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对簿公堂

第三百四十八章 对簿公堂

    “人证徐万里、沈千山、丁二、范泉一干都已带到。”

    好好一个书画展览厅莫名地变做了公堂,展义带人回来报告。

    宋青瑶蛾眉微蹙,她没让展义出去带人,而是让别的捕快去的,没想到展义竟然横插了一手,心中感觉这件事情或许要比自己想的难办些。

    “此番召尔等前来,尔等可知晓为何?”收起心中杂绪,宋青瑶一脸冷酷地问道。

    “启禀大人,我等皆已知晓,此番前来必定据实相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徐万里道。

    沈千山在后面嫉恨地看了眼,感觉被徐万里抢了表现机会。

    “好,那你们前来都是为秦泰作证的。”宋青瑶道。

    “不错,我等前来都是为表现秦少爷所言具是正确无误,都是真切之言,当日所见却为这小人为了从金燕子手中获取好处,与其私通,导致围捕功亏一篑。事后,秦少爷想要查明原因,其反倒对秦少爷施以毒手。当日我等还想追缉,幸亏秦少爷宅心仁厚,还放了他一马,不曾想却是恩将仇报。都是在下的错,当日就不该聘请这狼心狗肺之徒为护院,更该竭尽全力将此獠送如官府。”先前被徐万里抢着表现了一次的沈千山连忙说道。

    “不错,此贼凶狠,恩将仇报,幸好秦少爷吉人天相,在下方才侥幸救下秦少爷。”丁二忙不迭地补上一句。

    沈若凡看着眼前的丁二,颇有种物是人非的感慨,当日自己初入游戏,接的第一笔任务就是到沈家庄当一夜护卫,当时还与面前这人相谈颇欢,没成想那一日拦下自己的是他,今日来这里咬自己一口的还是他。

    只是世事变化,他们还在原地踏步,而沈若凡却早已脱胎换骨,懒得专门回头找他们计较,不成想这些人倒主动凑上来,也罢,就趁今天,一一清算个干净。

    “护卫?可有证据?”宋青瑶自然不会这么容易地就听信人言。

    “这倒不曾,当日草民是在暗隐集发布了任务,也不过是临时一夜,是以未曾有什么文书,但在场诸人都可以作证。若真要找,也决然能找出些蛛丝马迹。”沈千山道。

    宋青瑶转头看向沈若凡:“他们所言,你可认?”

    “认十分之一吧,当初我的确去当了护卫,不过后面和金燕子私通,还有这人放我之说,纯属子虚乌有,胡说八道。至于不让这个衣冠楚楚内里一片肮脏的进书院,则是因为迟到。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约定是什么时间,便该是什么时间,迟到就没有资格报名。而伤他,则是因为他主动向我出手,而我自卫,这如果要找人证,当时有不少人看到。”沈若凡道。

    “胡说八道,你休要巧言令色,我儿迟到不假,但他只是因为中途救人,所以晚了些,到了后也并未生事,而是你故意提及当日之事惹怒了犬儿,逼犬儿出手,你才以强凌弱。”秦安疾言厉色地反驳道。

    沈若凡脸色稍稍重视了起来,认真地看着这个秦家庄大管家,心想不愧能在秦家庄管理事务十几年,深得秦允益信任,当日自己和秦泰交手,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在场的人实在太多,根本来不及也不可能一一封口,所以干脆认下,微微改了几个留有余地又是要命的细节。

    实是当日沈若凡和秦泰交谈不过数句就动手,而其余人离得都有些远,听不到他们到底说了什么。

    沈若凡不得不感叹这秦安老谋深算,一边想着帮儿子弄掉自己复仇,但单单复仇只能爽快一时,利益得不到最大化,而且自己身上到底贴着六艺书院的标签,如果贸贸然对自己动手,惹怒沈允全一帮人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干脆捏造事实,把黑水都泼在自己身上,既能把秦泰的事情圆过去,让秦泰入学,还能毫无顾忌地对自己复仇。

    想到此处,虽然明知情况有些不对,但沈若凡忍不住给秦安鼓了掌,npc龙套也有智商的呀。

    沈若凡突然的鼓掌,四周人面色顿时古怪起来,齐刷刷看向沈若凡,宋青瑶更是面色不善,这是在挑战她审判的庄严性。

    感觉到众人奇怪的目光,沈若凡只好停了手,不以为意地看着秦安一群人,说真的,这罪名他认不认,其实对他影响都不大,就算真认下了,这些人难道还真能奈何的了他不成?过了今日,一人一刀,全部清理都不是难事。

    只不过沈若凡不在乎名声,沈允全和六艺书院还是在乎的,而这事情不能单单靠杀人来解决,相反杀了人,就永远留下了谜团,所以沈若凡只好和这帮人玩玩智商,看着几人皱眉道:“现在一切的问题都停留在半年前的那场恩怨是谁对谁错的问题是吧,你们说我私通金燕子才让金燕子走了,但我有个很严肃的问题——你们算什么东西呀?”

