “当年我好奇这事儿,便专心地去查了许久,从李闯开始造反算起。抽丝剥茧,发觉李闯能数次死灰复燃,除却有丐帮的鼎力支持之外,还有另一股势力助其蛊惑人心。”

    “谁啊?又是哪个邪教?黄巾教,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沈若凡好奇道,知道史书所载未必都真,里面只有结果是永恒,其余的加加减减的太多,隐秘更是不少。

    “错,是真空家乡,无当老母。”白如砚笑道。

    “白莲教?”沈若凡一脸错愕,竟然是这著名邪教。

    白莲教,现实历史,自宋开始到清末一直都存在,而且宋、元、明、清都造过反,起过义,只是都被残酷镇压了。

    唯一一次成功的就是元末时候,扶持朱元璋,帮助他登上了天子宝座,当时与藏剑山庄、武当一样都是被御封的。

    只不过朱元璋灭武的时候,第一个动手的就是白莲教,相较于藏剑山庄改御剑山庄为藏剑自愿封庄不再传授武学和武当张三丰消失就还存着火种的留几分情面不一样,朱元璋对待白莲教就一个字——杀!

    宁错杀不错放,一路铁血地杀过去,而且禁制民间再信仰白莲教。

    沈若凡都以为这教派已经灭了呢,没想到竟然还存在,而且在几十年前的时候又死灰复燃。

    果然,很多东西不是不存在,只是缺乏一个发挥的舞台。

    “不错,就是白莲教,当初李闯除了李岩之外,最信任的一名谋士就是白莲教的白莲圣使。当日处理宝藏,就是由这名白莲圣使负责,否则凭借李闯如何能将大批财宝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出去,又如何能留下这么麻烦的迷局?”

    “那这名白莲圣使最后如何?”沈若凡奇道。

    “自是死了,当时的李闯就如风中残烛,一无士人扶持,二无民心,哪有什么复起的机会?而他则死在了万象门人的手里。所以才导致这宝藏无人知晓,否则早出来了,不是被白莲教藏了,也是被他们用来资助什么新的人物,甚至可能资助关外八旗,真是可笑。”白如砚面露不屑,显然不是很瞧得起这一邪教。

    “原是这般,白莲圣使。”沈若凡微微挑眉,总算知道为何连白如砚这般的人物都找不到了,白莲教这种教派,乱世使劲的蹦跶,和平盛世,绝对找不到人,哪里是那么容易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