    宋青瑶面色微变,实是沈若凡的话太不客气,简直将仗势欺人的模样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来加重嫌疑,二来是第二次挑战她主审的权威了,当下冷声道:“沈若法,说话客气些,再这样无理,休怪本官动手。”

    秦安见状心中一笑,他虽然在秦家庄的身份只是奴才一流,但也是半个主人,在江南也是一号人物,若是被成名人物鄙夷倒也罢了,如今被沈若凡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鄙夷,哪里能忍下这口气?只是如今以柔弱示人,不便发作,听得宋青瑶铁面无私的话,心中如何不喜?

    君子可欺之以方,诚不假也。

    沈允全如是,宋青瑶如是。

    “大人休怪。”沈若凡知宋青瑶性子,被她喝了一句心中也不恼,反倒轻笑道,“只是我听这些人的话,感觉甚是好笑。他们是什么东西?乌合之众,都尚算抬举。也能差点抓住金燕子?这盗榜第七到底是有多水呀。当日沧海月明珠一事,金燕子也曾入秦家庄,结果依旧未曾落网,而你们几人就能成功。这是……秦泰比秦允益秦庄主还要厉害了!”

    秦安脸色微变,尤其是注意到秦允益脸色不是很好的时候,心里顿时焦躁,连忙道:“胡说八道,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金燕子骄纵自大,平素不把这沈家庄放在心上,有心算无心的,为何不能有机会?在秦家庄,只是因为庄主所防范的乃是墨如雪一流根本未曾把她当作首要人物,而她既知是入了龙潭虎穴,自然处处小心,侥幸逃脱。”

    秦安急智不凡,一番话倒也勉强说得通,秦允益闻言面色稍解,开口道:“说起这事,老夫倒也想起了些,半年前,为让江南更加平静,是以秦泰主动请缨带了百来个庄内好手和几名客卿,重重包围,有心算无心,金燕子也未必可以离开。”

    秦安闻言心头顿时一片喜意,心道老爷到底还是念着交情,顾着自己的,以他的身份出口,分量几乎超过了他请来的所有人。

    沈若凡也未曾想到秦允益竟然会主动出面替秦泰圆谎,先是诧异,随即露出讥讽的笑容:“好一个秦家庄庄主,好个护短藏私,真是可笑。难怪四庄最弱。”

    秦允益脸色顿时沉下,原本温和的笑容顿时阴沉下来,他出面替秦泰说话,自有自己的一番考虑,一来是秦安毕竟是他多年心腹,二来则是想着让秦泰进书院多结交些朋友,或许还能牵制一下秦允良,虽然秦允良也只有一女,但比他这个女儿不知道哪儿去的要好,若是铁心回来争,却是麻烦。

    至于一番话会对沈若凡如何,却是不予考虑,在他印象中,沈若凡不过是个依托周若眉关系进他秦家庄的无名小卒,实是不值一提,自己开口,又哪里容得他反口,认要认,不认也要认,哪里想到沈若凡竟还敢反驳,尤其是四庄最弱更是戳着他的痛脚。

    的确,四庄最弱,不管武力还是财力,甚至连继承人都没了。

    只是秦允益到底也是城府深沉之辈,纵然心中起了火,却也迅速压下,皮笑肉不笑道:“老夫如何轮不到你这个遇贼私通,狼心狗肺之辈评论,还是宋大人断案让你尝尝苦头。”

    沈若凡双眼一眯,一抹戾气浮现,若非秦婉容是秦允益的女儿,他非让秦允益尝尝苦头不可。

    秦允益不屑地看着沈若凡,实是此时法制并不健全,许多查案的手段也不先进,是以众口铄金,人多力量大,大家都认,假的也能成真的,以他的身份加上这几十号人,不信沈若凡能翻了天。

    只要少了六艺书院这层身份,还不是任由自己炮制的份?